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中奖感言

今天凌晨的时候有个姑娘私信我,说看到了一篇与我某篇文章相似的双黑同人,从题目到剧情走向甚至主页所有文章格式与我都很类似,她不知道该归为何类,但认为我应该知情。

我真的很感谢她。不仅是她愿意主动来告诉我,甚至勇敢地在评论里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她一定看过我的文章,不止一遍,谢谢她的厚爱。

然后我去搜了一下那篇文章,对于文章本身不做任何评价,以下的所有感言也并非针对此事。但这位朋友我还是眼熟的,之前曾经私信过我很长的一番话,我们两个当时还很zqsg地讨论了一下对于织太中大三角的理解,而恰巧我的那篇涉事文章一个亮点应该也在于此。

我真的已经非常疲于应付这些事情了。我希望我的lof可以专心和大家交流我的文章,而绝非今日明日纠结于被谁借鉴模仿甚至是抄袭。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并不是我不在乎,我觉得任何一个写手都不愿意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给他人,但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想给自己的伤害造成最小,也无心无力再去耗费时间在这种无谓的争论上。

我妈都跟我说,这种事情本来就难以判定,吃亏的最后难免还是自己。文字本身就是难以捉摸定义的,梗也好,风格也好,剧情也好,爱用的修辞也好,觉得“相似”也只能是主观臆断为多,我也不想去无端地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断去指责谁。况且不管如何处理亲友都是各站各队,各说各有理,没有显而易见的调色盘铁锤一切都可以归为碰瓷,我宁愿装瞎也不愿自降身价被人闲言碎语,我的确玻璃心,受不了因为这种事再被人人身攻击或者质疑。包括今天写这一个声明出来,都有可能被人觉得戏多,所以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篇关于这种事的lo。

之前还有姑娘提问我,说想要学习我的文风,那么我能怎么办呢?于私我并不愿意分享我摸爬滚打这么久一点一点总结出来的自己的东西,可我也并不愿意被人diss不大度。所以有时我也会乐观地安慰自己,行吧,别人愿意向你靠拢,这说明你做的还行,能成为一个被模仿的榜样也算有点成就了,应该感到荣幸,谢谢大家看得起。

在我的理解里,只有喜欢的文章或写手,你才会下意识或无意识地向他学习,在个人风格不稳定和写作经验不足时,谁都有这样一个阶段,否则要摘抄干吗呢。那么既然有人对我这样做了,至少让我可以把自己当成你喜欢的,我要的不多,仅仅如此,只要不是拿了我的东西再回头骂我太把自己当回事,我都可以暂时的忍受。

我并不是多么心宽的人,相反,我心眼很小,和朋友吐槽也不是没有过,但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发现的朋友悄悄私信告诉我让我知道就可以了,我就不再多费口舌了。

你可以模仿我,谁都可以模仿我,能被我知道的毕竟还是少数,但是这些朋友要知道一个道理,我的东西永远是我的,不是你的,你扩写也是我的,浓缩也是我的。在拿别人的东西获取赞美的时候,要小心不要被飘飘然蒙蔽了双眼。言尽于此。

评论(4)
热度(74)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甜老师的Fan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请自重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