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昨迟人(上)

#王叶 by甜

(下) 

/时间线从第四赛季延续到第十赛季。开头D1段源自 @王no留行 ,威逼之下给她续写了这篇。可能有bug,基本可以当无差看,我死掉八百年终于艰难复建成功,大噶多海涵。




001

小王这人表面一本正经,人后展露的一把懒骨头连荣耀王者叶魔头都要啧啧称奇。几次叶修搜罗点新鲜事跟他唧歪,他只是勾勾嘴角,出声都懒得。那时他俩都在事无巨细地忙碌,叶修身兼数职给战队当爹当妈,帮扫地大爷在网游出头,百忙之中抽十分钟谈个恋爱,也没心思计较王杰希真的笑没笑了。电话里说上几句,答应几声,扯几个段子,仿佛两颗心隔着千山万水踏上鹊桥相见,获得的是自我精神层面的喜悦和满足,至于具体说了点什么,各自转头就忘个干净,记忆水平不比金鱼。幸亏小叶小王精神契合度奇佳,灵肉相配,世俗让道,完美的迪士尼恋爱风。

这样的关系持续了有一年多,赛季过后的假期叶修被老爹电话架着脖子逼回北京,两个人也有了顺理成章见面的理由。以前就算老爹以死相逼,他牛脾气上来也是不会听的,如今不可谓不为王队付出许多。

他们见面,然后去吃饭,馆子多半是王杰希从大众点评推荐上选的,饭桌上聊一聊对荣耀最近更新的看法,关照问候一下各自队里的小朋友成长状况,吃完饭买单,你请一顿我请一顿,绝不马虎,远在青岛的张副队若是来做监督员也一定倍感欣慰。然后去王杰希家,一起打打游戏,但更多时候他们更喜欢把这项活动放置在搞完之后。

叶修尚未在北京置办自己的房子,家里上有老下有个不省心的单身男青年弟弟叶秋,办事儿实在不方便。虽然家里人早不指望他传宗接代,但也还没想到他竟彻底断了自己后路弯了个痛快。

王杰希一个人住着一百八十平的房子,空空荡荡,别说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家里连只乌龟都没有,于是房子内唯一一个居住的活物平时干脆也把家定在微草,一心一意尽职尽责做大家仁爱的老父亲。他和叶修好上后回家次数才多了些,又细心置办了一套高配置电脑,方便精神层面深入交流感情。

叶修一般出门都靠两条腿,图个方便轻快,王杰希开着那辆他出道那年他老爹为鼓励他给他买的小车车,艰难地在北京套到了一个车牌。他平常住在队里没机会开,但半个月还不忘回家驾驶爱车去洗一洗。如今谈了恋爱,显示车技的装逼需求增多,但还是难逃单双号限行恶劫,他们出来的日子往往也是由王杰希的车牌号操纵,单数号时间出来,叶修曾经很酸地说:哎呀,老王,单号好呀,比双号一年可以多搞七天。

王杰希对此无动于衷,你又不是隔一天来跟我搞一回,这么来算我不还是亏。

隔一天一回……叶修想了想,还是觉得一把年纪老腰跟不上,干笑了几声: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王杰希不再搭腔。他往往也懒得回应这种不太现实的问题。但是脑洞还是随叶修的话开了条缝,想象了一下如果不考虑现实因素,天天床单上春宵一度好像也挺不错。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在打竞技场,两个人都因为一席话暗自浮想联翩,原本还毫无波澜的内心突然蹿起了一小簇火苗,只有他们qq连续聊天撑不到30天的小火苗那么小。王杰希说:打完这局不打了。

叶修了然道:好。

然后他们打完就滚上了床单。

 

说到底一起打荣耀往往是个幌子,不知道搞电竞的男的是不是都这样,在找到对象前把游戏当自己老婆,g点也比较集中在游戏上,撸管的时候开着电脑游戏界面,高潮的感觉也比较好。

他俩处一年了,灵肉都还算契合,暂时没发现什么大毛病,但坏处就有点放不开,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之前也没谈过恋爱,更别提和男的谈恋爱,光把对方拉出小处男阵营就花了不少脑筋。平常异地恋只能电话联系,偶尔实在互相撩拨得无奈了靠电话来个情趣play,如今第一个有机会亲密接触的假期,俩人每次回家办正事之前还得衣冠禽兽假模假样寒暄几句,要不然心猿意马打几局荣耀,然后进行到互扒阶段时才觉得理直气壮一点儿。

王杰希在床上不太叫他名字,他其实还没有适应过来到底该怎么叫他。联盟里知道叶修胆大包天拿了假身份证报名职业联赛的除了苏沐橙也就他一个,还是他去杭州找叶修时俩人寒冬天儿里去宾馆开房时,叶修两手空空一脸尬笑“我没有身份证,拿你的吧”后被迫坦白的。

叶秋,叶修。

那晚他们由普通的同行、再近一步的暧昧对象进化了更加袒露赤裸的关系,与此同时他知道了一个名字背后的真相,也正是因为这个代号的改变,他们对于彼此的身份才算完成了彻底的转变。

搞完两个人歇了一会儿,叶修在床头磕了根事后烟,王杰希穿上裤子,假装走到窗边看夜景,其实在偷瞄玻璃上他的倒影。

过了一会儿他们同时做出一步动作,王杰希转身,叶修坐直,两个人的目光不偏不倚对在一起,叶修还不着寸缕着,王杰希尽量控制自己的目光淡定:你先。

叶修掐了烟,你先。

他继续坚持:还是你先。我晚点没事。

叶修不跟他较劲了,爽快起身拿了毛巾往浴室走:好吧我先。你说你,不好意思啥啊。

王杰希一脸懒得理他:你想多了。

啧。叶修背对着他,习惯性嘲讽,就你那视力,不戴眼镜还看风景,能看见啥?

……此时王杰希此时很想问他一句,你难道不知道贤者时间吗?

浴室门哐当关上,水声哗啦哗啦从缝隙里泄出来,过了一会儿还夹杂了叶修不成调的歌声。

叶修。还处于贤者时间的王队咕哝了一句,他还没有从这种身份的转变适应过来,谁知道是不是叶秋只是单纯忘带了身份证,为了逗他又开始随口瞎跑火车。他想。哪有正经的事会在做/爱过程中说的。

他一般不会思考这么多唧唧歪歪的事情,这种人设上的ooc多要拜贤者时间所赐,贤者时间叮咚过去,他老王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

叶修洗完澡出来,没穿衣服,大喇喇光着上半身,宅男经年不见天日特有的白此时暴露无遗,他突然觉得那个肩膀很好看,色迷心窍,擦肩走过去的时候低头咬了一口。

但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在愈来愈多相似的场景发生过后,他也无法记得那么清晰了。

 

尽管一开始抱着对当初叶修对于冒名顶替的解释的怀疑,但日后相处的更多日子里他愈发笃定了这件事的真实性,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无人之夜默默把微信备注从叶秋改成了叶修。

叶修有微信,但是不用智能手机,苏沐橙曾经给他买过一个大哥大,但是被他打入冷宫,手机上没几个联系人,也没几个人打他电话,因为多半他不会带在身上。偶尔换心情了会耍一耍平板,美其名曰“躺着的时候可以用来打发时间”。他们更多的还是从QQ联系。叶修给他的QQ备注是王大眼,微信备注更正经一点,好像是手机联系人自动备注上的“王杰希”,从开始到结束,从来没有变过。

 

 

 

002

叶修这次回家可谓在缓和家庭关系上迈出了一大步。

方便和王杰希幽会是一层原因,最主要的其实是因为,他需要设法再把自己的身份证偷出来。

他打荣耀职业联盟这是第七年,期间与他爹斗智斗勇无数,光是一张小小身份证就北京杭州来回辗转,被骗过来又骗过去,也是十分无辜。

他刚带领嘉世取得第一赛季冠军的时候,他爹看搞出了点成绩,想着年轻人再玩几年热情就会下去,再加上叶秋要上大学,没有身份证实在难办,于是好声好气提出了交易,一证换一证。奈何假身份违规参赛已是板上钉钉,荣耀联赛刚刚开办,查的更为严格,他此时本就是话题人物,若在这个时候更换新身份必定引起轩然大波,只能将错就错。

第二赛季嘉世蝉联冠军,家里派叶秋来象征性进行了一些口头表扬,他看着漫天对于一叶之秋操作者的猜测,想,再等等吧。

叶老爹等到第三年,想着这回他该不会再这么好运气,只等现实挫挫他锐气好乖乖回家,谁知造化弄人,嘉世再夺桂冠。叶老爹看比赛看得着急,看完比赛更着急,那年冬天假模假样去杭州微服私访,恰逢叶修出门,听闻叶修老父亲前来探望,战队高层出面接待,老父亲慈眉善目说想去儿子闺房一见,猪窝里一搜果然身份证没揣身上,掳了就跑。

叶修回宿舍听闻老爹曾来,心叫大事不妙,花了几个钟头整理好房间,发现房间里唯二消失了的除了自己的身份证,还有仅剩的两袋泡椒凤爪。老爷子喜欢吃凤爪,他依稀有印象。

他想了想,暂时好像也没有公布身份的机会,虽然身份证不在身边比较尴尬,但宅男需要身份证的地方除了去网吧好像没什么用处,如今蝉联三届冠军的嘉世电脑配置可比网吧好了一百倍,身份证暂时寄存在老爷子那也不是不可。

叶老爷子光明磊落一辈子,身为人中楷模,这辈子没做过这么心虚的贼事儿,谁知一回生二回熟,后来还连带上了自己小儿子下水。几回千里走单骑只为一张身份证,最后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劝叶修回家还是因为对这张身份证产生了感情。

身份证上照片是叶修十七岁那年照的,那个时候还没这么不修边幅胡子拉碴,一张青春年少的脸上干干净净的,看着还挺喜人。老爷子悄悄思念这个离经叛道的大儿子时经常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偷偷把身份证从裤兜里掏出来瞄一眼,接着迅速扭过头看看有没有人看到,然后再瞄一眼。

 

如今这张满载情深义重的ID卡如今到底还是回了老爷子手里,叶修没有身份证就没法坐高铁,但好在有御用司机小王,两人关系迅速升温不得不感谢首要助攻叶老爷子。第一回搭便车是因为嘉世主场,微草季后赛惜败打道回府,王杰希收到叶修疼讯夺命嘀嘀:大眼!在不在!

于是苦命司机小王又开着那辆经久未动的小车车,从北京的熔炉里飙出,再滚入杭州的热浪,开了整整两天,正好赶上叶修打决赛。不知是不是叶修赛前突然得知他去看现场,内心太过激动,嘉世在霸图手中终结了三连冠的盛世。

打完比赛他的话往往比平时少一点,抽的烟也凶一点,王杰希靠在休息室门口等他,看见叶修一脸熬夜研究战术的烟熏妆,淡淡说了一句:我车在停车场,走吧。

叶修明显愣了一下,又换上不正经的样子,哎,你不是刚到?歇一晚再走吧。

王杰希想了想,是有道理,于是点点头说,那我去嘉世旁边的宾馆住了,明天早晨联系吧。他说完微微侧身,大一点漂亮一点的那只眼对着叶修,暖色的走廊灯下看起来有一些波光粼粼。

很精彩的一场比赛。他这么说,十分中肯,但也带了些疏离的客套。

叶修不置可否,鼻子里哼出来几声笑,掐了快燃到手指的烟头,说:行啦,跟我回嘉世吧,还能没有你地方住?这附近记者这么多,你还想再被采访发言吗,王队。

王杰希没有拒绝,于是跟着他回了嘉世,谁知嘉世还真没他地方住,今晚嘉世主场,又三冠被截,工作人员纷纷加班,紧急准备公关,员工宿舍还正瘫着一批准备倒班的。叶修也没料到这种情况,有点儿尴尬,知情达理王队长及时开解:我还是去住宾馆吧。

谁知叶修留客之意坚决:你睡我房间吧。

若说他俩以前关系,联盟里也还算可以了,但到底只是同行并非同事,亲密接触的机会不多,此回叶修拜托他开车送一程也算是厚脸皮。此时突如其来同床共枕,一时间可谓是一次质的飞跃。但糙老爷们儿讲究不多,凑合着觉得也还行,一夜将将过去,拜赐舍友小王不打呼噜不爱翻身,睡眠质量还挺好,两个人都睡得死沉,一觉醒来日上三竿。

王司机又开了两天车,把一夜室友小叶尽职尽责送到家,谁知小叶偷身份证未遂,和老爷子吵了一嘴,又被一脚踹出家门,无处可去,把兜揣了个底朝天总算翻出来了临行前苏沐橙强行塞入的大哥大,他笨拙地打通王司机的电话:歪,大眼啊,我叶秋,我在xx小区,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王司机迅速赶到,两人下了顿馆子,叶修为了表达歉意(其实没有太多)以及委婉表达“又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主动抢着买单付了帐。王队长刚刚放假准备回家歇息,研习一些业余爱好,就不得已在北京杭州的高速公路来回自驾游,奈何烂摊子已经接下,不得已只能帮着收拾完。

叶修在北京又呆了两天,天天赖王杰希家里打游戏,第三天车上横空冒出一位小方,三个人不尴不尬开了小半程,王队长才想起来解释:我一个人开不动了,找了老方来帮忙。

方士谦听闻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立马非常有眼力见儿地说:小王,你歇一会儿吧,我来开。

叶修急忙作揖,对不住对不住,这回真的难为你们了。然后又很欠揍地补充了一句:大恩不言谢。

王杰希平躺在后座,大长腿无处安放,被车颠得发昏,心想这老方车技不太行。叶修一席话从前座落入耳朵里,他在梦里说:我倒是想听你说谢谢我。

叶修回头偷看小王睡颜,兴高采烈地跟方士谦说:哎,老方,有没有觉得大眼闭眼的时候比睁眼好看。

方士谦淡定答:可能是闭上眼看起来比较和谐。

 

一个月之内在车上共度了七八天虽说是增进了两人的感情,但高强度开车的小王此后也长了记性,这回叶修又卷土重来说起来这次的偷证计划,王杰希提前约法三章:你这回要是再被你爹赶出来,就来我家住,假期结束我再送你回去。

叶修摆手,信誓旦旦:这回是我老爹下圣旨叫我回家,估计已经做好被我惹生气的思想准备,放心,应该不会的。

这回倒真没坑人,叶修在家勤勤恳恳呆了一个月,一家四口相处还算平安无事,唯一的问题就是叶修隔三差五往外蹿,半夜也不回家。叶母看着三个人的饭桌,问:老头子,你说叶修是不是谈恋爱了?

叶秋嗤之以鼻:他?恋爱?他是天天都往微草队长家里跑,两个人和游戏谈恋爱吧!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是想太多了。

 

 

 

003

新赛季开始前半个月叶修收拾行李准备呼叫司机小王返程杭州了,期间三番五次悄摸摸以大扫除为借口翻遍了家中每个角落,硬是没找到叶老爷子把身份证藏哪儿了。离家前一晚,叶老爷子把他叫到书房,似乎要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话。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背微微驼起,老爷子看了眉头一皱,还是没说什么。

眼见老爷子从裤兜里掏啊掏,掏了好一会儿,总算掏出来了个小东西,一把推到他面前。叶修一瞅,急忙收下,喜笑颜开道:嗳哟,谢谢爸。

老爷子叹了口气,一脸认了的表情:别再乱扔了,收好了。你拿你弟弟的身份报名职业联赛,知不知道是违反规定的?

他一脸反省状:知道知道。

想起来叶修身份证上的证件照,再抬头看看眼前,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不小差距。叶老爷子突然不太想看见自己儿子这张胡子拉碴的脸,转椅一转,只给叶修留了个椅背。

我把身份证还你,是因为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应该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再加上小王次次因为你折腾来回,你实在也太麻烦人家。

叶修大概没想到自己老爹还注意到了每回来接送的司机小王,表情一变。王杰希为了方便和他调情特意给他新买了一个智能手机,刚领回家还没捂热乎,基本命运受不了几天宠爱也会和大哥大命运相同。此时御赐爱机掖在裤兜里突突地震了起来。只有微信消息会一震一震,除了王杰希,也没几个人给他发微信,可真是说小王小王到。

叶老爷子也不想和他多废话了,语气难得不那么严厉了一回:什么时候不想玩了,就回家吧。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哎。

 

出门打开手机,果然是王杰希发来微信:明天早晨八点,我到你家楼下等你。

他走到阳台,点了颗烟,长摁编辑键发了条语音:好。他花了很久才学会微信的基本使用法,但依然不会发表情包,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年人。

王杰希正准备睡觉,床头边儿手机突然一震,点开叶修那条只有一秒的语音消息。声音里莫名带了些笑意。

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他想。

 

叶修拿回了身份证,但还是享受专属司机小王把他亲自送到杭州的特殊待遇。王杰希说,你知不知道开长途车特别累。

知道。叶修说。

王杰希“?”地扭头看了他一眼,他好像已经很困了,脑袋靠着车窗半眯着眼。

……但是还是不太想这么快分开。

王杰希把头扭回去,继续勤勤恳恳开车,语气温柔下来:你睡一会儿吧。

司机小王送下他,又一个人不辞辛苦地赶回了微草,摇身一变变成微草叱咤风云父爱如山的王队长。他第四赛季刚开始尝试改变打法,虽然一开始遭到了各界质疑,但到底靠第五赛季一个冠军堵住了所有人的嘴,顺便还迎来了事业与爱情的双丰收。不过终究是一次全新的转变,需要琢磨的地方还很多,好在和荣耀战神共度的一个多月也没有只有荒淫无度,感悟还是不少。

与叶修分手时两人照例说了一些客套的别辞,也没有什么腻歪的吻别,王杰希说:那我走了,路上小心。

叶修问:你不跟我回嘉世歇一晚吗?

他想了想,说,算了吧,我急着回去,队里还有一堆事情等我处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夕非彼时可比,如今两人再挤在单人宿舍间一张拥挤的小床上总觉得有些怪了,多半是怕再擦枪走火,嘉世宿舍隔音效果不怎么样,张家兴洗澡时唱的歌都能隐隐约约听见。他看见叶修喉头吞咽了几下,似乎有话要说,可到底什么也没说。但他一直在等,没有要走的意思。

叶修最后说,好吧,那你开到第一个休息站先睡一觉,不要疲劳驾驶。

王杰希突然笑了起来,决赛见。

叶修点点头,决赛见。

 

此后他们又回到了寂寞难捱的异地恋时期,但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太思念彼此。

有太多有如滔天巨浪扑面而来的事情需要忙碌了,电竞选手的工作远没有别人眼中的那么清闲,两个人偶尔聊一聊QQ,结束语一般都是“我先去训练室了,不聊了”,小火苗七天蹿起来,又很快消失不见,聊天记录断断续续支离破碎,无一不透露着他们的疲惫。

嘉世的路越来越不好走,在吴雪峰退役以后叶修更加清晰意识到这一点,第五赛季嘉世只进了季后赛,可谓从山巅掉入谷底,与此同时有更多实力出色、潜力惊人的新人出道,从第六赛季蓝雨的一举夺冠就能看出来。分别前王杰希的一句“决赛见”,在嘉世当下的难关,胜过千千万万句加油和好运。

但谁也不知道,这句祝福更像是一个嘉世今后再也达不到的期待。

第六赛季正式开始之后,他们的聊天频率从隔三差五到以周计算,日夜颠倒甚至忙得顾不上打一个电话,但最终嘉世还是止步于季后赛。那晚王杰希坐了高铁从北京过来,他们什么没有说,在酒店的房间沉默地做/爱,第二天早晨王杰希再回微草,继续和队员讨论半决赛的战术。

决赛微草对阵蓝雨,叶修一个人去了现场,微草惜败。他没有和王杰希联系,一个人又连夜跑回了杭州。他到底用不习惯智能机,前几天蹲茅坑从裤兜里滑出来屏幕碎了个稀巴烂,也懒得再去修,这次出门不知道苏沐橙又如何未卜先知把大哥大塞进了他包的最底层,候车厅冷气开得太足,他翻纸擤鼻涕的时候突然发现,摸了摸这个熟悉的大哥大,若有所思得鼻涕都忘了擤。

比赛结束王杰希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你来了?

一般比较私密的话他都会和叶修在微信聊,叶修的微信联系人里孤零零躺着他和苏沐橙两个人,就算被盗了都没法凑齐三个好友帮忙找回。

但结果就像向平静地水面喊话,丝毫没有引起一丝波澜。他也未抱着什么叶修出门就一定会带手机的幻想。

走廊外蓝雨和微草队员迎面撞上,虽然微草对于这场比赛的结果有些忿然,但礼貌的寒暄还是无法避免。他把手机顺手扔到一边儿,起身出门,继续尽队长该尽的责任。喻文州和别的队员说了几句,又转头看他,笑呵呵地问:听说叶秋今天也来现场了?也没来找你么?就这么回去了,不太像他风格啊。

王杰希正想说话,突然打了个喷嚏,不知是否是受到了高铁上的小叶同学的心灵召唤。他以手捂嘴,突然嗅到了队服下长袖衬衫袖口的气味。这件衣服叶修穿过,才穿了短短几天,就已经沾上了一股烟味儿,混着洗衣粉的味道,闻起来有些发旧。

队友们约着去下个馆子放松一下,他神思恍惚地被推着离开,手机就落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已经安静无人的休息室中突然亮起一束光,叮咚一声,几十秒后又很快地黯淡下去。

 

叶秋 短信息

同样很精彩的一场比赛。


TBC.

评论(21)
热度(165)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