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历险记

#轰爆 by甜

/第一次挑战这个梗,年龄差有,私设满天飞




八百万国王唯一的女儿已经到了快要嫁人的年龄,从她一出生国王就开始为她的婚配问题而忧虑。有一位智者向国王出主意:听说在国家的最西部有一条龙,不如挑选出勇者去征服他,谁杀了龙就可以迎娶公主。


智者曾经德高望重,见证了这个国家几代国王的成长,谁也不知道他多大了。在国王小时候就记得他的白胡子已经长到拖地,走路时总是差点被自己绊倒。


国王看着他浑浊的眼睛,忐忑地想起一些传言:他的超能力还在吗?年纪都这么大了,不会真的老年痴呆了吧。


但权宜之下,国王只能听取了智者的建议。公主十五岁的时候,国王开始在全国举行超能力者的比赛,唯一的胜出者可以获得勇者的称号,他将带着国王御赐的宝剑,赶向西方的神秘山脉,去征服那头恶龙。


被挑选出的第一个勇者叫爆豪胜己,他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凶恶和暴躁的青年。国王亲自观看了决斗那场的比赛,看着他将对手揍得头破血流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有些犹豫,他打架的气势看起来像是村落出身的小混混。可是诺言已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许下,反悔早已来不及了。


算了,至少他很强,国王想,这点毋庸置疑。如果他能杀死恶龙,相信公主也会对他刮目相看。


爆豪带着全国人民的期待上路了,然后他再也没有音信。国王心中五味杂陈,又喜又悲,一年后他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又举行了一次比赛,选出了第二个勇者。


第二个勇者上路了。他也同样失去了消息。


人心惶惶,都在讨论勇者被恶龙杀死了。恶龙是一头喷火龙,他住在火山群落的岩洞里,饮岩浆为生,吐出的火可以烧尽一片村庄。来参加勇者比赛的青年们也渐渐打起了退堂鼓。



 

公主已经快要十八岁了,如果今年挑选出的勇者再次失败,国王就将要答应公主曾经的要求,但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他不希望公主孤身一人去冒险。


但第三年开始报名参赛时门可罗雀,国王的重臣安德瓦为了维护皇室的尊严,决定派出自己的儿子去执行这个危险的任务。他的能力既有火也有冰,说不定可以很好的克制住龙。


第三个勇者的名字叫轰焦冻。


他只是象征性地走了个比赛过场,便收拾行囊准备踏上寻龙的旅途。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临行前轰接到公主的召见,公主从她的身体里抽出一把宝剑,郑重地放在他的手心,说: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去寻找恶龙,这把宝剑送给你。


轰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惊讶地问:之前的勇者,他们难道没有去寻找龙吗?


八百万说:实不相瞒,因为三年前我与父亲相约,如果我十八岁前他还没有为我找到如意郎君,就答应我出门自己寻找心上人。我还没有离开皇宫独自冒险过,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第二个勇者在老家还有喜欢的姑娘,他只是缺钱给母亲治病才来参加的比赛。这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渴望自由婚姻!


轰说:那他们……


八百万叹了口气:之前的那些勇者我都让他们拿着一笔足够后半生衣食无忧的钱去隐姓埋名生活了,寻找恶龙太危险了,我不希望闹出人命来。但你还背负着你父亲和皇室的希望,也许不得不踏上这条艰险的道路了,我很抱歉,轰,祝你一路平安。我会为你在皇宫里祈祷。


很明显,公主并不喜欢他。尽管他们算是从小的玩伴。


轰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也并不想娶公主。他只是拯救皇室尊严的一个牺牲品。但是他并无怨言。轰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尽力拖的久一点,等到你踏上旅程后再归来。


公主冲他感激地笑了笑。

 



于是他背着公主赐他的宝剑,踏上了寻龙的漫漫征程。


他一路向西,为了拖延时间,在每个路过的村庄走走停停,看遍了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轰想,也算是一次不错的体验。来到传说中的神秘山脉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公主应该已经踏上旅程了吧,他想,而轰焦冻将会作为第三个“被龙杀死”的勇者,也会是最后一个。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他辜负了父亲寄托的期望。


恶龙所在的神秘山脉翠绿绵延,鸟语花香,自然风光宜人秀丽,丝毫不见传说中熔岩遍布乌云压山火山群的影子,他想,难道离传说过去了太久,这里也已被绿化建设了?或许沧海桑田,火山群的确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只不过无人踏入过这里罢了。


他按照智者所给的地图找啊找,怎么也找不到恶龙所在的山洞,从上一个村庄补充点口粮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轰连赶了夜的路,觉得此时有些饥肠辘辘。


他从树下挖出了几朵菌菇,在泉水里洗了洗,生了火准备烤烤吃,火苗跳跃滋滋啦啦的声音很大,轰坐在火堆旁百无聊赖地烤着蘑菇,正准备尝一尝有没有熟,突然被一个大嗓门喝住:哎!你干什么呢!


他吓了一跳,手里的蘑菇掉了。好不容易采到的蘑菇呢,他惋惜地想。


一个青年从树后冒出来,他穿的破破烂烂的,像是原始的野人一样,但还算干净。头发炸着,一脸的不高兴。


他问:你是国王派出前来杀龙的勇者吗?


轰点了点头。


青年看了一眼地上的蘑菇,烤的黑糊糊的,非常嫌弃:像你这样连毒蘑菇都不辨的勇者,是怎么活着走到这儿来的?


轰看出这人脾气不好,不想与他争论,况且他的确救了自己的命。青年继续说:把火灭了,我带你吃点好的去。


这种好事没有不听的道理。他乖乖跟上。

 



青年似乎从这座森林里住了很久,他七拐八拐进了一座山洞,里面家具日用品应有尽有,大多数是自己手工做的。他似乎很久没有和人交流了,意料之外的和轰说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话,没有什么条理和头绪,凶巴巴的外表因为话多而稍微软化了一些。


轰吃着他准备的食物,问起正事来:你知道这座山里的恶龙在哪吗?


恶龙?青年重复了一遍,倒三角眼里出人意料的带了些笑意,看起来泛了坏水儿。他从里屋拿出一把宝剑,和轰别在腰带上的那一把几乎一样,可以看出都是出自八百万公主的手笔。


来杀恶龙的人都被我吃掉了,他举着剑逼近轰,恶狠狠地说,我就是那头恶龙。怎么样,害怕了吗?


说罢,手心迅速向外发射了一朵爆炸的火花,火花跳出山洞,零星的火点落到殷殷草地上,迅速露出焦枯的痕迹。


剑停在离他还有几寸的地方,轰吃着肉饼,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你好厉害哦。他说。自己说完都觉得有些冷。


青年易怒的性格又体现出来,他气得跳脚,额头上爆出一根青筋,显然对轰的反应很不满意。他指着轰手里的肉饼说:信不信下一个就吃掉你,把你也做成肉饼,把你的剑也挂在我床头的墙上!


轰咽下最后一口,看着他,又乖顺地点了点头:爆豪前辈,我以前真的觉得你很厉害。


你怎么知道是我!!!!青年大叫。


说完立刻就后悔了。或许还能再假装一会儿的,他一把扔掉宝剑,盘腿坐在地上和自己怄气。我才不想当什么所谓的勇者!他说,老子从小的愿望就是可以当一头龙,多威风啊,只可惜物种不同。


爆豪前辈,轰顺势坐到他旁边,诚恳道,你比赛的时候我去看过。


靠!青年爆出一声怒吼。那你岂不是早就认出我了!


我怕你不想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轰说。


那你刚才还拆穿!!!爆豪显然对他的真诚度表示怀疑。


只是觉得……他皱着眉头,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良久才姑且算是找到:前辈有一点可爱。


可爱?!爆豪额头上的青筋更加明显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说他可爱,还是个毛孩子!


轰见好就收,不再提这一茬:公主告诉我,她给了其他勇者一大笔钱,让他们隐姓埋名地去生活,为什么前辈你还是来到了这里?


爆豪冷哼一声,我现在不就是在这隐姓埋名地生活么!那么久不见个活人,老子都快不会说人话了!


谁稀罕那点荣华富贵,迎娶公主更不是他的目的,他忿忿道:我可不是懦夫。


轰继续虚心发问,那你见过龙吗?


龙?爆豪听到这话,突然爆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龙,老子要见过龙早去和他拜师学徒了!我告诉你吧,这座山上根本就没有龙,再往西也没有,再再往西也不会有!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龙!


轰说,那……


那些关于龙的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么多人众口相传,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爆豪睨着他,看你的能力,是烈焰英雄安德瓦的儿子?


他点了点头。烈焰英雄是父亲年轻时的名号。


你的父亲恐怕还没告诉你吧,爆豪从鼻孔里哼出一个音节,当初以龙的名义烧了一个村庄的,就是你父亲的父亲,这个地方本就是皇室为自己准备的一个世外桃源而已,龙只是一个防止别人踏足这里的幌子,只不过上一任国王突然病死,似乎忘记了和后人交代。


轰的眉目瞬时沉了下来,爷爷?爷爷不会平白伤及无辜……


没有伤及无辜,爆豪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怎么这么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皇室安排的一场戏,你怎么还不明白?


轰对他的话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他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森林深处有一座城堡,里面记着皇室的史书,包括这座城堡的由来。你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看。


轰未加迟疑便点了头。




跟着爆豪来到城堡,总算确认了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毕竟以他一人之力无法建出这么恢弘的城堡,也无法写出这么高深的史书,这点显而易见。轰选择了相信他。


轰想了想还是拿走了那本破破烂烂的史书。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还是要拿回去给国王看一看,他说,皇室一直以来居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出财产,还误以为是一处禁地,真荒谬。


说罢他想起来什么,看向爆豪,我答应在公主出门云游后再回到皇宫,如今不出意外她已经踏上了旅途,我还有许多人要交待,必须回去不可。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他一直看着爆豪,眼光亮晶晶的,带着一些真诚的期冀。爆豪也一直看着他。两个人都没有接着开口,在目光中似乎交流了一些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东西。


最终爆豪别扭地打破沉默:世外桃源固然好,一个人也呆倦了。


 


于是第一个勇者跟着最后一个勇者踏上了寻龙的归途,他们拿着公主赏赐的宝剑,一路披荆斩棘,顺利回到了皇宫。所有人在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都沸腾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国,包括已经在山川湖海游历的公主的耳朵里。


国王特地举办了一场公开的召见仪式,来围观的群众如江海滔滔,挤满了皇城。


国王问:轰勇者,你为何去了那么久才归来?龙顺利杀死了吗?


他看到那把剑上并没有血迹。


轰焦冻行了一礼,低头双手奉上宝剑和那本古老的史书:没能杀死龙是我的失职,我没有资格迎娶公主,愿听国王的处罚。


满座哗然。


爆豪看不下去了,在一边不耐烦地嚷:他是在半路上捡到了我才耽搁到现在的,那条龙太厉害了,我伤得很重,拜他所赐才重新像这样活蹦乱跳。


轰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他的口型在说,你怎么那么蠢?


国王示意所有人肃静,他接过那本史书,翻阅了一遍,然后沉默了良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最终,他接过了轰与爆豪手中的宝剑,悬挂在王座的一左一右,起身说道:轰勇者与爆豪勇者都是英雄,他们虽然没有杀死龙,但是却将龙从这片大陆永远的赶走了,留给了我们一片安宁的乐土。


所有人热烈的鼓掌欢呼起来。


皆大欢喜。



 

在一片轰然的掌声中,轰问向旁边的爆豪:那么你说,智者当初为何要让国王派出勇者去杀龙呢?


这点他始终感到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国王西部山脉的事情呢?省去这么多麻烦,多好。


爆豪向智者的方向望去,他站在国王身后,应和着拍着手,露出一个无邪的微笑。白胡子长长的拖着地,像是雪一样的瀑布。


或许,爆豪说,真的是如传言那般。他可能真的忘记了。


他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被一个寻龙的少年找到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90 )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