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老九门·启红】蛟镯记

——记《九门札》

原曲:良し-吉俣良

填词:瘦尽灯花

演唱:越塔

后期:凌薇

海报:岁不与

文案:

“大佛爷说,他在找这么一只镯子。”那人说着话,拿出一张图样来恭恭敬敬递给二月红,“这镯子大佛爷有一只,是他刚来长沙时地下得的,二爷说不定见他戴过。镯子敲一下能有两声响,非常稀罕。大佛爷说这镯子应该是一对,开了天价来找另一只。我想这样的东西,长沙城里也就是二爷您才能找到。”

二月红低头去看那张图样,画的正是若干年前张启山从那座凶坟里带出的对镯,用墨非常肆意嚣张,明显是张启山自己的手笔。他想了想,道:“没见过。”

那人觉得这话不可信,但又不敢直接质疑,小心翼翼道:“二爷要不要再想想?贵人多忘事,像这样细小的物件一时记不起来也是可能的。”

二月红摇头,直接将图样丢回给他,“我家里那么多东西,并不是每件都要我经手。你真心想找,拿给底下伙计们看看说不定还能有消息。况且长沙城里并不是只有我一家做这个。不管多么稀罕的物件,别人家都是可能拿到的,你还是多问几家的好。”

那人碰了个软钉子,没胆子多说什么,只得匆匆告辞了。没几天淘沙的行当里便风传张大佛爷在找这样一只镯子,但凡配得上一对就是有缘,不但付给天价的报酬,还要接到北京去高官厚禄不在话下。

二月红只当笑话听。可不少人把这事当成一步登天的好机会,每天都有上百只镯子送过去,虽然大多长得不像。晚些日子又有人照着张启山那图样雕了一模一样的送过去,还挖空心思往玉石里面塞些银砂铃铛之类能让它敲一下出两响的东西。正经货张启山虽然没拿到,却把长沙所有玉石匠人的巅峰之作都收了齐全。

——《九门札》

昔年初晓天高地厚

一赌城外策马同游

凶坟探险棺,撕襟裹疤口

输戏一场赔却一生不自知

后捉双响蛟镯在手

拆对谑求艳曲一首

不料经年天各一方

魂梦也将散镯凑

憾是故人不相为谋

硝火中相驰背道走

道“根生此城,离乡万事又何用,

闲云野鹤除却风流无所求。”

待得河清海晏时候

天下金玉良镯皆收

谁知惟愿旧人团圆相守

终却平安喜乐两地白头

-

之前在专门发词的子博发过这首,现在成品出来了,便搬到大号留作纪念。我非常喜欢的一篇文,也是非常喜欢的一首词,希望你们也喜欢^^发在五婶子上的创灵如下:

去年一年没写多少词,但是同人的数量竟然多了起来,我一直自诩不太会写同人词,可是看完《九门札》之后,心里只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把这些内心深处汹涌的、无法用长篇大论概括的情感写下来。大概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凡是我认认真真写了词的cp,我大概一定写不完几篇同人文,有的时候觉得词的篇幅太短说不完,可有的时候却又觉得文的篇幅太长过于累赘。启红我只写过两首同人词,全部可以说是《九门札》这篇文的同人,也只写过两篇完结的短篇,有一篇在icebear获了盗笔活动中最佳短篇奖,收到了人生中第一笔300以上的奖金,另一篇则被收入了推文专题,也可以说是十分圆满了。

词中最后两句我至今钟爱,读起来又觉得哀戚,我是个BE爱好者,却不愿让原作中我心爱的cp得到这样残忍的一个结局。若说双黑是我心头的朱砂痣,薛晓与启红这两对就是我的白月光,我对启红爱之深切真的难以用语言轻易表述,甚至完全没有接触这个同人圈子,只想闷头圈地自萌,祈愿他们两个人平安喜乐。关于这首词的创灵,我认为还是直接放上我去年5月刚写完之后有感而发的比较好,而对于《九门札》这一整篇文的感受,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放在了lof里,在此真的强烈感谢作者,谢谢,真的谢谢,看完这篇文大抵值过千千万。其他暂按下不表。

【2016.5.创灵】

看完九门札后,就想着要分别给九门札里我最钟爱的三个片段各写一首词,这是其中最后一个片段,却是我最先写完的一首词。想说的话基本在之前看完文后的“读后感”里说完了,但是还是要再次强调一遍,这是我所认为的全文中悲剧意义最大的地方,而我认为全词最大的悲剧所在也是在结尾的一段,之前看到有人问你心中的虐文标准,我想了想有三: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我们曾相爱却浑然无觉;平安喜乐,两地白头。

张启山想给二月红他所拥有的一切,可二月红什么都不要,正如他自己所说,“那不是常人能走的路。多往前一步说不定就是泥潭深陷。我闲云野鹤自在惯了,不愿意往身上惹这一盆脏水。”于是谁也没有再往前迈出一步。

天下太平又如何,河清海晏又如何,他们还是未能再次相见。

然而张启山想要凑齐的,终究是那对稀奇宝贵的蛟纹镯子,还是散落两地不得团圆的两个人呢?

《九门札》实体到手后,看到漫画里二爷去世前,嘱咐小花把红木盒子随他下葬——而那红木盒子中,只有一只孤零零的蛟纹镯子,最后被套在了二爷手上,随他去了。

其实我对漫画画风略无感,但是看到蛟镯的特写时,还是又被虐出了一口老血。不过也幸好,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有这对镯子记得,镯子陪二爷去了,也算是说明,他这一辈子都念想着大佛爷吧,而大佛爷也一直以这样的方式,陪伴着他。

评论(1)
热度(44)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