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有宝剑,我有笔如刀。
wb@辰甜甜

写了乐乐的文案😂大概是好久远的事情了,刚刚开始写全直的时候吧,自己写了啥都不记得了,大家凑合看看……策划辛苦,cv辛苦,pv辛苦,看到成品的时候真的超~感动啊(´ε`;)

当初看完全直很久才开始写同人,也是时隔多年再次捡起来写同人的契机,我嘛选择困难症,一开始头痛于不知道更喜欢谁了!现在来看,双花大概是全直里对我最重要的一对CP啦,也是全直里买过最多同人本的CP哈哈,一开始喜欢乐乐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是重要的朋友本命是乐乐(名字也是乐乐耶!)后来是完完全全被这两个人吸引了,暑假重新拿出全职来翻,把双花cut都读了一遍,哎,还是感触很多,这一对大约是我觉得从原著里就满满的CP感爆棚的...

分手后不要随便打电话

轰焦冻X爆豪胜己

文/灯说

轰焦冻今天再次接到爆豪胜己的电话,以为是要借钱。他第一句话是问:你有没有想起我。

那已经是分开后很久的事情了,只不过因为是他们,所以没人会寒暄,说好久不联系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他们的行踪总是在TV各个频道或者街头的大屏幕上滚动轮播,就算不想也没有人会不知道对方过得怎样。

此时此刻他突然想对爆豪胜己道一声恭喜,祝贺你总算变成一个不那么暴跳如雷的大人了。

爆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在还在雄英的时候养成的微妙习惯,他常常因为急着表达什么而经常自作主张地“精简”讲话,或者自创一些词语(多半是在损人),形成了这样很特别又很奇怪的独特风味。有点像念台词。比如现在,轰焦冻...

绝口不提(下)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上)(中)

圆满啦。这篇文实在不适合拆开来发,破坏阅读性和整体性,把它放到本子里印出来供少数人阅读其实是最佳选择,想了想还是放出来,一个是也想给更多人看到,一个是自己留个归档。半年前修罗期赶工出来的,希望不算太差,其实毛病也很多,已经印成白纸黑字我也懒得细究,看客就多多包容。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得到更多评论,这篇历时半年才断断续续写完又反复几改,是当时那段时期写得最用心的一篇,也是意义不太一样的一篇。前几天和友人聊天,说到想看我再写东西,说来惭愧,天赋不算异禀,资质不过平平,写一点东西偶尔还会自命清高,要进步的地方太多太多,如今再回头看看这一年多张牙舞爪的戏作实...

【魔道祖师·江澄】秋江晚吟

《秋江晚吟》——记魔道祖师江澄

5sing地址

网易云地址

词:瘦尽灯花

唱:昕晨 

后:残雪 

美:焚嗔


“什么都没了,年年团圆饭,江澄都是一个人吃。金凌该回金家去了,江澄放了家里仆人假,一个人提着好几坛酒。他坐在船上,任由船在莲花坞里漂着。他不停地喝着酒,但是他酒量太好了,越喝越清醒,想起来很多事情。想起他小时候和魏无羡玩闹,少年时和魏无羡一起求学,想起魏无羡说的很多话,许的很多诺言,一个都没有兑现。后来他又想起来,那天莲花坞里虞夫人的样子。他想,他阿娘这辈子,就那时候,最难看。难看到,他一想起来,就鼻头发酸。还有他父亲。还有那时候和魏无羡一起回莲...

绝口不提(中)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上)(下)中秋快乐~今天是阴历生日233花常好,月常圆,人长久。


在那之后似乎一切如常,又似乎改变了许许多多。生活总是这样。尽管他们常不知自己是否算是在生活。

经历了一番大换血之后,森鸥外对于培养他们的事显然更放在心上,尤其在训练他们二人的配合上远胜前首领,他一视同仁,中原在前任首领那里拼死也换不来重视和偏爱的恨意总算得以铲除。十五岁时他们以二人之力全灭对立势力,黑社会最凶恶二人组的“双黑”之名于黑暗的地下社会响彻,风起云涌,他们初次崭露头角就叱咤横滨,这于太宰治来说似乎轻飘飘得不值一提,可中原中也知道,他因此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那是他第一次发掘自...

绝口不提(上)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中)(下)好久不见。生日解禁这篇,国庆假期内会发完。希望新一岁一切都好。


“喂。”

中原中也站在门口,不情不愿地朝打着PSP的黑发少年招呼了一声,“太宰治?”


这其实是句多余的废话,早在尾崎红叶领着他、森鸥外领着太宰治,把他们两个人的手掌搭到一起,同时说“这就是你以后的搭档了,你们要一起开启一个新时代”的时候,他就知道,噢,这就是太宰治。

因为太宰的搭档死了,所以他们不得不重新分组,迫不得已服从命令搬来和太宰治同住的时候,他十二岁。太宰那时俨然网瘾少年一个,除了坐在床上打PSP就是躺在床上打PSP,偶尔还会发出一些幼稚的噪音,眉目间...

【魔道祖师·云梦双杰】晚来羡故人

晚来羡故人

         ——记《魔道祖师》云梦双杰

B站

5sing

网易云


策划/作词:泠烟&瘦尽灯花

选曲:人振り向いて

演唱/后期:漆柚

曲绘:(特邀) @画画周叶的垃圾堆  @KATTEURT  @抽里抽气  @湘九司 (授权)长阳

题字: @山鬼貳叁只 

PV:徒夫

美工:  @折酿 


(烟)

又梦花泽 轻...

昨迟人(下)

*王叶* 送给已去学校的 @王no留行 

文/灯说

前文:昨迟人(上)


004

王杰希落在休息室的手机被工作人员收走了,但奈何离微草远隔了千山万水,再拿回来也并非易事。他干脆直接换了个手机号,也没再和叶修提之前的事,在群里说了一声:换手机了,新号186xxxxxxxx。

叶修立马小窗戳他:我手机坏了,以后有什么急事和沐橙联系就好。

他说:好。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到会有什么急事的可能性。

对面没有再回。


今年假期叶修没跑去北京见他,他实在也是顾不上了。嘉世内部产生了一些矛盾,近几赛季的剧烈下滑让作为队长的叶修失去了享受假期的资格。公司...

够钟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本来是五月写给一个合志的文,今天收回授权了,真的很心累。放在篇尾说吧。全文10000+,我也懒得再修直接发了。今年真的不是写的少,写了好几万的东西都囤着不能发,也是很无奈。


 “你确定要这么做?”

副驾驶座上的黑发男人垂了眼,罕见地点起了一支烟,半只胳膊伸出车窗以外,夜色撩人却冷淡,通往港口的大道远离霓虹灯影,空气中隐约有海的腥咸。平常一贯处处操劳的驾驶员这回也没有制止这种“幼稚且危险”的行为,谁都知道这一晚非同寻常,原本是太宰单刀去赴港黑的约,国木田看他扣下电话后就神思恍惚,怎么也不放心让他自己开车去。

太宰低声道,没人听得出他话音...

【魔道祖师·群像歌】与世休戚(13P性转全女声合唱)

《与世休戚》

——《魔道祖师》13p群像性转全女声合唱

网易云地址

5sing地址

原曲:御龙吟-姚贝娜

原著:墨香铜臭

策划/填词:瘦尽灯花

和声:宝物

后期:石光

伴奏:月缠

海报:时论【虞辞歌工作室】


【演唱】

金凌-千界

蓝愿-西瓜

金光瑶-月缠

聂明玦-云朵

蓝涣-舞雪

宋岚-巫汐

薛洋-担子

晓星尘-张布衣

江澄-意意

聂怀桑-迟色

温宁-青卿

魏婴-二酒

蓝湛-空山无月


(金凌)千界

偶负年少意气

未能参破芝兰意


(蓝愿)西瓜

思追何人故去

雅正性怀澄净,弦声起...


昨迟人(上)

*王老师和叶老师*

文/灯说

时间线从第四赛季延续到第十赛季。开头D1段源自 @王no留行 ,威逼之下给她续写了这篇。可能有bug,基本可以当无差看,我死掉八百年终于艰难复建成功,于是狗窝里藏不住干粮先发出来除个草,全文大概一万来字,大噶多海涵。


001

小王这人表面一本正经,人后展露的一把懒骨头连荣耀王者叶魔头都要啧啧称奇。几次叶修搜罗点新鲜事跟他唧歪,他只是勾勾嘴角,出声都懒得。那时他俩都在事无巨细地忙碌,叶修身兼数职给战队当爹当妈,帮扫地大爷在网游出头,百忙之中抽十分钟谈个恋爱,也没心思计较王杰希真的笑没笑了。电话里说上几句,答应几声,扯几个段子,...

神仙鱼为渡大海宁断魂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文/灯说

【不良嗜好】未公开篇目之一,全文1w+,现已完售,感谢大家支持。


凌晨不知道几点钟,家门被人敲得哐哐直响,中原中也起尸一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眼神空洞五秒钟,试图把这当成一个梦。可惜未能如愿,夺命连环敲还在继续,再这样下去他隔天就得收到一整层邻居的投诉了,日子还得混,他趿拉着拖鞋不情不愿往门口走,已经做好了“不管门口是谁都等着被揪进来胖揍一顿吧”的准备。

手放到扶手上摁下前一秒他想,万一是他老子该怎么办?不过这点儿忧虑很快烟消云散,太宰治那张欠扁的脸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跟前,见到门后中原的脸嘴角直咧到耳朵根儿,笑得十成十不怀好意:哎呀中也——你...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记《九门札》

原曲:良し-吉俣良

填词:瘦尽灯花

演唱:越塔

后期:凌薇

海报:岁不与

文案:

“大佛爷说,他在找这么一只镯子。”那人说着话,拿出一张图样来恭恭敬敬递给二月红,“这镯子大佛爷有一只,是他刚来长沙时地下得的,二爷说不定见他戴过。镯子敲一下能有两声响,非常稀罕。大佛爷说这镯子应该是一对,开了天价来找另一只。我想这样的东西,长沙城里也就是二爷您才能找到。”

二月红低头去看那张图样,画的正是若干年前张启山从那座凶坟里带出的对镯,用墨非常肆意嚣张,明显是张启山自己的手笔。他想了想,道:“没见过。”

那人觉得这话不可信,但又不敢...

中奖感言

今天凌晨的时候有个姑娘私信我,说看到了一篇与我某篇文章相似的双黑同人,从题目到剧情走向甚至主页所有文章格式与我都很类似,她不知道该归为何类,但认为我应该知情。

我真的很感谢她。不仅是她愿意主动来告诉我,甚至勇敢地在评论里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她一定看过我的文章,不止一遍,谢谢她的厚爱。

然后我去搜了一下那篇文章,对于文章本身不做任何评价,以下的所有感言也并非针对此事。但这位朋友我还是眼熟的,之前曾经私信过我很长的一番话,我们两个当时还很zqsg地讨论了一下对于织太中大三角的理解,而恰巧我的那篇涉事文章一个亮点应该也在于此。

我真的已经非常疲于应付这些事情了。我希望我的lof可以专心和大家...

风露立今宵

芥川龙之介X樋口一叶

文/灯说

夹带立银梶与,《不良嗜好》通贩链接: http://c.b1wt.com/h.SfnXa3?cv=IXQqZFv6hLy&sm=500815


晚饭餐桌上芥川银突然发难:“哥哥,你知不知道你的部下里有人暗恋你。”

兄妹二人一年到头没几次能同时聚在饭桌上好好吃晚饭的机会,芥川龙之介听到这话,放下了手里的味噌汤。电视开着,在播晚间新闻,赫然一张芥川特写大头照,“通缉”两字加粗,明晃晃配合着主持人的解说,芥川看银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顺手拿来遥控器关了电视,省电从日常小事做起。

银平常不是爱说话的女孩子,更别提八卦,这就如同让芥川向敌人认输...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