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双黑 by甜

/同居没营养小甜饼,之前参的一个一言难尽的合志的稿,看了一眼去年5.22写的,都一年了应该可以发出来了吧……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篇有肉渣还屏蔽我!图片如果翻车了大家及时告诉我~


 

正式开始同居之前他们进行了一次特大采购。

“再买套洗漱用品吧。”太宰不顾身后购物车满满当当的一堆杂七杂八,走到收银台前还是不甘心地最后抬手捞了一把。

“买个屁啊,”中原说,“家里都有。你看看这都多少东西了,你别再瞎买了好不好。”

太宰一脸理直气壮,“不是配套的啊,至少买个情侣牙刷吧?”

中原嘁了一声,暗骂他狗屁形式主义,但还是没再阻止。

结完账俩人一起提着超大号购物袋朝地下车库走,一人一边儿,还挺温馨的样子,实际上都被中原靠重力异能吊着,太宰一点儿力不用出,他也不能出力。

太宰问,“昨天我搬出来的时候,你猜国木田说什么?”

中原右手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啪嗒摁开车锁,漫不经心道,“说什么?”

太宰咯咯地笑,和他一起把购物袋放到后座,“他说我凤凰男,攀你高枝儿,港黑干部大人。”

中原表示赞同,“可不是吗,你要房没房,要车没车,工资还没我高,不就是傍我。”

太宰趁机吃了个豆腐,赶紧把他搂怀里来,“大款,别甩我啊,我现在是除了你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这情话说的有点酸,中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是很善良地没有狠心推开他。

 

在一起交往不过是上个月的事情,当时可谓震惊了全横滨地下势力。谁都没想到港黑和武侦第一桩联姻不是还在拼了老命追医生的柠檬,半路上杀出了个太宰治,突然昭告天下:我和中原在一起了,大家该给红包的给红包啊,自觉点。

这事儿简直来的突如其来毫无预兆,两方家里谁也没提前听闻一点风声、看出一点征兆。爆炸的吃瓜群众凑在一起紧急八卦,看看自己是不是漏下了什么蛛丝马迹没有捕捉到,始作俑者在一边儿给对象打电话,“哎,什么时候下班?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中原还在外面办任务,擦着枪拿脖子夹手机,手机突出半个肩膀来,看起来摇摇欲坠:“啊,刚办完,行啊。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吧。”

“在你办公室里,”太宰说,“我原本以为你在总部来着,就来找你了。”

“你来怎么也不提前……”

“对了,”太宰截断他的话,“我看时机合适,顺便公开了一下咱俩的关系。”

手机啪嗒落了地,电话还没挂断。

中原中也就这样被动公开了自己如今非单身的事实。

好在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大家适应了之后倒也都显得见怪不怪,其实是懒得多看这两个辣眼睛的狗男男。太宰每天都准时来接中原下班,加班的时候就坐在办公室等他,港黑前台小姐想,原本以为他们凑一块只会打的房顶都掀翻……现在看着二人相安无事一起离开的背影,只能说万事皆有可能。

 

的确是万事皆有可能,中原打死也想不到有一天他眼中的太宰竟然会有点可爱,恋爱中的人脑子多半有坑,他很想由内而外再给自己脑子一拳把那坑打平,然而也就只能是想想了。

他和太宰打了太多年,两个人都有点乏了,眼见着都是快奔三的人了,后辈面前成天打的灰头土脸也太没面子,于是相约新一岁起放下恩怨心平气和和对方友好交流。

漫长的中二期过去后,他们看彼此都顺眼了不少,太宰为了表示诚意(包括对于曾经砸他车和羞辱他的歉意)还带了瓶好酒来,中原虽然对他的诚意表示将信将疑,但美酒当前其他都是次要,于是就痛快喝了。

然而一时的痛快终究会造成一生的后悔。中原多少次都栽在酒上,偏偏是没有记性。

喝多了没什么,喝多了瞎说就有什么了。要说酒后乱性倒是没有,他醉的都硬不起来了,太宰虽然没醉,但好在还有点道德底线,没有乱来。他俩坐在酒吧一个角落位置的卡座,开始瞟姑娘,瞟来瞟去没瞟见几个中意的,中原推推他:“你怎么回事,你平常桃花不挺旺的吗,怎么今天一个好看的都没有。”

太宰耸耸肩,一脸无辜,“我也很纳闷啊,每次和你在一起都没有什么桃花,你专门克我的吧。”

中原一听不乐意了,指指自己酡红的脸蛋子,问,“小爷我不比那些姑娘好看多了?你还不满意了?”

太宰一脸看好戏的准备继续听他胡说,也开始广撒套路,“姑娘能做我女朋友,你能干啥?”

醉酒的人多半智商也被泡烂了,中原想都没想,“我能做你男朋友啊。”

……行吧,大错就此酿成了。

 

点我看只有两段的无轮车

 

再一天上班的时候他觉得有点腰疼,于是敲了敲自己后腰,正好被路过的芥川看到了。不过也好在是芥川,芥川神情复杂地冲他打了个招呼,没有过问其他的就走了,中原对此感到很满意。

最近没有什么要外出执行的工作了,杀人放火的坏事基本都干完了,不过是平常坐坐办公室,下午也不用再加班了。

他罕见地午睡了一会儿,又罕见地做了个梦。梦到了十几岁的时候,他和太宰为了执行任务,要学炸油条,太宰炸的黑暗料理他想想都头昏,后来上头给他们盘了个早餐铺,一个人炸油条一个人收钱接待,度过了一段儿挺自由自在的日子。

他醒来,又去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吸了根烟,放眼窗外,发现刚下过了一场雨,现在已经出来了火烧云,粉红色的,像是翻覆着的锦浪。他想起哪本书上说,火烧云的出现,代表着天气暖热、雨量充沛、万物蓬勃生长的时期即将到来。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是柠檬,趿拉着木屐,也叼着根烟,齐刘海下一脸哀愁。他大概知道对方是在为什么事情哀愁,无能为力地拍了拍肩以表安慰。

柠檬古怪地打量了他一眼,说,“你今天是不是扎错领带了……”

他低头一看,的确,这么风骚的一条,不太是他的风格。

他说,“早上起晚了,出门时候没在意,随手抓了一条。”

柠檬嗳声叹气了一会儿,感慨道,“真好啊。”

好吗?他想了想他和太宰治,其实也算前途未卜,不知道什么时候谁就先玩腻了,他们都不是能在感情上有太多热情的人,只是都赞同及时行乐罢了。

不过眼下好像的确也还不错。

 

电梯门刚打开他就看到自家门敞着,太宰正在玄关换鞋。门口的鞋摆的乱七八糟,他们俩谁都懒得收拾,索性就继续这样凌乱下就去了。太宰美其名曰“凌乱更有家的温馨”。

“咦,”太宰回头注意到他,“你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他顺手带上门,太宰走到冰箱前面开始快速搜索今晚想吃的外卖电话,嘟囔道,“我都没来得及订晚饭。”

中原把公文包里的枪拿出来放好,说,“我请了个长假。”

“欸,”太宰问,“要去干嘛?”

“你也去请一个,现在就给国木田打电话。”中原指指他那条裤衩,“可以带上你这身傻兮兮的衣服了,我订了明天下午的机票,去夏威夷。”

 

Fin.


依然是努力想甜努力想写肉,然而还是“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写甜星人”和“肉是什么我只会拉灯星人”,bhys大噶我真的尽力了!


评论 ( 14 )
热度 ( 339 )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