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昨迟人(下)

#王叶 by甜 

(上) 送给已去学校的 @王no留行 




004

王杰希落在休息室的手机被工作人员收走了,但奈何离微草远隔了千山万水,再拿回来也并非易事。他干脆直接换了个手机号,也没再和叶修提之前的事,在群里说了一声:换手机了,新号186xxxxxxxx。

叶修立马小窗戳他:我手机坏了,以后有什么急事和沐橙联系就好。

他说:好。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到会有什么急事的可能性。

对面没有再回。

 

今年假期叶修没跑去北京见他,他实在也是顾不上了。嘉世内部产生了一些矛盾,近几赛季的剧烈下滑让作为队长的叶修失去了享受假期的资格。公司高层对于他的要求愈发苛刻,他无法为嘉世带来商业价值,也无法在嘉世如今的落魄关头凭一己之力拯救全队,但至少要做做样子,要付出一些无谓的努力,才能让人相信。

他的大哥大和智能机命运相同,去食堂吃饭时弓身捡东西,从屁兜里滑落掉落三楼,饶是再抗摔也经不起这垂直高度,于是寿终正寝。苏沐橙作为见证者也认为他和手机这种东西或许的确没有缘分,于是不再强求,失去了手机的叶修更增添了网友们心中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色彩,就算是王杰希如果想要联系他也只能靠QQ和苏沐橙。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向苏沐橙坦白,但猜测她或多或少看出了一点,尽管如此,需要转接人的沟通还是使他产生了退缩心理。

赶着个周末他去杭州看了他一次,最终变成了嘉世战队两日游,免费给大家当了回陪练,隐约也察觉到了嘉世队员间气氛的不对。他不知道该怎样提醒叶修,或者替他想出一些解决方法,因为他也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物,比起提高个人战力和团队默契,战队内部的矛盾是最难克服的问题。

最终他们还是在那张简陋的宿舍床上做.爱了,挑了一个没人在的下午。两个人忍得都很辛苦,粗重的喘息在闷热的空气里回荡,谁也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走廊里有人经过。今年夏天基本全国性的高温预警,两个人都出了汗,皮肤贴合在一起,黏糊糊的。这种性.体.验有一种格外隐秘刺激的快感,一部分来说很好缓解了近期叶修精神身体上的双重疲劳。

王杰希回程的票定在晚上,搞完匆匆忙忙冲了个澡,穿上衣服还是衣冠楚楚的王队长,叶修套了个裤衩和T恤,收拾床上的一片狼藉。他的房间太乱了,东西多得像是要淌出来,滚到床上之前他在湿热的吻中很费力地才将床上的东西扫落在地,留出两个人能躺的位置来。

王杰希擦着头发说,那我走了。

叶修把散落一地的东西重新捡回床上,盘着腿坐在床中央唯一的一片空地里,说,路上小心,不送你啦。

他看着叶修,领子下方将将盖住的位置隐约透出一块红印来,他故意咬在那里的。他犹豫了一会儿,是否要走过去进行一个接吻来表达他无能为力的安慰,但是叶修把自己围进了一座堡垒,他看了看床周的垃圾、泡面、还有一众被塑料袋套着只能看出模糊色块的杂物,终究还是望而却步。

 

他回到北京之后大病了一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洗完澡头发没擦干又被高铁的冷气吹了,可以说是被打倒得突如其来。王杰希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神志不清,彻底与外界断绝联系。微草聚餐联系不上他,柳非急得差点报警。最终派出已退休成员(老王的邻居)方士谦,承载微草众望来他家框框踹门,老王病中惊坐起,两眼发黑开了门,方士谦看见他整个人瘦的快脱了相,惊得快掉了下巴:小王,你这是失恋了吗。

病号王杰希此时弱柳扶风,顾不上自证,方士谦把他扶到床上,去厨房做了碗面,放了一点西红柿,做得很酸,卖相也寒酸。好在老王此时嘴里寡淡,吃什么都一个味儿,并没有过多嫌弃。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这么个道理,方士谦每天尽职尽责来给他做两碗面条,烧三壶开水排排坐放在床边。在昔日队友不太精心的照顾下,王杰希五天之后高烧暂退,床边儿的手机早没电关机了,他头晕眼花地坐起来,把掉到床底下的充电线捡起来插进手机,手机充进去了点电重新启动,屏幕一亮满屏的消息。

他一个一个点开,发现他重病不起的谣言早已在职业选手群里散播八百里远了,王杰希徐徐滑动手机屏幕观看大家的关心,然后礼貌回复。他来回滑了三遍,和叶修的消息记录还躺在最底下,上次聊天时间是五天前。

正式一周过去的时候他基本上是彻底好了,方士谦继续勤勤恳恳前来煮面,为了方便顺走了他家钥匙,一开锁看见王杰希坐在沙发上端正地观看舌尖上的中国,电视画面精美细致得好像一个文艺片。

方士谦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你总算神志清醒了,你今天想吃什么面啊?

王杰希推了推眼镜,声音冷酷无情活似AI,太好了,我总算神志清醒了,可以告诉你我不想吃面了。

方士谦气得放下钥匙推门而去:不想吃面你自己做吧!

 

他自己简单炒了一个菜,青椒炒肉,只吃了一半。当天晚上吃的时候觉得味道正好,第二天起来吃剩饭,又觉得太咸了。王杰希在家中平时偶尔研究一下厨艺,喜爱做各式绿色蔬菜,有段时间热爱邀请队友前来进餐,倡导绿色健康饮食,队友苦不堪言却又不敢直说,好在这段热情期很快消退,他又迷上了独自一人享受美食的愉悦感。

正吃着饭苏沐橙打来电话,当然深更半夜苏沐橙应该没有什么事要电话联系他,电话接通半天没人说话,但已经开始计费,他听到那头啪嗒一声,好像是打火机的声音,然后是叶修吸了一口吐气的声音。

他问,你病好了没?

王杰希说,好了。

叶修断断续续吸烟的声音夹杂着一阵热风,这个热是王杰希自己想象出来的,我刚训练完,出来买盒烟,想着给你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他说,没大事,普通感冒发烧。

他说完这话,又陷入了很长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说:老王,有些事儿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要说出来。

叶修其实不常这么叫他,他突然想到,好像这样也挺有趣的,像是隔壁老王的代言人。

这回是他没有接话,很明显两人再次同时陷入了思考,他好像听到一根烟吞吞吐吐在叶修的嘴巴和肺里循环的声音,这大多也是他展开的一番想象。但他能感觉到,叶修好像想说什么,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止是叶修一个人,他们都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很久。

王杰希放下筷子,慢慢地等,最后叶修吐了烟,声音听起来总算不那么闷了:咱俩都别这么勉强了,分开吧。

他总算明白了叶修刚才的感受,想说什么,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他选择了那句貌似是最该说的话:

好。

忘了最后是谁先挂掉电话,微信消息还在震,王杰希划开消息,看到被置顶的叶修,点了进去,消息记录停在一个多月前。以前断断续续的聊天记录他一直没有清,有段时间每回点开微信都会跳出一个窗口显示储存空间不足,他删了不少消息,但一直完整留着叶修的。

他想了想,点开头像,把备注又改回了叶秋。

 

 

 


评论(14)
热度(153)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