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风眼(上)

#方橙

/忙得一团乱麻,这篇写了一个多月了都没写完,本来想完结一起发,现在来看需要先发出来找一找动力……游戏背景非荣耀有参考,实在对玩游戏没灵性,就随便写写。私设有。

/纪念我们的朵朵💕

 

16岁那年苏沐橙终于被准允踏入网吧。

最重要的一方面原因其实是,叶修终于可以名正言顺进网吧不被逮了。以往他自顾不暇,更别提带着个拖油瓶上蹿下跳,谁曾想彩头来的好,未成年女子高中生苏沐橙第一次偷摸进网吧就被查了个正着,机子还没来得及开就听见叶修他哥们儿火急火燎冲上来说,“叶修带着你妹赶紧从后门儿跑!妈的哪天不来偏偏这天来!”

一行人里就她一女高中生,未满十八,青涩懵懂,其他都是浸淫多年历经风雨的老手,况且早已过去青春年岁,直直奔二,不再用担惊受怕。叶修抓了她手腕不慌不忙进了厕所,推开一个暗门顺着楼梯下去,到了网吧后门。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叶修塞嘴里那颗烟一直没顾上点,此时才慢悠悠点着,“最近创城,查得严。”

过一会儿叶修哥们儿也叼着根烟从后门下来,苏沐橙这才顾上好好瞧他几眼。胡子拉碴,长得实在着急了点儿,一看就像是日夜颠倒自暴自弃的网瘾青年。他说,“走吧,咱换个地儿,这边指不定一会儿又来突击。”目光瞥到苏沐橙,他叹了口气,“不得不说,妹子你也运气太好了点儿,我这好几年没跑过了还有点儿紧张。”

叶修嘲笑道,“你跑啥?你这脸可没人会认成未成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诶嗨你这人……”魏琛正想骂他,又顾及到旁边一个俏姑娘在看着,于是哼哼两声,“看你妹在,给你留个面子,一会再决胜负。小苏啊,哈哈哈,叫我魏学长就行,我魏琛。”

苏沐橙想,这人真逗。叶修揽她过来,说,“别搭理他。到底上哪儿去?”

魏琛从下楼就一直低着头在和谁聊QQ,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应声,“去朵朵吧,方锐在。”

三人拦了辆出租直奔堤口,苏沐橙对这片儿不熟,看着车窗外飞过的树的模糊轮廓。叶修跟她介绍,“堤口那边儿一溜的网吧,我同学在那儿玩着呢,等会儿见他还是不用搭理,跟我打游戏这几个没啥正经人。”

魏琛从一边儿“哎哎哎”打断他:“你说方锐就算了,我怎么还不算正经人呢?我老魏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朵朵也是个网吧,门口放着个易拉宝,苏沐橙站前头看,没忍住就跟着小声读了出来:

“大兄弟:听哥一句劝。放开双手,走出网咖,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白天去阳光里走走,骑骑自行车,爬爬山,天黑了约几个好友喝喝茶,聊聊天,随便做点什么。一天下来,你会发现,还是TM上网有意思!”

有点粗俗。但是她还是没忍住,扑哧给笑出声,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在没人注意到她在这嘟嘟囔囔了些什么,魏琛叶修到地方直奔旁边通向二楼的楼梯,结果发现门被锁了,又下来走正门,看苏沐橙还傻愣愣站网吧门口看着那个立牌,叶修说,“你傻站那儿干嘛呢,走了。”

“哦哦。”她急忙跟上,看俩人熟稔地交完钱哐哐上二楼上机。环视一圈儿网咖条件还挺好,大屏幕沙发椅,中小学生还不少。原来根本不查证,她想,白紧张这么久还想了一套说辞。

谁知一上二楼环境立马直降几个level,就是最简陋那种小网吧设施,网咖都称不上。魏琛看出她心中所想,解释道,“一楼条件好也贵,最近你哥经济也紧张,委屈你了哈。”

“没关系。”她从叶修旁边座位坐下。叶修正跟左边的人说着话,她想,这应该就是方锐了。方锐忙着专心致志打游戏,脸也不扭头也不抬,看不出正脸模样,比魏琛叶修捯饬的稍微干净利索点,不过也没好到哪去,耳机摘了一只,手上操作一点儿也不松懈。

苏沐橙游戏玩了俩小时他才站起来动了动,叶修叼着烟含混不清地问,“买饭去么?给我带份板面。”

“饿了自己买,我撒尿去。”

说完这话他才注意到叶修旁边还坐着个苏沐橙,想收回刚刚的粗俗言语已经晚了,他讪笑了一下,“这你妹啊……百闻不如一见,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

叶修呵呵了一下,“别拍马屁了,说再多好话也拯救不了第一印象分。”

苏沐橙正在游戏中,一打三激战正酣,方锐和叶修的话其实啥也没听见,眼见只剩个血皮,谁知估计错误闪现还在CD中,立马被围住群殴到回城重生。她叹了口气正准备伸个懒腰,手好巧不巧顶到什么东西,有点软,凹下去一块,她惊了一跳回头去看,方锐捂着肚子哎哟哎哟叫。

她顾不上游戏,赶紧从座位里跳出来,十分紧张地看着方锐,“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你没事儿吧?刚才没注意你在后头,真的抱歉……”

叶修弹弹烟灰不置一词:“他就戏精,没事儿。”

方锐直起腰笑嘻嘻地说,“就碰了一下,没事没事,你不用紧张。”

“沐橙是怕你再讹上我们俩。”

叶修的嘴炮大家习以为常,苏沐橙没忍住笑了,身后屏幕上小人复活成功,还站在复活点一动不动,谁也顾不上搭理了。方锐伸出一只手,自我介绍道,“我是方锐,你好呀。”

没等苏沐橙准备伸手握住,那只手被叶修一把拍开,“还从这儿废话,我看你是不憋。”

不提醒倒好,这么一说酝酿几个小时的尿意从前列腺直冲天灵盖,伸出的手急忙大转弯挥了挥,“先走了,等会再见哈。”

这一会儿等的有点久,魏琛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身边人消失很久了,他问,“方锐人呢?去厕所啦?都多久了,这是掉坑里啦?怎么还没回来?他带纸了吗他。”耳机没摘,嗓门震天响。

叶修站起身来,“可能真是,好像没带吧,我看看去。手机也没带,忘带纸估计也不知道跟谁说。”

刚起身“曹操”本人就从楼梯上冒出个脑袋来,手里俩塑料袋还热腾腾冒着气,“你要的板面。我给苏妹子也买了份儿,不知道她爱吃啥,我就让人家什么都放了点儿。”

魏琛问,“我的呢?”

方锐义正言辞:“我就两只手,拿不了。你要饿了自己再买去,正好给我也捎一份儿。”

魏琛强烈谴责他这种见色忘义的行为,一边不忘嘟嘟囔囔提醒叶修和苏沐橙小心他居心叵测。苏沐橙接过板面,笑着安静听,冲方锐用嘴型道了个谢。

方锐眨了眨眼睛,冲她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一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啊”,继续和魏琛叶修斗嘴。

她本来把这句当作没话找话的无厘头,没放在心上,回家路上偶然抬起头来看,发现月亮果真清清亮亮,圆的喜人。昨天是中秋节。

 

方锐是叶修大学同学,魏琛早他们一届,一个寝室的,再加上都是网瘾青年,经常一起逃课通宵打游戏,才开学几个月就很快熟了起来。叶修虽然是本地人,可奈何大学城偏得像在村里,平日进城一趟都难,住校也顾不上管苏沐橙。

高中学业紧,留给苏沐橙去网吧打游戏的时间也不多,只有十一小长假的时候又见着他们一回。魏琛和方锐都不准备回家,已然做好七天都住在网吧的准备。苏沐橙本来在家认真学习,被叶修一个电话叫去送棉衣,草草照面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回来了,坚决抵制住了网路诱惑。

那个时候她还不怎么会打扮自己,发型也是烂大街的空气刘海,额头上隐着一颗很不明显的青春痘。但胜在满脸胶原蛋白,笑起来阳光灿烂,是不用打扮也最好看的年纪。方锐看着她的背影感慨,“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有这么个妹妹,可一点儿不像你。”

魏琛道,得亏不像他。

叶修掐了烟语气平淡,“本来就不是亲妹。”

二人惊掉下巴。本想再追问几句,看叶修一脸凝重故作深沉“不可说”的样子又齐齐闭了嘴,觉得其中隐情不小。只听叶修补充道,“是比亲妹还亲的妹妹。”

魏琛说,“你在外头可别这么跟人说,一下就洗不清了,人家沐橙干干净净一姑娘,还得找对象呢,可别被你毁了名誉。”

 

亲兄妹尚且成天斗嘴打架,更别提这不是亲兄妹但自诩比亲的还亲的俩人了。

苏沐橙的青春期尚且平稳,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爱使性子的女孩儿,也无处撒娇耍赖去;叶修的青春期将将过去,也没体会出个什么滋味来。不过同在屋檐下总得看出对方点儿不顺眼来,小事一点一点累积,就迎来了爆发的那一天。

那一天谁出门都没看黄历,不知道今天会吵架,吵得还难得挺激烈,交战地点就在朵朵。

吵得什么不再赘述,毕竟公共场合那么多双眼看着,苏沐橙要面子也不好意思大声说什么狠话,最后眼一瞪拎着包就扭头走了,眼眶子里盈着什么亮晶晶,机子也没退。叶修安然坐在座位上继续打游戏,旁边俩人看的都傻了,方锐说,“我出去看看吧,情绪激动最容易出事。”

天已经冷起来了,可惜南方没有暖气。方锐的秋膘噌噌贴,入秋后体重飙升,就没再降下来。他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下楼推开门,看见苏沐橙背影,还在不远地方,穿得不多,围巾也落在朵朵忘了围,寒风里单薄到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想到这他打了个哆嗦——出来的急,自己也忘了穿外套,风直直从袖子里灌进来,寒意彻骨。

方锐自我洗脑一万遍:朋友的妹妹自然要多关心关心,她老哥啥也不管,你怎么忍心冷眼旁观。

他追上去,把围巾递给苏沐橙,“哎,你围巾忘拿了,你哥叫我下来给你送。天太冷了,早点回家吧。”

苏沐橙脸上还有泪痕,被十二月的风刀子早早刮干,看到他连一贯有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接过围巾围上,不经大脑思考突然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我不想回家,你能不能跟我走走?”

谁知方锐愣了一下爽快答应,“我上去穿个外套就来。”

他利索上楼拿了手机拿了外套,跟叶修说“我陪她走走”,又去前台先退了机,把苏沐橙的一块儿也退了。苏沐橙还等在原地,带上围巾看起来暖融融了些,刘海有些长了。他把找零递给她,手缩进口袋里,问,“你想上哪儿去?”

苏沐橙心情有转好迹象,脸上泪痕也被擦了干净,“我也不知道去哪。”

方锐说,那就顺着走走吧。

俩人一路无言,走到一半方锐终于忍不住问,“太冷了,我抽根烟你介意吗?”问完又觉得不该问,说,“算了,我蹦哒蹦哒就暖和了。”

苏沐橙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吸二手烟都习惯了。你抽吧。”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严词拒绝才能一表决心,可是五脏六腑都被风灌的凉了,方锐冻的想吐,此刻必须抽根烟暖和下。他停下脚步,手挡着风点火,火星子好几下才着陆,苏沐橙在前面等他,看他说话时吐出烟雾,说,“走吧。”

一瞬间又使人分不清。到底是这个季候携卷的雾霾,还是从方锐嘴里吐出的烟。

她想,诶,不该这样的。才见过几面,话也没怎么说过,怎么就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两个人在冬季空荡又颓败的街头散步。马路两边树都秃了,落叶都在秋天的时候被打扫干净,现在枝上所剩无几,只露出灰色的树干,像一副空空的骨架。

太冷了,路上都没有什么人。天是灰的,马路是灰的,房子也是灰的,方锐穿了一件橙色的羽绒服,灰茫茫天地里醒目的像个橙子味芬达,在她旁边安静地吞云吐雾,抽完一根把烟头扔到地上拿鞋底碾灭,就没了后续。

她想,我也许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方锐恰到好处地向她伸出了好意的手。

那天他们进展神速,交换了微信和游戏账号,方锐心中一直以来对这对兄妹的疑云也被一一道破。苏沐橙说起她哥哥,说起叶修,说起许多她从未和别人提起过的事情,也不能称之为秘密,只是压在舌底沉寂太久找不到出口。十七岁的女孩儿,心门上锁了太久,一被打开埋藏的心事就咕噜噜一个个向外涌,方锐就像个储藏柜,把这些心事一个个排列整齐收进抽屉里摆好,再把抽屉关上。苏沐橙没叫他在柜子上上锁,可他还是自觉地把这一切锁上了。

黄昏的时候太阳落山,天空也泛出隐约的橙色来,不再是灰蒙蒙一片。余晖打到身上,竟然觉得暖和了一些。方锐把苏沐橙送上车,目送她离开,说,“到家记得发个消息,别让你哥担心。”

苏沐橙点了点头,还给他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方锐想,哎,年轻真好。干什么都充满朝气。

 

冬天真要命,手指都僵的不行,方锐天天被冻的不想下地,趴窝转战手游,被叶修和魏琛好好嘲笑了一番。可是宿舍里也冷的不行,他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留了一条换气的缝,打开微信发表了一下感慨。

苏沐橙捂着个大花暖水袋奋笔疾书,还战斗在与作业交战第一线,旁边手机滴滴滴一直响,消息不断。她甩了甩手拿起来看,同学来要作业抄的消息居多,还有网易云“这个冬日,找到温暖你的人了吗”的无聊推送,再然后是方锐的一条:好羡慕北方人啊,有暖气。我要冻死了。

她意念回复了一下网易云:没有。然后同学的消息暂且放在一边,推送也一如既往置之不理,她点开那个绿色的小图标,说:我也是,手都僵了,写作业效率大大降低。

过了一会儿方锐说,打不打游戏?

虽然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但苏沐橙想了想,干脆回答道:打。

方锐:我刚去暖了暖手,否则影响操作。

于是打了两局游戏。都是苏沐橙mvp。也许是被寒冷激发了斗志,苏沐橙以一打五把对方肛到全灭。

鬼迷神疑:五连绝世666,大佬求带飞。

沐雨橙风:哈哈,关键时刻靠闪现。

一整个冬天方锐都赖在床上和苏沐橙打垃圾手游,游戏亲密度嗖嗖地飙升到第一,拉开其他人好长一段儿。苏沐橙发来一个亲密关系申请,他没仔细看就点了同意,再一定睛,发现两人已然成为“闺蜜”,每回打游戏ID旁边都有个粉色的小图标。

鬼迷神疑:???

沐雨橙风:这样你玩人妖号会更逼真一些。

鬼迷神疑:。。。


待那颗象征亲密度的小心心总算达到了峰值的时候,苏沐橙升到了高三。他们一整年没有见面,苏沐橙也没去朵朵再打过游戏。

过年的时候方锐打了个电话来拜年,两人通话没有两分钟。电话是打给叶修的,奈何叶修忙着端盘子上菜没时间跟他多废话,点了免提直接丢给苏沐橙拿着。

听见方锐在电话那头儿说,还不知道今年过年该许什么愿望好。

接话的变成苏沐橙:我过年从来不许愿。不过,她补充,还是过得很幸福。

方锐说,“那祝你来年也幸福吧,年轻人就是好。熬过这一年,考个好大学。可别学你哥。”

叶修端上饺子,朝这边看过来,嘲讽道,“你让他别倚老卖老。”

苏沐橙没转达,只是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对电话那头说:“谢谢啦,那我祝你来年能找到女朋友吧!”

方锐想了一会儿才应声:“那什么,还没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恭喜你成年啦,以后不用再偷偷摸摸进网吧了。”

苏沐橙想起那个仓促而狼狈的第一回,抿了抿嘴唇,“等我高考完,再一起去打游戏吧。好久不玩儿了,怕是手都要生。”

方锐只说了四个字。


“来日方长。”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04 )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