【魔道祖师·云梦双杰】晚来羡故人

晚来羡故人

         ——记《魔道祖师》云梦双杰

B站

5sing

网易云


策划/作词:泠烟&瘦尽灯花

选曲:人振り向いて

演唱/后期:漆柚

曲绘:(特邀) @画画周叶的垃圾堆  @KATTEURT  @抽里抽气  @湘九司 (授权)长阳

题字: @山鬼貳叁只 

PV:徒夫

美工:  @折酿 


(烟)

又梦花泽 轻...

昨迟人(下)

*王叶* 送给已去学校的 @王no留行 

文/灯说

前文:昨迟人(上)


004

王杰希落在休息室的手机被工作人员收走了,但奈何离微草远隔了千山万水,再拿回来也并非易事。他干脆直接换了个手机号,也没再和叶修提之前的事,在群里说了一声:换手机了,新号186xxxxxxxx。

叶修立马小窗戳他:我手机坏了,以后有什么急事和沐橙联系就好。

他说:好。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到会有什么急事的可能性。

对面没有再回。


今年假期叶修没跑去北京见他,他实在也是顾不上了。嘉世内部产生了一些矛盾,近几赛季的剧烈下滑让作为队长的叶修失去了享受假期的资格。公司...

够钟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本来是五月写给一个合志的文,今天收回授权了,真的很心累。放在篇尾说吧。全文10000+,我也懒得再修直接发了。今年真的不是写的少,写了好几万的东西都囤着不能发,也是很无奈。


 “你确定要这么做?”

副驾驶座上的黑发男人垂了眼,罕见地点起了一支烟,半只胳膊伸出车窗以外,夜色撩人却冷淡,通往港口的大道远离霓虹灯影,空气中隐约有海的腥咸。平常一贯处处操劳的驾驶员这回也没有制止这种“幼稚且危险”的行为,谁都知道这一晚非同寻常,原本是太宰单刀去赴港黑的约,国木田看他扣下电话后就神思恍惚,怎么也不放心让他自己开车去。

太宰低声道,没人听得出他话音...

大家好,我是立志成为宠物博主的甜👌~~~我们家又来了一位新成员!一只三个月的边牧嘻嘻,也是小boy!

本本科生的心愿终于实现,集齐了Frobisher和Sebastian这两个我最喜翻的角色!!!狗子名字就叫小塞👌👌👌

小塞也巨胖,已经十斤惹😭😭之前被小弗追的满屋子窜!好可怜55555!小弗太调皮惹,一直暗中观察突然猛扑,把小塞吓得不轻……

因为wqy管小弗以前叫太宰治……于是我们引出了p3p4的一系列深思……

我在师范路吃炸鸡

【睡前故事】

*讲讲我的朋友们,三分之一胡编乱造,纪念那段不够好的时光

 

忘了是谁突然说,师范路是不是拆的差不多了,毕业以后还没回去看看咧。

那个时候我们在台球厅,不知道是谁脑子被39℃的天晒成浆了,非要叫着周一早晨八点半出来打台球。我家门口是本市早晨最堵一条路,出了这条路是第二堵的路,大早晨一车的老太太小孩儿,一个座位也没有,我在车上站了俩小时,九点半才风风火火下车飞奔赶过去。

论本村有多小,活动区内随时随地都可能遇见认识的人,我飞奔中在路上碰到了刚拔完牙的我奶奶,我奶奶说:你干啥去?我说我出去玩,晚上去你家吃饭,然后飞速挥手告别。那个时候我一脸的粉底液已经混着防晒霜被...

【魔道祖师·群像歌】与世休戚(13P性转全女声合唱)

《与世休戚》

——《魔道祖师》13p群像性转全女声合唱

网易云地址

5sing地址

原曲:御龙吟-姚贝娜

原著:墨香铜臭

策划/填词:瘦尽灯花

和声:宝物

后期:石光

伴奏:月缠

海报:时论【虞辞歌工作室】


【演唱】

金凌-千界

蓝愿-西瓜

金光瑶-月缠

聂明玦-云朵

蓝涣-舞雪

宋岚-巫汐

薛洋-担子

晓星尘-张布衣

江澄-意意

聂怀桑-迟色

温宁-青卿

魏婴-二酒

蓝湛-空山无月


(金凌)千界

偶负年少意气

未能参破芝兰意


(蓝愿)西瓜

思追何人故去

雅正性怀澄净,弦声起...


昨迟人(上)

*王老师和叶老师*

文/灯说

时间线从第四赛季延续到第十赛季。开头D1段源自 @王no留行 ,威逼之下给她续写了这篇。可能有bug,基本可以当无差看,我死掉八百年终于艰难复建成功,于是狗窝里藏不住干粮先发出来除个草,全文大概一万来字,大噶多海涵。


001

小王这人表面一本正经,人后展露的一把懒骨头连荣耀王者叶魔头都要啧啧称奇。几次叶修搜罗点新鲜事跟他唧歪,他只是勾勾嘴角,出声都懒得。那时他俩都在事无巨细地忙碌,叶修身兼数职给战队当爹当妈,帮扫地大爷在网游出头,百忙之中抽十分钟谈个恋爱,也没心思计较王杰希真的笑没笑了。电话里说上几句,答应几声,扯几个段子,...

宰老师生日快乐😭😭想我也是个宰厨,当时靠宰宰盛世美颜扑通入坑,今天竟然连个能拿的出手的生贺都没有……可以说是宰厨失格了……已经很久没写东西并且懒成咸鱼的我携自家崽子一起向您致歉😭

(其实突发奇想配图小弗是因为wqy非要叫他太宰治😂😂

爸爸也是有猫的人了!!!!感觉自己可以征服地球!!!!谁也别想阻止我!!!!

崽子才两个多月大,起名叫Frobisher,小名叫小弗,名字源自我对我本一见钟情的《云图》中的角色,就是说《Love letter》篇首引用的那句台词的人!!

现在正躺在沙发上被儿子幸福地粘糊着……从我身上踩来踩去的撒娇,我好几次快和猫蛋亲密接触😂😂我崽真的太粘人了,活泼好动自来熟,皮死了2333据说还很馋……不过适应的蛮好,应激反应不是很严重,不过本铲屎官第一天上任就光荣负伤😥😥

美梦成真的感觉真的好好呀!!今年对我来说真的是意义非常非常特别的一年吧,完成了五年前甚至更早的好几个目标,拿第一个本子赚的...

神仙鱼为渡大海宁断魂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不良嗜好】未公开篇目之一,全文1w+,现已完售,感谢大家支持。


凌晨不知道几点钟,家门被人敲得哐哐直响,中原中也起尸一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眼神空洞五秒钟,试图把这当成一个梦。可惜未能如愿,夺命连环敲还在继续,再这样下去他隔天就得收到一整层邻居的投诉了,日子还得混,他趿拉着拖鞋不情不愿往门口走,已经做好了“不管门口是谁都等着被揪进来胖揍一顿吧”的准备。

手放到扶手上摁下前一秒他想,万一是他老子该怎么办?不过这点儿忧虑很快烟消云散,太宰治那张欠扁的脸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跟前,见到门后中原的脸嘴角直咧到耳朵根儿,笑得十成十不怀好意:哎呀中也——你...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记《九门札》

原曲:良し-吉俣良

填词:瘦尽灯花

演唱:越塔

后期:凌薇

海报:岁不与

文案:

“大佛爷说,他在找这么一只镯子。”那人说着话,拿出一张图样来恭恭敬敬递给二月红,“这镯子大佛爷有一只,是他刚来长沙时地下得的,二爷说不定见他戴过。镯子敲一下能有两声响,非常稀罕。大佛爷说这镯子应该是一对,开了天价来找另一只。我想这样的东西,长沙城里也就是二爷您才能找到。”

二月红低头去看那张图样,画的正是若干年前张启山从那座凶坟里带出的对镯,用墨非常肆意嚣张,明显是张启山自己的手笔。他想了想,道:“没见过。”

那人觉得这话不可信,但又不敢...

中奖感言

今天凌晨的时候有个姑娘私信我,说看到了一篇与我某篇文章相似的双黑同人,从题目到剧情走向甚至主页所有文章格式与我都很类似,她不知道该归为何类,但认为我应该知情。

我真的很感谢她。不仅是她愿意主动来告诉我,甚至勇敢地在评论里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她一定看过我的文章,不止一遍,谢谢她的厚爱。

然后我去搜了一下那篇文章,对于文章本身不做任何评价,以下的所有感言也并非针对此事。但这位朋友我还是眼熟的,之前曾经私信过我很长的一番话,我们两个当时还很zqsg地讨论了一下对于织太中大三角的理解,而恰巧我的那篇涉事文章一个亮点应该也在于此。

我真的已经非常疲于应付这些事情了。我希望我的lof可以专心和大家...

风露立今宵

芥川龙之介X樋口一叶

文/灯说

夹带立银梶与,《不良嗜好》通贩链接: http://c.b1wt.com/h.SfnXa3?cv=IXQqZFv6hLy&sm=500815


晚饭餐桌上芥川银突然发难:“哥哥,你知不知道你的部下里有人暗恋你。”

兄妹二人一年到头没几次能同时聚在饭桌上好好吃晚饭的机会,芥川龙之介听到这话,放下了手里的味噌汤。电视开着,在播晚间新闻,赫然一张芥川特写大头照,“通缉”两字加粗,明晃晃配合着主持人的解说,芥川看银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顺手拿来遥控器关了电视,省电从日常小事做起。

银平常不是爱说话的女孩子,更别提八卦,这就如同让芥川向敌人认输...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和西瓜一样甜,放心吃,520快乐

《不良嗜好》通贩链接

还得要条围裙。太宰在货架前若有所思道。

他拿了好几条在中原面前比划,最终挑中了几款女式的,假模假样地问,你喜欢粉色还是蓝色啊?

中原陪他耗了一路,眼看着快到收款台了,理都不想再理他,哼哼了几句表示敷衍,果不其然太宰听到回应立马继续自说自话,拉长了声音道:哦——粉色啊,好吧,没想到你这么少女心,那就买你喜欢的吧。喏。

他无声地翻了个白眼,幼稚鬼。

中原中也有幸在十五岁那年学会了除杀人以外最拿手的一项居家技能,拜太宰治所赐。

那时他们两个还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也不过是有点才能的小毛头,做任务还是很苦...

灵犀

段云X花道常

文/灯说

*全是私设。太久没发同人了给叶子除个草,感觉已经不会写文……给你们强推少年锦衣卫啊,良心国漫,建模做的太赞啦!剧情也很有意思~

自三盗初争盗圣之名后,已有七年光景,冥火僧皈依山林,段云云游四海,花道常隐于喧市,三盗还未争出个结果来,已是许久未重聚。

段云已有多年未回京城市巷,再踏上熙攘街头心中也颇为动容,这些年所见奇山异水、繁华巷陌不为少数,可最热闹还是皇都。胭脂水粉柴米油盐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段云折扇一摆,嘴边不自觉又挂出笑意。

一只腿脚突然被人牵住,段云低头,见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抱住他的腿不肯撒手,可怜兮兮又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大哥哥……”

段云微微一怔,...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