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迟人(下)

#王叶 by甜 

(上) 

/送给已去学校的 @王no留行 




004

王杰希落在休息室的手机被工作人员收走了,但奈何离微草远隔了千山万水,再拿回来也并非易事。他干脆直接换了个手机号,也没再和叶修提之前的事,在群里说了一声:换手机了,新号186xxxxxxxx。

叶修立马小窗戳他:我手机坏了,以后有什么急事和沐橙联系就好。

他说:好。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到会有什么急事的可能性。

对面没有再回。

 

今年假期叶修没跑去北京见他,他实在也是顾不上了。嘉世内部产生了一些矛盾,近几赛季的剧烈下滑让作为队长的叶修失去了享受假期的资格。公司高层对于他的要求愈发苛刻,他无法为嘉世带来商业价值,也无法在嘉世如今的落魄关头凭一己之力拯救全队,但至少要做做样子,要付出一些无谓的努力,才能让人相信。

他的大哥大和智能机命运相同,去食堂吃饭时弓身捡东西,从屁兜里滑落掉落三楼,饶是再抗摔也经不起这垂直高度,于是寿终正寝。苏沐橙作为见证者也认为他和手机这种东西或许的确没有缘分,于是不再强求,失去了手机的叶修更增添了网友们心中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色彩,就算是王杰希如果想要联系他也只能靠QQ和苏沐橙。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向苏沐橙坦白,但猜测她或多或少看出了一点,尽管如此,需要转接人的沟通还是使他产生了退缩心理。

赶着个周末他去杭州看了他一次,最终变成了嘉世战队两日游,免费给大家当了回陪练,隐约也察觉到了嘉世队员间气氛的不对。他不知道该怎样提醒叶修,或者替他想出一些解决方法,因为他也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物,比起提高个人战力和团队默契,战队内部的矛盾是最难克服的问题。

最终他们还是在那张简陋的宿舍床上做爱了,挑了一个没人在的下午。两个人忍得都很辛苦,粗重的喘息在闷热的空气里回荡,谁也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走廊里有人经过。今年夏天基本全国性的高温预警,两个人都出了汗,皮肤贴合在一起,黏糊糊的。这种性体验有一种格外隐秘刺激的快感,一部分来说很好缓解了近期叶修精神身体上的双重疲劳。

王杰希回程的票定在晚上,搞完匆匆忙忙冲了个澡,穿上衣服还是衣冠楚楚的王队长,叶修套了个裤衩和T恤,收拾床上的一片狼藉。他的房间太乱了,东西多得像是要淌出来,滚到床上之前他在湿热的吻中很费力地才将床上的东西扫落在地,留出两个人能躺的位置来。

王杰希擦着头发说,那我走了。

叶修把散落一地的东西重新捡回床上,盘着腿坐在床中央唯一的一片空地里,说,路上小心,不送你啦。

他看着叶修,领子下方将将盖住的位置隐约透出一块红印来,他故意咬在那里的。他犹豫了一会儿,是否要走过去进行一个接吻来表达他无能为力的安慰,但是叶修把自己围进了一座堡垒,他看了看床周的垃圾、泡面、还有一众被塑料袋套着只能看出模糊色块的杂物,终究还是望而却步。

 

他回到北京之后大病了一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洗完澡头发没擦干又被高铁的冷气吹了,可以说是被打倒得突如其来。王杰希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神志不清,彻底与外界断绝联系。微草聚餐联系不上他,柳非急得差点报警。最终派出已退休成员(老王的邻居)方士谦,承载微草众望来他家框框踹门,老王病中惊坐起,两眼发黑开了门,方士谦看见他整个人瘦的快脱了相,惊得快掉了下巴:小王,你这是失恋了吗。

病号王杰希此时弱柳扶风,顾不上自证,方士谦把他扶到床上,去厨房做了碗面,放了一点西红柿,做得很酸,卖相也寒酸。好在老王此时嘴里寡淡,吃什么都一个味儿,并没有过多嫌弃。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这么个道理,方士谦每天尽职尽责来给他做两碗面条,烧三壶开水排排坐放在床边。在昔日队友不太精心的照顾下,王杰希五天之后高烧暂退,床边儿的手机早没电关机了,他头晕眼花地坐起来,把掉到床底下的充电线捡起来插进手机,手机充进去了点电重新启动,屏幕一亮满屏的消息。

他一个一个点开,发现他重病不起的谣言早已在职业选手群里散播八百里远了,王杰希徐徐滑动手机屏幕观看大家的关心,然后礼貌回复。他来回滑了三遍,和叶修的消息记录还躺在最底下,上次聊天时间是五天前。

正式一周过去的时候他基本上是彻底好了,方士谦继续勤勤恳恳前来煮面,为了方便顺走了他家钥匙,一开锁看见王杰希坐在沙发上端正地观看舌尖上的中国,电视画面精美细致得好像一个文艺片。

方士谦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你总算神志清醒了,你今天想吃什么面啊?

王杰希推了推眼镜,声音冷酷无情活似AI,太好了,我总算神志清醒了,可以告诉你我不想吃面了。

方士谦气得放下钥匙推门而去:不想吃面你自己做吧!

 

他自己简单炒了一个菜,青椒炒肉,只吃了一半。当天晚上吃的时候觉得味道正好,第二天起来吃剩饭,又觉得太咸了。王杰希在家中平时偶尔研究一下厨艺,喜爱做各式绿色蔬菜,有段时间热爱邀请队友前来进餐,倡导绿色健康饮食,队友苦不堪言却又不敢直说,好在这段热情期很快消退,他又迷上了独自一人享受美食的愉悦感。

正吃着饭苏沐橙打来电话,当然深更半夜苏沐橙应该没有什么事要电话联系他,电话接通半天没人说话,但已经开始计费,他听到那头啪嗒一声,好像是打火机的声音,然后是叶修吸了一口吐气的声音。

他问,你病好了没?

王杰希说,好了。

叶修断断续续吸烟的声音夹杂着一阵热风,这个热是王杰希自己想象出来的,我刚训练完,出来买盒烟,想着给你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他说,没大事,普通感冒发烧。

他说完这话,又陷入了很长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说:老王,有些事儿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要说出来。

叶修其实不常这么叫他,他突然想到,好像这样也挺有趣的,像是隔壁老王的代言人。

这回是他没有接话,很明显两人再次同时陷入了思考,他好像听到一根烟吞吞吐吐在叶修的嘴巴和肺里循环的声音,这大多也是他展开的一番想象。但他能感觉到,叶修好像想说什么,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止是叶修一个人,他们都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很久。

王杰希放下筷子,慢慢地等,最后叶修吐了烟,声音听起来总算不那么闷了:咱俩都别这么勉强了,分开吧。

他总算明白了叶修刚才的感受,想说什么,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他选择了那句貌似是最该说的话:

好。

忘了最后是谁先挂掉电话,微信消息还在震,王杰希划开消息,看到被置顶的叶修,点了进去,消息记录停在一个多月前。以前断断续续的聊天记录他一直没有清,有段时间每回点开微信都会跳出一个窗口显示储存空间不足,他删了不少消息,但一直完整留着叶修的。

他想了想,点开头像,把备注又改回了叶秋。

 

 

 

005

他再见到叶修是赛季末的事情了,今年嘉世依然只勉强挺进了季后赛,离昔日轻而易举夺下的冠军的距离越来越远。王杰希仔细观看了那场比赛,叶修试图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嘉世,他已经非常拼命,个人的水平并没有无知媒体质疑的那样“下滑”,只是战队人心分散,他也越来越力不从心。

但相反的是,微草在改变绚丽打法的王杰希的带领下,表现愈发出色,第七赛季作为决赛场地东道主更是一举夺下冠军,势头大好,也是媒体目前格外青睐的一支战队。

王杰希做完夺冠后简短发言,一行人继续浩浩荡荡进行一些庆祝仪式。几个年轻人加入战队后首次夺冠,心潮澎湃喝了一点点酒,他从劝酒的起哄声中逃出来,去结了帐,却突然难得地在这座欲望都市里迟来地察觉到了青春期时类似的迷茫。

他顺着饭店随便漫无目的地走了走,准备等他们吃得差不多了再回去接人,为了防止刚才的一幕发生,他未卜先知地特意回家开了小车车,停在离饭店隔了条马路的地方。大半夜的路上车已经少了很多,饭店的停车场已经空了下来,他路过一辆车内亮着的SUV前,准备把车开回停车场,防止深夜被贴罚单。

他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侧身准备打开车门,目光不经意一瞟,就瞟见了后方正对的驾驶座上坐着的叶秋,正在叽里呱啦地打电话,一脸不耐烦。

叶秋明显也看到了王杰希,打电话的生动表情停滞了一下,王杰希看了看他车的型号,再看了看西装革履的“叶修”的脸,很快便确认了这并非叶修本人。他听叶修说过他有个双胞胎弟弟,当今一见才知是真的难辨真假,怪不得冒名参赛这么多年也未穿帮。

两个人四目相对,中间没有障碍,叶秋已经摇下车窗,似乎想说点什么。他配合地走过去,客气地说了句你好。

叶秋探出脑袋和他摆了摆手:啊……你是今年的冠军队长……

他的电话还没断,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说了什么,他又低头说:我在路边偶遇……他说到这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眼王杰希,带着抱歉和探求的笑意。

他善解人意地自报家门:王杰希。

叶秋接上话茬:……哦对,偶遇了王队长。

很快王杰希就意识到了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他站在车窗外弯着腰,姿势有点别扭,叶秋总算打开车门,他急忙后退几步。叶秋从车里走出来,又嘀嘀咕咕地和他的不争气哥哥对骂了几句,话锋一转又回到王杰希身上:我哥说恭喜你……话音未落便又冲电话嚷起来:算了,这算怎么回事,你自己亲自和人家说!接着不容拒绝地递过手机。

王杰希拿着手机竟然有一丝不知所措,叶修在那头先笑呵呵地打破了沉默:大眼。

喂?他说完这个字,突然又有点想狂点撤回。

叶修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还是一把熟悉的烟嗓,他挺久没听到了:恭喜你啊,又拿了一个冠军。

他想了想说,谢谢。听起来有点假惺惺的客套。

叶秋或许是看出来气氛有点不对,不知道他哥哥那张欠嘴又说了什么不好听的,急忙忙拿回电话又嘀咕了两句,冲着王杰希赔笑脸:哎……失礼了失礼了。

他笑了笑说,没关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今天同事聚餐。

他本来想说队里聚餐,但是看叶秋这和电竞行业隔了十万八千里的样子,还是体贴地换成了一个更为平白的词语。

好好好,等我把叶修掳回北京来,一定让他请你吃顿好的!

王杰希和叶秋告别后直愣愣地往回走,走到一半想起来忘了首要目的把车开回来,一不做二不休也没有再回头。他回到包间,众人果然已经是吃的大差不离,正在胡侃大山的高潮部分,见他回来大家纷纷热烈欢迎,一边又问:队长你干什么去啦?怎么一转眼就看见你不见啦!你不在我们微草怎么能算完整,怎么好好庆祝啊!

他笑道:吃太多了,在外面走了走。你们慢慢吃。

 

王杰希花了一整个假期把嘉世近几赛季的比赛视频看了一遍,并且做了详细的记录和分析。方士谦到他家蹭饭,四处乱转,偶然看到书房打开的电脑文档里密密麻麻的小字,奇怪道:小王,你是不是要转会到嘉世去了?

他当时在厨房乒乒乓乓做饭,只模糊听见嘉世两个字,,想起来没来得及退出的文档,大概猜到了个七八。方士谦听他没答应,又不甘心地凑进厨房里来,重复了一遍:你是不是要转会到嘉世去了?

他头也不抬,没有。你听谁说的。

方士谦的声音混着抽油烟机和翻勺儿的动静,显得有点乱哄哄的,那你对嘉世分析那么详细干嘛?咱俩都什么关系了,这点事儿你还不能跟我说?看王杰希盛菜,他很有眼力见儿地顺手递过了个盘子。

是在做战队分析,嘉世只是第一个。关掉抽油烟机,王杰希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清明了很多。

战队分析?第一个?方士谦笑了笑,嘉世最近的比赛我也都有看,你与其分析嘉世,不如把目光放在霸图、蓝雨和轮回身上,尤其是轮回,他们的那个神枪手潜力很了不得。嘉世就算有叶秋也苟延残喘不了几年了,人心不齐是最大的问题,凭他一人根本解决不了。你和他不是关系不错?他年纪也不小了,在嘉世继续耗着反而会得到更多人的迁怒,你不如劝劝他……

见王杰希一言不发,他想了想道,也是,以叶秋的性格,估计也不会随便转会。

王杰希把菜端上餐桌,说,吃饭了。

吃完饭方士谦捧着肚皮心满意足回家,王杰希坐回电脑前,看了看好几页的分析,最终还是把它转存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文件夹里。

 

方士谦所言可以说是一定意义上的一语成谶,第八赛季过去一段,冬季转会窗开启的时候叶修宣布了退役,一叶之秋的使用者变成孙翔,引起了荣耀圈的轩然大波。

大家纷纷在QQ上夺命连环call叶修,谁知叶修的头像一灰到底彻底失联,好像人间蒸发,紧接着苏沐橙的电话也被打到爆,不得已关机,对此也是避而不谈。媒体人痛哭流涕,借此机会大肆挥墨撰写荣耀大神叶秋的传奇经历。

嘉世战队对外宣称的理由是叶秋状态不好自愿退役,将一叶之秋转交给孙翔,与战队和平分手,但其中疑云重重还是导致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叶秋”本人是净身出户,落魄到为了求个住处在网吧当网管。

王杰希来龙去脉猜了个七七八八,看着铺天盖地“叶秋退役”的新闻,鼠标滑轮滚了好几滚,最终还是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是一个饱含深意的问号。

第二天晚上苏沐橙才回复,短信内容只有五个字。他看完关掉手机,点开桌面上犄角旮旯里那个收藏夹,单击右键,毫不迟疑地把《嘉世战队分析》的文档删去了。

 

短信息 来自 苏沐橙

他会回来的。

 

 

 

006

王杰希后来也一直没见着老神在在来去无踪的叶修,倒是又在京城万里皆霾的冬日见到了他弟弟——名字被传的满天飞的叶秋本人。彼时第十区蹦出来了个君莫笑,杀遍第十区无敌手,抢BOSS抢的各大公会叫苦不迭,职业选手不得不争相上阵帮忙,王队长也不得不加班奋战,近日心情颇为郁闷。

北京的交通状况依然糟糕得像果酱,司机老王放弃了驾驶爱车的装逼机会,坚持不管什么时候都步行出行。北京说小还真不小,可冥冥中缘分就是那么巧,全明星之后的一个周末他回家看了趟爹妈,往战队走的时候就看到叶秋的SUV停在路边,似乎和人刮车了,两个车主各自倚着车门等保险公司和交警,都很不耐烦。

叶秋一直在看表。王杰希看他好像挺忙的样子,本来不想打招呼了,结果叶秋一抬头又好巧不巧瞅见他,大叫道,啊,王队长,是你!真巧啊!

他不得已停下脚步来,点了点头说,真巧啊。这是追尾啦?

叶秋点头,可不可不,保险公司的人半小时了还没到,不知道是不是也堵路上了……北京这路哇真是让人发愁!

王杰希刚想继续附和“可不可不”,叶秋便话题一转,愤恨道:我那个混蛋哥哥,王队长你最近有联系没?他不是玩够了退役了吗,我老爹问怎么还不回家?在外头又疯什么呢?

王杰希也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表,估摸了一下可能还要再唠五分钟,耐心道:我也不知道,联系不上他,很久没见了。

叶秋狐疑地打量了一下他,问:你们分手啦?

王杰希:……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我以为你不知道这事儿。

叶秋听到这话,一下变得有点掩不住的得意,王杰希发现他平常说话虽然礼貌客气,但一涉及到叶修就不太一样。

我早看出来啦!前两年他竟然假期还回家住了,我早看出来要身份证是个幌子了,你的车天天在我们小区外头等他,我有回晚上出去跑步,门卫大爷又把我当成叶修了,问我那是谁,再联想一下他那阵子天天夜不归宿容光焕发的……哎呀,现在的社会比以前开放太多啦,你也不用不好意思……

王杰希僵硬地点了下头,叶秋还想继续侃侃而谈,他低头又看了眼表,说,叶总,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战队还有事情等着处理。

哎……叶秋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见王杰希已经拔脚,只好冲他背影喊了句,王队长,那、那什么……你们好聚好散,方便的话还是帮我问问叶修到底干嘛去了,我爸挺着急的,麻烦你了啊。

王杰希停下来,回过头来,接下了这个支线任务:提前祝叔叔新年好。

 

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又给叶修的微信不抱希望地发了条消息:你今年回家过年吗?

其实离过年还有八百天,他也不真觉得叶秋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但老王身为君子还是要履约,谁曾想他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在此时恰当地叹口气,屏幕就又亮起来:不准备回,加班,怎么了?

竟然秒回。

王杰希:没什么,我今天碰见你弟弟了,说家里不知道你现在去向很着急,让你早点回家。不回家……也报个平安吧。

叶修:好,麻烦你了啊,叶秋那小子要再麻烦你什么我的事,你直接拒绝就行。

王杰希:你现在怎么用起来微信了?

叶修:QQ那边的消息一直都在炸,我看了头大,先销声匿迹几个月,微信除了沐橙和你没别人,在这边方便联系。

王杰希看着那个“叶秋”的备注名,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在第十区搅屎的那个君莫笑,是不是你?

叶修这回直接发来了条语音,只有两秒,他点开听,说的是“你还挺聪明”,还笑了,背景音特别吵,不是在火车站就是在网吧,他猜测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儿。

他很久没听见叶修说话了,声音还是有点倦,有点哑,有点丧逼气质。

面对着这段时间疯狂加班的始作俑者,王杰希想了想,又想了想,还是不太想跟他计较了,他也不太想问太多,抛出一个前任之间惯用话题:过得还好吗?

对面很久没回,他靠在沙发上等消息,一直等到睡过去,第二天早晨醒来才看到他的回复,三个字言简意赅:挺好的。时间是早上五点,估计是又通宵了。

他洗漱完往食堂走,下楼的时候碰见微草的公会管理人员,顶着两个熊猫眼叫苦连天,已然丧失生活信心:蹲了这么久的BOSS又被抢了!君莫笑——君莫笑——啊——!自从他来了第十区后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王杰希冲他们点头打了个招呼,擦肩而过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

 

叶修到底还是没回去过年,风风火火地继续激起一片腥风血雨。第八赛季结束的时候乔一帆离开了微草,他从家里接了经理一通电话告知,王杰希大约知道他最近和叶修联系密切,甚至在悄悄练习新职业,做出这个决定和叶修一定不无关系。

他到底还是有些愧疚,但实在没有足够的精力照顾好队里的每位成员,乔一帆离开微草去开启新的可能,王杰希打心底还是希望他能成功。他在荣耀上面并不能算很有天赋,一直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最重要的是和微草整体缺少契合度。

他想起自己改变打法时,亦是所有人都不看好,甚至战队高层都做好了如果魔术师就此陨落就直接放弃的心理准备……那时并没有人指引他,而他自认其实并不能算合格的引导者。而如今,微草也已经放弃了乔一帆,而他是否能重新破茧,全看自己的造化了。他想,叶修有时或许比他更适合做那个指路人。

 

也是在那时他才隐约知道叶修有重新组建一支战队的计划,对此没发表什么意见,两个人的聊天从微信转回了QQ,从小火苗到大火苗最后又蹦出来一个巨轮。他后来机缘巧合去兴欣网吧,才知道叶修现在根本看不到这个——他一直懒得更新QQ的最新版本。

他那次去杭州是要拍一个广告,就在嘉世附近,走回宾馆路上就看到叶修跺着脚在一盏路灯下嘬烟,王杰希没想躲开,大方地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叶修看到他很惊讶,然后非常热情地把他迎进了身后的网吧,说:老王你随便坐!这是我的地盘儿。

二楼有人听到他说话,一个女声喊下来:你先出五百万买了吧,这儿可是黄金地段。

你在这儿当网管?王杰希说,还挺适合你的。他脚都没带挪,又问,我还没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夜宵?

那天他们步行走了挺远,叶修带他去吃了一家馄饨,路很拐很绕,老婆婆在一个餐车里面煮着呼噜噜的馄饨,摊上还坐了不少人。两个人交完钱坐下静候,气氛一时陷入尴尬,叶修强行打破沉默,说,嗨呀,今天真冷啊。

已经十一月了,杭州的夜晚也在慢慢变长。他解下自己的围巾,叶修刚想开口说不用,就看到他旁若无人地把围巾叠好放在了旁边。混沌的夜色里他看到王杰希隐约笑了一下,说:你把小乔挖走,我还没跟你算这笔账。

馄饨端上来,热乎乎冒着气儿,王杰希的眼镜片上突然起了层雾,什么都看不真切了。眼前的人坐在一片白茫茫里,只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轮廓,好像一下置身仙境。

烟云雾霭里伸出一只手,叶修递过来一张纸巾:有什么账都吃完再算,这家店是我刚来杭州的时候一个朋友推荐给我的,已经很多年了,都是老客人,大众点评上可找不到。

 

 

 

007

他和叶修自那之后聊天又多了起来,窜天大火一发不可收拾。他知道这样不太对,总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可还是这样做了,或许内心中也在期冀他发生。

王杰希想了想那些坦诚相待的日子,其实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分开之后日历哗啦啦流水一样一天天翻过去,他们适应新角色都迅速而熟练。如今重新聊起来天,王杰希觉得可能他们以前本来就不适合以那样的身份相处,如今前尘尽去人是物非,大家都看开了不强求,反倒谁都更轻松了。

司机小王的爱车放在停车位上很久没有启动,司机小王变成了厨师小王,在家积极研究厨艺,荤腥也略有所涉。有一天小王正在做饭,刚端了一碟子菜到桌上来,围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他打开一看,微信上叶修发来语音通话请求——什么时候改回的备注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大约是在荣耀圈朋友都渐渐知道他本名以后,也就随大流改回来了。

他接通,问,什么事?

叶修说,老王,我今天跟老方聊天了。

他说,嗯。

叶修继续胡咧咧:老方天天去你家蹭饭啊?

他说,嗯。

叶修毫不气馁,继续问,你厨艺有没有又进步?

他说,嗯。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说,老王,我巨饿,突然想吃青椒炒肉。

他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一小盘青椒炒肉,说,你什么时候来北京,我给你做吧。

叶修听到这话喜笑颜开,说,老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在你家楼下了。

他还想说什么,被叶修打断:小别怡情,三年够久啦。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215 )
  1. 王no留行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我刚放学,先mark!我爱甜甜老师,爱你1辈子!先隔空热烈拥抱半小时😭😭😭 灯说: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