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富士山下1~30

#林方 by甜

BGM:张敬轩《春秋》

31~60 61~90


00

“在富士山下赶上花火大会,漂亮极了,风景、氛围、心情,什么都有了,就是缺个男朋友。”

 

01

临近过年,职业选手群里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自己的行程——当然,这些宅习惯了的人也没多少闲情逸致上哪儿转悠,最多该回老家的回老家,该见爸妈的见爸妈。

突然有人问了一句,“方锐呢?他前几天还日夜不休的在群里刷屏,怎么这几天都没影了?”

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02

叶修叼着烟给陈果打了个电话,“老板娘,你知道猥琐方最近干嘛去了吗?”

电话那头的陈果叹了口气,“他说他要去日本泡泡温泉散散心,溜得那个快,我拦都拦不住。”

叶修的手却抖了一抖——那双常年操作精准的手,不小心抖落了小半截烟灰在桌上。

“……他没事吧?”

“唉,应该吧,希望如此。”

 

03

方锐此时有点惊讶,还有点……羞。

毕竟前几天刚刚告白失败,躲都来不及躲,偏偏又在这里撞见了自己的告白对象,实在是很尴尬啊。

——拜托,老子跑出来散心本来就是因为失恋了好不好!你再让我撞见失恋对象,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方锐也没想到,世界有那么多个国家那么多个城市那么多家酒店,他怎么就偏偏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这个酒店碰见了林敬言。

更“偏偏”的是,林敬言还看见他了,还和他打了个招呼。

 

04

方锐失恋了。

是一场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恋爱。

准确来说,他告白失败了。更何况告白对象还是他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

林敬言是个挺传统的直男,还有点直男癌的那种,他一直都知道。

可他也是啊!

——在没喜欢上林敬言之前,他也喜欢小姑娘的啊。

现在微博底下天天等着被“宠幸”的小姑娘多得是,可最喜欢的那个,却还是无情地把自己给拒绝了。

 

05

方锐一边嘀咕着“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偏偏”,一遍迫不得已地挤出一个笑容,推着行李走上前去打招呼,“哟,老林,大过年的,你也学我这孤家寡人来日本浪啊。”

林敬言面色如常,没看出什么异样,只是露出了一个和往常一样的笑容,“退役后反正没什么事,就四处逛逛呗。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家过年了,国外人不是太多。”

方锐看了一眼登记入住的长队,啧啧摇了两下头。

 

06

好像谁都当作那件事没发生过。

直到两人推着行李进了同一个电梯摁下同一个楼层走到同一个拐角拐到同一个方向再停在同一扇门前的时候——哦不,不是同一扇门,他们是对门——两人的心情都淡定不能了。

方锐心想,这他妈是给我制造机会追林敬言呢??

林敬言心想,这他妈是给方锐制造机会泡我呢??

各有心事的二人提着箱子进了门,互相道了一句晚安。方锐东西多,搬了半天才搬进去,进门之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门牌,忽然觉得刚才林敬言说的那声“晚安”有些令人恍惚。

好像有哪里不对。

可是又说不出来。

 

07

“老林啊……”

林敬言不明白,方锐为什么会突然约他出来喝酒,而且什么话也没说,就让他坐旁边,先咕咚咕咚自己把自己灌了个半醉。

他认识方锐这些年,从来没有见到过方锐这般能喝,职业选手喝酒是很忌讳的,可这次方锐却是铁了心一般要不醉不归。

直到方锐昏昏沉沉说出那一句,“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男人。”

林敬言突然明白了什么。

方锐一杯一杯地往自己喉咙里灌酒,说话也断断续续,“但是我遇见过那么多男人,老子一个也不喜欢,老子偏偏、偏偏……呃!喜欢上了……”

林敬言还在等着方锐的后话,可他不说了。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显得有点突兀,喧嚣中的一片寂静让林敬言觉得不太舒服。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又觉得总该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自己最好的朋友。

可是方锐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让林敬言惊住了,他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下一步的举措,因为那张脸上竟然满是泪痕。

他说,“林敬言,我喜欢你。我遇见过那么多人,偏偏就喜欢上了你。”

 

08

因此方锐很后悔当初一头莽撞就把林敬言叫来了酒吧陪他喝闷酒,本来是一个人的闷酒,生生喝成了两个人的。这还不算,可谁让他郁闷就是因为林敬言呢!

后来当然没有什么后来。

林敬言什么也没说,把烂醉如泥的他送到家,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两个人继续发挥了老搭档的默契,谁也没再提这档子事儿。

只有方锐知道,林敬言是把他给拒绝了,只不过是挑了一种委婉的方式。

可是这种事情,再委婉,被拒绝也是会难过的啊。

于是方锐就跑来日本了,于是就碰见林敬言了,于是俩人就又住对门了。

恋人当不成,那就继续当朋友呗?总不至于告白失败了连朋友都不能做了。

既然要做朋友,出了国门一个人在外,肯定是得一起玩的了吧?中国人出国之后见到家乡面孔还都热情的不得了呢,更何况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09

所以,虽然很不好意思,方锐穿着单衣套着睡袍还是直接敲开了林敬言的房门,“这个酒店的温泉听说很不错,等会要不要一起去泡温泉?”

虽然方锐知道,林敬言肯定因为之前那件事对他心里有了隔阂,但他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日本的温泉是要光溜溜的泡的,他看到林敬言皱了一下眉,赶紧补充了一句,“公共场所,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林敬言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等一下,我换下衣服。”

然后房门“砰”的又关上了,留下了光着腿的方锐一个人在孤零零的走廊上,心情无比的萧瑟。

 

10

林敬言出来的时候换上了和他一样的装束,他挺开心的看了眼两人的“情侣装”,然后蹦蹦跳跳地指路,“温泉在这边。”

林敬言很无奈地一路跟在他身后进了温泉,这个点已经挺晚了,温泉里一个人都没有,脱衣服的时候他才发觉有点尴尬——毕竟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前几天刚醉着酒神志不清地给他告了白,还给哭了,如今这孤男寡男浴室里坦诚相待……他还是感觉有点不太好。

不过瞥了一眼身旁的方锐,显得也是十分的局促。

最后索性不那么忸怩了,林敬言干脆直接三下五除二扒光走进了温泉。方锐看了他一眼,急忙跟了上去。

 

11

温泉里的水汽氤氲,林敬言的眼镜上不一会儿就蒙上了一层雾气。方锐伸手替他摘了下来放在池边,做完这个动作才发觉似乎太过亲昵了一些。

林敬言看出他的不安,叹了口气,“你不用那么在意那件事。”

方锐偷偷摸摸带了几瓶日本的清酒进来,美名其曰什么“泡着温泉喝酒的感觉太爽了”,他随意地打开一瓶开始咕咚咕咚地喝,然后很爽的赞叹了一声。

林敬言没忍住,也尝了一点儿,辣辣的感觉从喉咙烧到胃,后劲儿倒是很大。

他跟方锐说,“你还没退役呢,收敛收敛,少喝点儿。”

谁知下一秒,一个带着酒气的吻压了上来。

 

12

空气愈发稀薄了起来,胸腔内好像有什么在挤压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喷薄而出,顺着血液的每一条支流,流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方锐像是溺水的人,死死地抓住了林敬言。

真的好像溺水一般。

除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清了。

除了林敬言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一时冲动,又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举动。然而林敬言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似乎也在慢慢回应着这个吻。

方锐感觉自己要被温柔包裹的窒息了。

温泉里没有别人,只有他溺死在了林敬言的温柔里。

 

13

方锐再醒来的时候,从床铺边凌乱一地的衣衫便能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然而床侧并没有人,他在自己房间,林敬言却是早早醒来回房了。

昨晚的事情他一点儿都不记得了,脑内似乎有根弦啪嗒就断了。他心想,这还真是拔吊无情,被插的人可是他。

不过除了激烈的滚床单以外,方锐觉得,自己一定是忘了什么,而且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他现在一回想就头疼,索性干脆什么也不想了。

……想什么想,反正又不可能是林敬言跟他告白了。

当下该想的,是该如何鼓起勇气推开这扇门走过走廊再敲开那扇门,然后如往常说一句“早上好”?完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敬言了……

正在方锐抱着脑袋冥思苦想的时候,门铃响了。

他此时只希望来敲门的这位“不速之客”是来打扫的日本欧巴桑。

 

14

也许是方锐体力比较好,竟然不觉得身体有什么异样,或者传说中的疼痛,他沾沾自喜了一会儿,然后一本正经地开了门。

是林敬言。

“去吃早饭吧?九点就不供应了。”

方锐想了半天该怎么回应,拒绝还是答应还是怎样,最后还是只憋出了一个“哦”。

进入餐厅前,两人被一个日本欧巴桑工作人员拦住了,只见那欧巴桑咕噜噜说了一堆,林敬言掏出餐票又掏出他的餐票,回敬了咕噜噜一堆。

整个过程方锐在旁边都是目瞪口呆的。

他问,“老林,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日语啊?”

林敬言说,“退役之后我来日本学了两年习啊,你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了。

他应该知道的啊。

可是怎么这节骨眼上,偏偏就记不起来了呢?

果然是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

 

15

两个人挑了一个面对着窗的位子,视野极好。

林敬言和他聊了聊在日本学习这两年见识的风土人情,他就在一旁埋头吃饭,“哦哦哦”地应着。

直到林敬言问了一句,“你退役后有什么规划吗?”

方锐放下刀叉,抬起头来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能有什么规划啊?在家混吃混喝等死呗,我可没有你这么大抱负,还来小日本学学人家的东西。”

林敬言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怎么还这么没出息。”

方锐昂首挺胸十分自豪,“我没出息?我可是荣耀冠军拿到手哦老林!”

林敬言:“……算了你还是安静吃饭吧。”

 

16

谁也没有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直到方锐看到林敬言领口露出的一个吻痕,微微地皱了一下眉,林敬言不动声色地系紧了扣子,然后说了一句,“昨天晚上……对不起。”

方锐拼命地摇了摇头,只觉得心口的位置突然痛了起来。

他说,“林敬言,你别说对不起。”

林敬言的手臂抬起来,好像想摸摸他的脑袋,可最后却还是拍到了方锐的肩膀上,微微叹了口气,“以后别再这样了。”

原本以为两人之间缩短了一些的距离,又被无限的拉远,再拉远,好像延伸到了两个不同的时空,远的看不到彼此。

方锐想,被上的又不是你,你凭什么说这话啊!

他突然感觉此时有些看不清林敬言的脸。

 

17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沉默,谁也没有再说话。

方锐碍于身份的原因本来单独找了一个导游,想跟着在日本四处随便转一转,而林敬言在日本呆了两年,根本不需要任何导游,但看在交通便利,还是决定与方锐同行。

但定计划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稀里糊涂就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

林敬言非常头疼现在的气氛,他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一下“最好的朋友暗恋自己”这件事对他带来的巨大冲击,他不想让方锐不高兴,但这不代表着他就能把自己掰弯爱上方锐啊!

方锐则是又懊恼又后悔,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猴急,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像这次日本之行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嘛!果真是喝酒误事啊喝酒误事!

于是导游一路上的讲解,两个人谁也没有听进去,方锐的额头抵着车窗,两眼放空的不知道在看窗外的哪里。林敬言见他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说,“方锐,你别这样,出来玩就好好玩,有什么不开心的先别去想他。”

方锐想,老子因为你不开心,你就在我跟前晃悠,我能不去想他?

但他没敢说。

因为以林敬言的性子,这话如果是说出口了,估计下一秒他就再也见不到林敬言了。

 

18

年初的日本没什么风景好看,天气也颇为寒冷,方锐瞅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光秃秃的树,也纳了闷自己当初怎么就想着这个天来日本——又没花开又没花落——直到后来他看到林敬言的时候,才觉得这都是缘分啊!还他妈尽是孽缘!

原本的计划是让导游带着方锐四处逛逛,这回有了林敬言,方锐干脆到了景点连导游也丢下了,满不在乎地搂着林敬言的肩膀,说,“老林,导游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在东京可别白呆这两年。”

林敬言看了眼他环在自己脖颈上的手,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的不太是时候。”

方锐懒懒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人少嘛。”

说完这话,他其实有点心虚,从浅草寺门外往里看,就已经看到乌压压的一片人了——虽然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学生。

“你看日本中学生穿的好少哦!都露着腿,啧啧,大冬天的还这么拼,不过……哎,怎么没几个好看的姑娘啊?霓虹国不是出不少清纯美女的吗?”

林敬言瞥了眼戴着墨镜的方锐,“你注意点,他们不一定认识我,可现在全球荣耀粉都认识你了。日本女人都是化妆化出来的,清纯个屁。”

见方锐一脸失望,他又没忍住补了一句,“再说了,你又不喜欢女人。”

 

19

林敬言说完这话,才觉得十分尴尬。

幸好方锐也没在意,他围着神社绕了一圈,对卖小吃饰品的小街望而却步,正准备往回走,却被林敬言拉住了,“来这一趟,不来拜一拜?”

方锐撇撇嘴,“我可是无神论者,你这都是封建迷信。”

林敬言失笑,“是吗,浅草寺还是挺灵的,而且不用还愿,来拜一拜你也不吃亏。”

“哦,那你拜吧,我去抽签玩玩。”方锐说完,跑到一旁,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感觉颇为奇怪,问道,“你干嘛?我跟你说老林,你强拉着我也不去拜!”

“不是,”林敬言看了眼抽签的地方,“你别去抽了,有的时候抽到不好的,坏心情。”

方锐耸耸肩,表示十分不理解,“你什么时候这么迷信了。算了,不抽就不抽,你去拜吧,我从这等着你。”

 

20

来参拜的人很多,方锐就站在一旁看着林敬言漱口洗手,然后颇为虔诚地跪在地上,闭上眼睛拍了两下手,然后停顿了一会儿,又拍了一下手,这才站起身来找他。

“这呢!”他蹦到林敬言身后,问道,“你许的什么愿啊?”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说出来就不灵了,你自己猜去吧。”

方锐见状,也没再问,就乖乖跟在林敬言屁股后头往人堆外挤,突然看到一个卖东西的小窗口,他指了指问道,“那是卖什么的啊?”

林敬言说,“平安符什么的。”

“你等一下。”

林敬言就停住了脚步,看方锐往窗口那里使劲儿凑。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的时候笑嘻嘻的,手里捏着一个平安符,塞到了林敬言手里,“给你的,好好带着吧,不是说很灵的嘛?”

林敬言没有推拒,笑着收到了外套口袋里。

 

21

他有些话没告诉方锐。

那就是,这些东西灵与不灵,其实都是看求者的信与不信,只有虔诚的许愿者,才能实现自己所求,而剩下的,皆为无缘人。

方锐则就是这个无缘人。

可这毕竟也是份心意,两人相交多年,方锐第一次送给他什么,还是妥善收着吧。灵就灵了,不灵也有个念想,好歹也不吃亏。

 

22

林敬言出了一会儿神,便找不着了方锐。

他左右环顾的心里焦躁的时候,方锐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个纸袋子直晃,“导游不是说这里人形烧挺好吃的吗?你吃过吗,我买了几个回来。”

林敬言摇了摇头,“和铜锣烧似的,没什么特别的。”

“再尝尝,说这家做的好吃。”说着,就把鱼状的人形烧往林敬言嘴里塞,有点烫手,方锐小心地捏着,怕一不小心再烫着他。

林敬言很无奈地张开嘴吃了下去,然后突然拿手捂着腮帮子一脸痛苦,方锐有点慌,擦了擦手高声问,“老林?老林?你没事吧?慢点吃啊,别噎死了啊!”

过了一会儿他才恢复了正常,呼着气没好气道,“噎死你妹啊!快烫死我了!”

方锐刚刚把墨镜摘下来正在揉眼睛,手里捏着人形烧正想往嘴里送,听见这话噗哧一声给笑了。

林敬言突然觉得,人潮拥挤中,手里捏着人形烧笑意盈盈的方锐,眉眼特别温柔。

 

23

苏沐橙问,“方锐是不是去日本了?”

叶修点了点头,“老板娘没拦住他。”

苏沐橙表示非常的担忧,“他都那德性了,哪儿还能自己去日本啊?你们这几个和他关系好的,就没有提前听见风声的?我总觉得要出事儿……”

叶修弹了弹烟灰,叹气道,“这都好几年了,他总该放下了。自己的心结不自己去解,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苏沐橙急了,从包里翻出一叠纸甩给叶修,“你自己看看!他这叫放下了?不行,你最近不是很闲吗?和我一起去日本!”

叶修随手翻了翻苏沐橙扔来的几页纸,神色凝重了起来,“好,这几天去办签证。”

 

24

逛完浅草寺,方锐想买点东西捎回去,于是两个人又让导游把他们送到银座,两人又随便转了转,买了点东西。两人都是宅男,平常难得走这么多的路,还拎着大包小包实在累得够呛,于是取消了之后的所有计划,直接麻利儿回了酒店。

然后两个人回了各自房间,谁也没再说一起去哪儿活动的事儿。

林敬言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倒在床上,直愣愣的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心想,他和方锐这下可怎么办好呢?

他又来日本散心,本就是因为被方锐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了一跳——可谁知道还又碰上这冤家了。

谁都知道回不去了。

 

25

方锐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只知道是晚上。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隐隐的灯光从窗帘外透进来,搅着月光一并洒落在地板上。

他只觉得头很疼,脑袋也昏昏沉沉,好像有根弦啪嗒断掉了。

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像和林敬言一起去逛了楼下的便利店,买了点东西,然后又去泡了一会儿温泉,后来一起吃了点团子和刺身……

他缓缓坐起来,打开床头的灯,环顾房间才发现连个塑料包装袋都没有,干净的像他的头脑一样一片空白。

到底哪里出了错。

到底忘记了什么。

他掀开被子跳下床,披了件外套就冲了出去,疯了一般地敲着林敬言的房门。

空荡的走廊里灯火通明,却安静得很,只有他一声接一声歇斯底里的砸门声。他房间对面的那扇门很快被打开,出现在眼前的人有些不耐烦的倦色。

下一秒,天旋地转,方锐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26

“方锐,抱歉,我……我真的不喜欢男人。”

“那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明天醒来之后,再搂着我的肩膀,像是以前那样,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

“好。”

 

27

“这位先生?醒一醒,这位先生!……”

“明天去富士山吧?来东京一趟,不来富士山看看怎么行?”

“哈?我来东京出差,并不认识这位先生,他半夜突然就敲响了我的门,打扰了我的休息……我也很莫名其妙。”

“……”

耳边一片混乱,可大脑已经不受控制的停止了运转,记忆的拼图依稀缺失了一角,方锐跌跌撞撞地在黑暗里跑着,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可却无法看清前方的路。

 

28

就这么发了好几天的烧,只能在酒店里躺着,细心的酒店经理知道了他的身份后还安排了服务员每天送早午晚餐和一些药品。计划好的日程迫不得已只能延后,哪儿都没去成。

林敬言这个没良心的……小爷都生病了,竟然都没个影儿,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他始终还是记不起来他高烧晕倒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方锐觉得,只要他记起来了那天发生的事,眼前这混乱的现状就一定能理出一个头绪来。

可是脑袋一转就疼。

这两天东京下了很大的雪,他望着窗外的树木还有建筑,还堆着一层薄薄的积雪,银装素裹的,倒是别有一番氛围。大街上来来往往快步行走着的人,大多是西装革履在去上班的路上,一切的一切都让方锐突然觉得非常的陌生。

啊,果然还是祖国妈妈的怀抱更让人感到亲切啊。他想。

 

29

林敬言就这么不见了。

方锐一头雾水外加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或者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把直男癌林敬言给吓跑了?

他想,不应该啊,老林一贯脾气好,对他更是纵容到没边儿,怎么趁着他生病这几天就无声无息没影儿了呢?

方锐心里苦但方锐不说,反正病好的也差不多了,他掏出手机拨通导游的电话,说,“病刚好,今天咱们去富士山转转呗?”

方锐赌气地想,好啊林敬言,当初是你约我一起去富士山,现在你又来一出人间蒸发?呵呵,小爷没了你照样能自己去富士山!

 

30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方锐还是没能立马动身就去成富士山。

从富士山底下的忍野八海转了转,又换了家新酒店住,方锐决定暂时忘记薄情的负心汉林敬言,好好的享受霓虹国的风土人情——毕竟他来日本本来就是为了散心的!本来就是为了避开林敬言的!对,不能忘记事情的本质。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狠狠地摁着快门。

“哎,在日本呀有钱人都来乡下买房子,门前树越多的就说明这家越有钱——你瞧瞧这家,房子纯木头造的,是这里最有钱的一户啦!”

导游在旁边絮絮叨叨着,方锐想,以后老了来日本养养老也不错的样子。

“哎呀方锐大大,你人品还真不错,今天富士山下有花火大会呢!可好看啦,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方锐想,好啊,花火大会,听着还挺有情调的,不去白不去嘛。

 

TBC.

评论(17)
热度(96)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海风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