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深♂入了解为何被打断

#伞修 喻黄 韩张 江周 昊翔 林方 by甜

/段子,大家元旦快乐~


——“荣耀职业圈众大神为何最近愁眉不展、脸色发黑、烦躁易怒?”

——“算命大师曾观众人面相,而后竟摇头感慨四字‘房事不合’!”

——“其中究竟有何渊源?详情请见《电竞之家》元旦特别版娱乐版块!”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为回馈这一年来大家对本杂志的支持,《电竞之家》特推出元旦特别版,特派记者将于本期娱乐版块,为您揭晓——

 

 

苏沐秋X叶修:“因为妹妹。”

好不容易寻得了一个二人世界的机会,两人猴急地就到在了床上。苏沐秋俯首细细地舔舐起叶修的唇来,谁知身下人心中另有鬼胎,叶修待他吻着的时候,手不安分地摸上苏沐秋的裤裆,拉开拉链开始奋力地遛鸟。苏沐秋吻够了,下身也早已炙热似铁,谁知下一秒,一个不注意就被对方压在了身下。

苏沐秋盯着略有些气喘的叶修,眼里带笑,“我怎么不记得你喜欢这个体位?”

叶修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你放心,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怎么着也不能再被你攻了。”

苏沐秋哑然失笑,“怪不得你这次这么积极,原来是早有计划啊,心脏。”

叶修“嗤”了一声,“不敢不敢,否则我前几次早就得逞了。”

“算啦,”苏沐秋抬起头吻了吻他,“这次让你一次好了。”

蓄势待发的叶修听到这话更不客气地咬上了他的锁骨,然后灵活的手指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扣子,吻的痕迹一路向下。

突然——

开门声,“哥、叶修哥!我回来啦!今天学校元旦联欢早放学!”

两人迅速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和床榻,苏沐秋抱膝在床上坐着,无声的快笑闭了气儿,强忍住话中嘲笑的意味,跳下床去抱了抱自己的好妹妹,“真不愧是亲妹妹!”

叶修在他那一脸“不是我不让你反攻是你自己RP不好没把握住机会啊”的嘲讽中,果断黑了脸。

 

 

喻文州X黄少天:“因为心脏。”

“喻文州!”黄少天的手不安分地动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个人的衣服都扒干净了,一边恶狠狠地说道,“好啊你!你把老子和那群小鬼头丢到一起,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集训?!老子现在可是饿得很,你最好好好表现一下来弥补你的错误!”

喻文州的手抚摸着他的脊背,笑的很无害,“好,一定满足你。”

然而……

两人的嘴唇刚接触到一起,吸吮缠绵了没三秒,喻文州就皱着眉松开了黄少天,“少天……你这是几天没刷牙了?”

黄少天怒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好啊你,还开始嫌弃我口臭了不是?那个破地方动不动停水停电的哪有条件让老子刷牙?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我们是打电脑游戏的!又不是军训!上那种破烂地方集训主办方是怎么想的!”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安抚性质的笑容,“……因为这次的主旨是‘和山区孩子,共玩一台电脑’,大家都觉得你话多富有亲和力,不会让孩子们感到隔阂。”

“哼。”傲娇脸扭头。

喻文州无奈道,“你先去刷个牙,我这一身火都给你勾起来了。”

这次黄少天倒是很配合,钻进厕所去,一会儿就听到了水声和刷牙声。他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什么,喻文州也没听清楚,下一秒就听见厕所门被锁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

“呵呵呵队长,你自己用手解决吧!解决完了再等我出来吧哼!这是对你的惩罚——!”

 

 

韩文清X张新杰:“因为强迫症。”

张新杰不喜欢在晚上干一些羞羞的事情,韩文清曾经提出过强烈的抗议,但是迎来了张新杰耗时三天准备长达四页的“晚上OOXX的坏处”,于是他认输了。

不过韩文清依然没有放弃争取的机会,不屈不挠地一次次提出申请,但都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直到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一个好机会,毕竟是自己的生日,张新杰再怎么认死理多少也该有点人情味儿吧?

果不其然,张新杰还真勉勉强强答应了,不过要求是十点之前必须做完。

虽然对持久度颇高的老韩来说,这个时间还是有点儿不够让人满意,但张新杰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已经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惊喜了。

但是孰能料到,霸图众人为自家队长精心准备了一次生日趴,虽然因为聚会过程中韩文清一直黑着张脸一字未发而提前结束了,但到家时也已经九点半了。

尽管如此,一贯粗犷霸气但待妻温柔的韩队,还是耐着性子做了十分钟的前戏,为了不让张新杰分心,特意把床头柜上的闹钟藏了起来。正欲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张新杰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然后悠悠地翻出枕头下的手机,看完时间后立刻关机放的远远的,然后果断无情地制止了韩文清。

他有点生气,“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可以的吗?”

张新杰悠悠道,“我只是觉得,凭我对你一贯的了解,二十分钟还不够做一次的。晚上做.爱影响睡眠质量,今天先睡吧,明天早晨再说。”

韩文清满头青筋都暴出来了,灯被人一下“啪”地关上,下一秒张新杰的唇凑上来,轻轻地吻了吻他,“晚安。”

 

 

江波涛X周泽楷:“因为没带套。”

众所周知,周泽楷虽然话少,但在某些方面一根筋得很,有的时候倔的让江波涛都头疼,他还一本正经地把这些归为“原则”。

譬如现在——

两人天雷勾地火情动至极正准备尽情啪啪啪滚床单的时候……已被推倒在床上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周泽楷,喘了好久才气息不匀地憋出了一个字,“套。”

然后江波涛一下子就傻那了。

周泽楷退役之后,江波涛接手成了轮回的队长,这次因为工作原因好久没见面,俩人跟小年轻似的火急火燎跑到外头开房,江波涛断肉好几天忙的焦头烂额,哪还能想到随身带着套啊?

他诱哄般地开口,“要不然,今天就先别……”

周泽楷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必须要带套。”

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最熟悉周泽楷的性子,有的时候认定的事情就是不能改,其中一条就是——尽管现在两个人都欲火焚身,但他还是要坚持带套。

于是江波涛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套了件外套,准备去买安全.套。

套套啊套套……你真是害惨我了。

他一口气从便利店买了一袋子杜蕾斯,赌气的想回去让小周你随便挑还不行吗,看你再有什么不满意!结果回宾馆之后……

周泽楷也许是被他折腾的有点累了,缩在床角就睡着了,裸露的胳膊还露在被子外面,睡颜毫无防备,干净精致而好看。

看的江波涛心一下子就苏了,然后欲火又蹭蹭蹭地从下身蹿到了脑门儿。

他无奈地放下塑料袋,给周泽楷掖了掖被子,悄悄钻进了卫生间。

 

 

昊翔:“因为(对方)脑残。”

唐昊干事儿,一向都是提枪上马毫不犹豫。因此,也苦了我们家可怜苦逼的翔翔。

于是,在孙翔三番两次以“分手”为要挟、“拔屌无情”为理由的强烈抗议之下,他不得不耐着性子学习如何做前戏,才能把伤害建立在最小。

结果,谁知道孙翔还是不满意!

他冷声道,“你这个傻逼怎么那么难伺候。”

被唐昊撩的浑身发烫的孙翔腻腻歪歪不情不愿地叫唤,“唐日天你要上就快点儿!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似的!”

唐昊眯着眼睛凑近他,“哦?我可不知道娘们儿还能把你干的死去活来。”

孙翔的脸一下“唰”的红了,一把推开唐昊,“草你妈的你给老子闭嘴!”

“呵呵,”唐昊冷笑一声,顶了顶他屁股,“现在还挺有劲儿啊?等会要是没把你干的只会叫我唐昊以后倒着走路。”

孙翔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脊梁骨上冷汗嗖嗖地冒,连一身的欲望都给交没了。

他顿时十分后悔,他惹谁不好惹这个祖宗干嘛啊!而且刚刚还表现的那么等不及,简直太掉面儿了啊!

“去你妈逼——!你别想!”

孙翔这回好歹没再犯傻,跳离了唐日天的侵略范围后才大大吼出了一句。

然后他蹭蹭蹭跑到了另一个屋,把门给锁上了。

唐昊阴郁的目光落到孙翔消失的地方,冷笑了一声,“孙翔你这种傻逼我看就是欠草,你有本事就躲那屋里一辈子别出来,否则老子让你三天不下床。”

这回孙翔总算长了心眼,没再说话,否则唐昊估计当下就把门给拆了。

 

 

林方:“因为老了。”

自从林敬言退役之后,方锐就老喜欢拿“老”这个事儿来刺他,对此林敬言的态度由一开始的愤怒,到不服,再到习惯,被迫接受的也是十分无奈的。

“你不就比我晚生了那么几年吗,瞧把你给得瑟的。”

方锐懒洋洋地一下一下戳着他肚子,“晚生几年了不起啊,找下家可比你好找。”

“是是是。”林敬言扑哧给笑了,然后顺其自然的抓住方锐一直不安分的手指,慢条斯理地亲了亲他,“不过……这么着急就找下家?三十多岁可是男人的黄金时代啊。”

方锐缩了缩手,“青天白日的你就想干这种事儿,羞不羞啊?”

林敬言呵呵一笑,“我是精虫上脑,你脑袋里也不大干净啊。”

“那是,”他从绵密的吻中抽出个空儿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可是猥琐流大师!”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自个儿用脚丫子也能替林敬言想到对方最好的反驳——

“我还是第一流氓呢。”虽说是昔日的。

林敬言果然这么说了。

然后方锐又欠扁的加了一句,“昔日的。”

然后他就在这个美好的清晨再次被扑倒了。

“哎哟!”

方锐反应了三秒钟才意识到,这不是他叫的啊!结果扭头就看见林敬言捂着腰一脸“日了狗了”的痛苦,突然了解了什么,忍不住开始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林你可别不认老!做人这真不能逞强,你瞅瞅这回扭着腰了吧!!!”

林敬言捂着腰,拉着脸,表示一个大写的不服。

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是扭着腰了。

可是他的确是扭着腰了。

方锐继续补刀,“当初让你做1号,就是因为老子怜香惜玉!不忍心让你这小腰折断了!其实本质上还是我睡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有点后悔昨天没接受楼下大妈送的一斤猪腰。

 

完。

评论(7)
热度(262)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