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伤心故事Ⅱ

#灯老板的睡前故事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个系列,800年过去了我依然还是很伤心,3次元朋友看到请假装没看到谢谢大家配合

我经常会突然跑去和我的朋友老程发一段丧:我好伤心。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老程说,你是不是外星人呀,因为回不去你的家园了,所以莫名的伤心。

我说,我觉得活着好辛苦,每天要承受好多伤心,有的时候我经常想,我是不是应该死在十五岁。

老程说,不应该,你应该死在八十五。

然后他又说,你发什么愁啊,全国都解放了,中华民族已经独立了,你醒醒。

我哭着哭着忍不住笑了,冒出一个鼻涕泡。

我问老程,你难道就不会有觉得很伤心的时候吗?

他说,也有的吧,比如和家里吵架,回去的公交车上还在想,一到家就忘了这事儿了。我忘性大,不想那么多。或者喝点酒睡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说,我伤心的时候喝点酒更伤心了,还容易头疼。

老程说,当然不能一个人喝闷酒啊!!!

老程总是很耐心地陪着我,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提出一些无用的建议和安慰,只是很尽心尽力地让我开心,比如给我发QQ版本更新后那个喂屎的表情。但有的时候会适得其反,有一次我躲在厕所眼泪鼻涕双管齐下,看到这个表情哭得更伤心了,“你们都糊我屎!!”

然后他打来QQ电话(为了省钱),我坐在马桶上和他胡扯了四十分钟,最后一起去打了一局王者荣耀,忘了赢没赢了,反正我们俩的战绩一般都很惨。上学期去网吧的时候大家都在撸啊撸和农药,老程一人坚守在CF第一线从未厌倦,我说,“你来打王者荣耀吧!我把你教成国服第二后羿!(第一是我,但我其实打得很烂)”

当时他不置可否,暑假突然农药中毒,每次聊着聊着天话题最终都会到“打不打游戏”上去。一个假期过去老程居然和我共在铂金段位,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屈辱!(大概所有朋友里只有资历最浅的老程水平和我旗鼓相当,老程是因为经验少,我是因为单纯的菜)

我非常气愤: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只想跟我打游戏!

今年九月三十号的时候算起来老程比我大三岁,而我们居然是同级,想想太可怕了!第二天是我生日,年龄差缩回两岁,他还送了我一副快板当生日礼物。他因为爹妈工作来回辗转,到一个新城市就重新读一遍之前的年级,结果高中二年级就获得了可以开车上学的资格(当然他没有驾照)。我们都说:你个叛徒!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进网吧了!

老程:嘿嘿嘿。

我之前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他说不记得了。反正我知道大概是在九月。后来九月过去,我又去发丧的时候他跟我说:和你说实话,在前段时间我也害怕,怎么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是几号呢,只是不敢想而已。

他年纪大一点,就经常倚老卖老,动不动就说我幼稚,我每回发丧他都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跟我说,哎呀,你愁什么呀?你哪来这么多愁呀?小小年纪的,别成天瞎想。

他长得不显年轻,有三道抬头纹,一段时间梳大背头。我曾经给我妈看过一张同学拍的他,我妈皱着眉头说:这人怎么这么像黑社会啊!因此对他第一印象分极低,一直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直到后来来我家玩才有所改观。老程大喇喇不放心上,还笑嘻嘻给我开玩笑说,我可是你妈认证过的黑社会呢。

其实他长得不仅不凶还很喜庆,尤其是笑起来,只不过向上看的时候抬头纹有一点狰狞。他学说相声的,很有那副腔调,经常还去演出演出,有一回给我发来穿大红袍的照片,乐得我头撞床头柜。

打开老程的全民K歌:《十八愁》《同仁堂》《粉红女》赫然跃入眼帘。我们音乐考试形式多种多样,主要是为了照顾五音不全的男同学,我也从来没听过老程唱歌,他和他同桌总是上演一段儿双口相声,分班以后同桌感慨道,以后我的音乐考试怎么办啊!

以前老程还做过我短暂时间的后桌,那时候我刚来,大家都很拘谨,老程笑得总是很腼腆,但是大家都跟我说离他远一点,他老是无差别瞎撩!当时我想,诶,不会吧,这个人看起来还挺好的。后来我发现是我太天真,现在老程的一介渣男称号响彻我们小群,戏称孩子生了一个小学(老程说:听我解释,那都是别人找我帮忙!)具体原因此处按下不表。(当然还是玩笑意味,老程真的很好,也没有很渣)

熟起来还是一起去网吧的时候,同行几个人除了我的小姐妹也就老程还能说得上话,其他几个网瘾少年打起游戏来谁都不理。有回我和其中一个吵架,背着包就走,机子都没退,坐上车发现东西落下了又回来拿,老程追我下来,我正好在点烟。他说,哎,你。

看我吸了一口,他问,第一次抽吗?我说,当然不是。他说,那我也不管你了,还是少抽。

后来他陪我溜达了好远,我坐在路边台阶上抽完了整整一盒烟,老程一个长得像社会小青年的却是零不良嗜好着实可贵。我和他说起来我以前的事,以前大把大把的不开心,他在一旁听着,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当时路边的人来来往往,不知道为什么都纷纷侧目,有一个老大爷还过来拍打拍打我,说,帽子摘了我看看?哎?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抽什么烟啊!不还是学生吗!口音比较重,我反射弧长,抬起头半天才明白,只见老大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老程赶紧起来把老人家扶走,说,哎,哎,您别管她了,谢谢您啊。

我第一次大街上抽烟被老年人劝阻,心情五味杂陈。我说,你信不信,他回家就得把我当反面教材拿出来说一说。

我们的交情从几小时几小时的QQ电话得以牢靠,我好几年没跟人打过这么多次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其实也没有那么多话好说,可是总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过去这么久。好多次老程到最后声音迷离,困得马上就要睡死过去,但还要重复进行一段认真的解释,一直说“哎我太困了,困得都不清醒了,我挂了啊,不说了”。

后来因为我总是起不来床,我妈拜托小程同学每天早晨六点给我morning call,老程每天尽职尽责工作日准时上岗(有时还提前上岗),成功改掉我赖床恶习(虽然好多次我挂了电话继续睡还是迟到),我妈对此感激涕零,对老程的好感度直线上升,天天满嘴小程同学小程同学,引得我小姐妹争风吃醋。

昨天他问我要不要狗,我睡醒才看到消息,问他怎么回事,他发来一只黑色泰迪照片,小小的很可爱,说,可惜已经送走了。然后发了一串语音,声音听着很不好受,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哽咽”。他说,皮皮死了。

皮皮是老程之前养的狗,一只腊肠,人家送的。他除了知道叫皮皮其他一无所知。养了没有很久,几个月时间,但应该也有了感情。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语无伦次的他,一句话前前后后能说好几遍。

他听起来也很伤心的样子,皮皮可能是在外面吃坏什么东西了,周五埋的,瘦的都皮包骨头了,以前一抓都能抓起好几层来呢。人家又送来一只小狗,很可爱,可是不敢养了,怕养不好,就决定直接送给别人养了。本来想问你要不要,但现在已经送走了。

老程应当是最不能理解我那么多铺天盖地无由的伤心的人,可他依然随时都保持100%耐心地听我叨逼叨,试图让我开心起来。这回转变了角色,伤心的变成了他,我却觉得很无力、很徒劳。

我赶紧进行了一番手忙脚乱的安慰,想到死去的皮皮,也觉得心里有一点难过。

最后他说,打不打游戏。

然后我们又去打了一局王者荣耀。

评论
热度(36)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