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富士山下31~60

#林方 by甜

BGM:张敬轩《春秋》

1~30 61~90


31

话是这么说,上车不睡觉下车照拍照的方锐同学,晃晃悠悠从酒店房间的大床上猛然坐起来的时候,花火大会已经开始了。

他做了一个梦。然后惊醒了。

醒来有关这个梦的所有记忆却全部消失了,他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许久会不过神来。

——到底做了什么梦呢?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窗外已经看到了第一朵烟花。

小导游的电话这时候打了过来,“方锐大大,你在哪儿呢?我咋没看见你啊?”

窗外绚丽升空的烟花已经落成灰烬,房间倏然又暗了下来。方锐这才如梦初醒,飞快地套上衣服往外面狂奔,“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今朝有酒今朝醉,讲究的就是一个活在当下。失恋谁没经历过?噩梦谁没做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欣赏眼前的花火大会嘛!

 

32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富士山下没有过多的霓虹灯影,惟有一大朵一大朵的烟花接连照亮天空。来看烟火的人很多,绕着中间围成了一个厚厚的大圈,方锐索性停在了圈子最外围,双手靠在脑后,突然觉得此刻很开心。

是那种没缘由、莫名其妙、但就是打心眼儿里的开心。

虽然这趟日本之行枯燥的很,眼前的烟火也和国内过年时放的没什么不同,可偏偏让人觉得,时间、地点都对了,氛围、心情都有了,一切都很完美。

……只是少一个一起看风景的人。

嗯,最好还是男朋友什么的。

 

33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大家凑成一堆放烟花,人多热闹罢了。或许是步入了整个花火大会的高潮,一时间四周突然有些嘈杂。

导游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方锐迫不得已只好走入人群中,一只手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揣着兜,一边还不忘仰着脖子看天,“啊?你在哪儿啊?这人太多了!没找着你!哎呀得了吧,各看各的不就是了?……”

挂断电话,他把手机放回去,蜷缩在口袋里的手指突然动了动,摸出来一个东西。

他下意识地低头——方锐在整场花火大会中唯一一次低头——手指捏住的、那一个被揉的皱皱巴巴破破烂烂的御守护身符,在烟火的映照下,竟隐隐地泛了些许红光。

林敬言怎么平白无故消失前,还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他这了?好歹也是他第一次送林敬言东西啊!

……不对,老林或许是担心我平安也说不定呢。

此时方锐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和视频弹幕一样一个接一个,他搓了搓平安符,想把它捻的平整一些,却被一个人撞的差点翻倒,手里的鲤鱼小布袋也飞了出去。

“&*@#¥……?!”

手心与另一个人的手指接触,产生的奇妙温度在皮肤之间传递。

“给你,下次可不能再弄掉啦。”

 

34

听到这话的方锐猛然抬起了头。

 

35

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个人,永远占据着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小片的那个人,在他想着“如果此时他在就好了”的时候,竟然真的和童话故事一样出现在了他面前。

妈妈啊我又相信爱情,呸,童话了……

方锐心里是那样想的,然而嘴上是这么说的——

“林敬言?!你他妈没在逗我?!”

 

36

方锐此时只觉得,林敬言出现的此情此景,真的特别像仙女下凡。

不过人家的仙女都是踏着祥云朵朵,他家的这个仙女不光出场有绚烂的烟火做背景,还自带嘈杂的出场BGM,逼格高了不是一个档次。

林敬言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咱俩这……唉,也真是孽缘啊。对了,你病好点儿了没?”

方锐气得想呼林敬言一耳刮子,“你他妈在老子生病的时候自己丢下我自己浪去了?你可真行啊林敬言!你这叫薄情寡义!始乱终弃!拔吊无情!”

或许是他说话的音量实在有点太大了,身边的人都一脸莫名其妙地朝这边看了过来,他的确是气得有点口不择言,身边林敬言一脸无辜地说,“我让导游跟你说了,我导师这几天叫我有事,我先离开几天的啊。我还给你准备了退烧贴感冒药,怎么叫薄情寡义始乱终弃……咳咳。”

方锐也是一个大写的不相信,“你导师叫你干嘛来了?你办事儿办到富士山办到花火大会来了?林敬言你别蒙我!”

林敬言一脸郑重其事,“我没蒙你啊,他家就住在富士山底下,正巧赶着今天有花火大会,就出来转转嘛,谁知道还能又碰见你。”说着还指了指那边儿,“喏,就在那儿,门口树最多的一家。”

哦……方锐感觉他已经不认识现在的林敬言了。

 

37

原来方锐逛论坛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提问:“为什么夏目漱石要把‘我爱你’翻译成‘今晚月色很美’?”

底下回答众说纷纭,基本都是文艺鸡汤的调调,当时他扫了一眼只觉得不靠谱——“今晚月色很美”和“我爱你”可是八竿子打不着边儿啊!你说“今晚月色很美”谁知道你是在说“我爱你”啊?这小日本的脑回路也是不太能理解!

直到在富士山下,他看花火大会的时候,才明白了这种心情。

——原来不光“今晚月色很美”可以等于“我爱你”,“想和你一起看烟火”也可以等于“我爱你”。

方锐觉得此时哪里都好,就是缺一个林敬言。

然后林敬言就出现了。

 

38

“那,作为补偿的话……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富士山吧?”

林敬言还是那样温和地笑着。

方锐自嘲地想,这已经是不算坏的结局了。恋人做不成,好歹还能当朋友。

于是他点了点头。

 

39

导游第二天还在念叨方锐怎么没出门和他一起看烟火的事儿,方锐一个大写的莫名其妙,“我不是和你说了我懒得去找你了吗?人那么多……”

然后导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试探性地飞快摸了摸他的额头,最后还是欲言又止。

他想,哎哟,和这小孩儿才相处了几天,胆儿都这么大了?

……拜托,人家比你小不了几岁好伐?

 

40

方锐从酒店大堂等了两个小时,还是不见林敬言。

于是他彻底恼了。

他决定给林敬言打个电话,义正言辞地控诉他的种种恶行,告诉他虽然自己喜欢他,但他方锐的感情也不是可以这么三番两次玩弄的!结果一摸兜又摸出来张纸条,上面写着“抱歉,临时有点事,你先去玩,我们在富士山见吧”。

林敬言这神出鬼没的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啊?

然后他炸起的一身毛又突然蔫儿了下来,方锐很瞧不起自己地想,唉,谁让自个儿自作孽喜欢上了林敬言呢。

算了,就当这趟日本之行没遇见他得了,省得再糟心。

 

41

今天天气很好,风和日丽,雪后初霁,晴空万里。

所以非常幸运的,方锐有幸(坐车)登到了富士山的五合目。操着一口东北口音的小导游也不禁感慨他的好运气,“方锐大大,你这人品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按理来说你这个天来富士山,最多只能在一合目转转的。”

方锐嘿嘿一笑,继续发扬了臭不要脸的本质,“那是,你看看让这么多人都沾我光了。”

导游也挺高兴,然后说,“那要不然我唱首歌活跃下气氛吧!”

方锐赶紧摆手,“别别别,我来活跃气氛就够了,你要唱歌还不如放首歌。”

被打击了积极性的小导游十分寂寞,但还是说,“好吧。”

然后他放了一首《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

方锐说,“此情此景你应该放Eason的《富士山下》才应景啊!”

导游嘴硬道,“什么富士山下!咱们这都已经在往山上走了!再说了,来日本就好好听听当地的歌吧!”

方锐大大十分不服气,“哼”了一声,扭头看风景去了。

 

42

一首歌放完整个小车厢里就安静了下来,三个人还坐了辆小面包,实在宽敞的让人不知道摆什么姿势舒坦,方锐一路看着沿途的风景,嘴边儿也开始无意识地哼哼起了小调。

导游说,“哟,方锐大大,这歌听了一遍你就会唱啦?”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哼的就是那首《东京爱情故事》主题曲。

“也不是……”也不是只听了一遍吧?

调子熟的好像很早之前就听过,而且还听过不止一遍的样子。

可他也确实不太记得了。

 

43

谁承想,虽然孽缘林敬言不知道又哪儿去了,可老天就是不肯放过他,又派来了两个不速之客折磨他,非得让这趟旅行变得更“多姿多彩”一点儿。

中途,导游接了个电话,然后笑眯眯地跟他说,“Surpise哦方锐大大~”

听着这东北口音浓重的英语,方锐脊梁骨一凉,就觉得准没好事儿。

然后车停下来了,导游说,“临时有两个客人要搭一下咱们的车,稍微等一会儿。”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

反正就快到了干脆我下车自己走上去算了!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车门被人打开了,然后仿照日本姑娘们只穿了一条打底裤结果被冻得哆哆嗦嗦的抗寒女战士苏美女上车了,然后一阵烟味儿传了进来,一个裹在厚厚实实的羽绒服里的虚胖身影,映入了方锐眼帘。

……此刻方锐的心情是拒绝的。

“司机第二个人太丑了能不能拒载啊?!”

 

44

怀着悲痛的心情,方锐先是绅士的把自己从银座买的一件外套从后座掏了出来,递给了苏沐橙,然后露出一个欲哭无泪的笑容,“怎么,你俩也闲的没事儿来日本过年啊?”

叶修在司机的眼神追杀下迫不得已掐了烟,波澜不惊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这么有情调?我和沐橙是来接你回去的。”

方锐一脸“???”地问,“谁让你们来接了啊?!”别告诉我是林敬言又跑路了,怕我一个人从富士山迷路!

叶修凉凉道,“要不是你妈来俱乐部哭着问‘方锐什么时候放假回家过年’,我们才不会有这闲心出来晃荡呢。”

“你就给我编吧!老子母上过世快十年了!”

苏·冻成冰棍·沐橙在全身回暖过来后,先是哭着说了一句,“要知道这两天东京下雪我才不穿那么少呢!”

哦,是生理性的泪水。

然后抹了抹脸又恢复了神采,“方锐你可别闹了,日本最近不安全,据说富士山可能要喷发了,我们都担心死你啦。”

“沐橙你也编!导游刚说了,离富士山喷发还有五十年呢!”

方锐实在搞不懂这两人来此的目的,直截了当道,“你俩来这儿打扰小爷假期,到底是要干嘛?!”

 

45

“其实沐橙是来看她偶像的,她最近抛弃了大陆肥皂剧,转战日剧了……”

方锐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下叶修信誓旦旦的表情,觉得自己为什么还是不太相信。

然而目的地已经到了,方锐也不想再跟这俩你唱我和的人扯皮,还是决定看自己的风景拍自己的照,于是提着相机就跳下了车,也没再搭理他们。

叶修、苏沐橙和导游也尾随而上,导游没忍住感慨了一句,“哇,今天人怎么那么少啊!天气还这么好,可真适合拍照!”

苏沐橙立马给了他一个眼色,导游恍然大悟,这才自知失言地捂住嘴点了点头。

方锐走了两步,抬头看了看天——湛蓝湛蓝的,又低头望了望雪——雪白雪白的,然后他突然觉得眼有点花,只听见啪唧一声,就直愣愣栽地上了。

 

46

突然,无数快门声在耳边响起。

叶修和导游合力把方锐拽了起来拖到了车上,苏沐橙出面制止,“大家先停一停,不要拍照了,不要拍了,请大家配合一下,不要打扰方锐的私人生活,谢谢。”

“沐橙,能不能问你一句,方锐现在心情是怎样的?”

“方锐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富士山?”

“为什么方锐一直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给我们一个解释?”

“方锐和林敬言之间的事情是真的吗?他们真的是一对儿吗?”

“……”

四面八方的问题接连抛来,就算是应付记者很有一套的苏沐橙,此时也觉得眼前的这群粉丝有点棘手,她正组织着语言想灵活的避开这些问题,乌压压逼过来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一个粉丝高声叫了一句,“方锐为什么要喜欢上林敬言?!他难道不觉得心中有愧吗?!”

吵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复而更加喧哗。

 

47

苏沐橙在来日本的飞机上问叶修,“你说方锐这些年……好过吗?”

叶修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任谁也当然不好过。”

她也有很多很多话想要问方锐,也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告诉方锐,如果可以,她更有很多很多话想问林敬言。

此时苏沐橙的心里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而是真的、真的很想知道当事人的心情是怎样的——

置身于这样一段感情、这样一段回忆里,是开心更多些呢?还是难过更多些呢?

 

48

于是她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

“方锐最近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来日本是为了散心,我也有很多话想问他,但是他现在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给我们一一解答,所以我也无从得知了。只是有一点,我想说,方锐和林敬言之间的感情,或许作为外人我们是不能切身体会的,所以也请大家不要再针对他们做出什么评价了,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喜欢上谁也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这些话,之所以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一个个都是粉丝,而不是记者、媒体,我也希望这一次能让方锐在日本留下快乐的回忆,大家可以配合我吗?”

 

49

然而方锐此时对车厢外的这一切并不知情。

他还在昏睡之中。

他梦见了林敬言,梦见了林敬言前来赴约。

他梦见他从茫茫人海中敏锐地揪出那个熟悉的身影,然后似以前做过千百次那样熟稔的扑了过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梦见有粉丝认出了他和林敬言,殷勤地为两人拍合影,林敬言不得已被迫摆出了一个个很蠢的造型。

他梦见他执拗地把一只耳机塞到林敬言的左耳里,循环播放那首《富士山下》。

他梦见他戴着墨镜,趴在地上拍富士山周围的雪山,被林敬言焦急担忧地大声提醒。

然后梦醒了。

 

50

梦醒之前,方锐想,说不定醒来之后,他就可以见到真的林敬言了。

然后他睁开了眼。

遗憾的是,首先进入视线的那张熟悉的脸并不是林敬言,而是还在擤鼻涕的叶修,叶修一脸了然道,“我说了吧,他就是病还没好利索,心情又一激动,就给晕菜了。”

方锐暗骂了一声,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突然想到什么急忙翻找身边的东西,“我相机呢?单反没摔坏吧?我那个镜头死贵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沐橙伸过一只手,递来相机包,“放心,没坏。”

叶修皱着眉问道,“怎么,你还不死心啊?你现在这身体,在车里往外看看风景就得了,你再晕倒我可没力气拖你上车了,况且你刚刚来了那么一出,整个山上都知道你是方锐我是叶修她是苏沐橙了,估计现在N多人在盯着咱这辆车的动向呢,猥琐方你可别闹腾了。”

方锐昂首挺胸一扭头,“我就不!我偏不!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我非得下车拍几张照回去才行!”

“……”

 

51

于是万众瞩目中,半小时前刚刚华丽晕菜的中国当红电竞选手方锐,还是雄赳赳气昂昂扛着他死贵的单反相机下车了。

然后方锐大大自顾自东拍拍,西照照,充分发挥了厚脸皮的特长,对周围投过来的视线视若无睹,淡定自若气势逼人。

现在方锐就算戴着个大墨镜大家也都知道他是方锐了,可他还是没摘。一是觉得今儿这天太晴朗,有点晃眼,二是觉得这样别人看不见自己视线瞟向哪儿,他还能悄悄看看林敬言有没有出现。

闹了这么一出,林敬言要是来了肯定也知道他在哪儿了,所以才不敢来找他的吧!

拍了一周总觉得风景看着有点儿腻歪,好像他上辈子就来过东京似的,于是奇人方锐开始尝试新高度,俯拍仰拍翻滚拍,不可谓不让粉丝收获福利跌破眼球。

人行道旁边的马路上有个小姑娘也开始效仿他,结果被她妈狠狠地骂了一顿,“这么危险的地方你怎么还学人家趴着拍照呢?!来辆车没看见你怎么办?!”

在一旁的方锐听见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这怎么这么像刚才梦里的他和林敬言呢。

 

52

翻滚着翻滚着,舞出十八般武艺的方锐大大被人拍了拍肩膀,一个很羞涩的小女生手里捏着一张东西,红着脸小声说道,“方锐大大,你掉东西了。”

方锐立马调整姿势起立站好,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笑容,绅士地接过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小纸片,说道,“谢谢你啦!”

带着南方口音的小女孩笑着跑开了,他这才低头看到手里的是什么。

一刹那,大脑蜂鸣不止,神经的闷痛让他感觉像是缺氧一般的痛苦,嗡嗡的声音充斥着他的耳边,方锐只觉得记忆发生了错乱,零散的拼图开始慢慢拼起。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以那样一个狼狈、痛苦的姿态,缓缓地蹲了下去,把头埋进了臂弯,手里还捏着那个皱皱巴巴的东西。

立马有眼尖的粉丝看到,那是一张御守护身符。浅草寺里可以求到的、最普通的那一种。

只是白色的布袋上面,不知为何,总泛着淡淡的红光,就像是沾上过谁的血渍一样,怎么洗也不会洗掉。

 

53

到底忘记了什么。

到底哪些是真实,哪些是幻象。

他到底在哪里……

那个人,现在到底在哪里……

 

54

他明明、明明在花火大会的时候,悄悄把这个福袋又塞到了林敬言的口袋里,为什么它还是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就像阴魂不散一样,一直躺在他的口袋里,怎么也不会消失。

这明明是他为林敬言求得一纸平安,留在他身上还有什么用呢?

 

55

林敬言。

林敬言。

林敬言。

林敬言。

林敬言。

林敬言……

林,敬,言。

他想叫林敬言的名字,可是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56

“不要去想那些了,方锐,你所看到的这些就是真实,我们就是真实!方锐、方锐……!你看一看我,看一看我和叶修!不要去执意回想那些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拒绝回忆就不要去回忆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就这样逃避。

怎么可能就这样忘记。

他就要知道,林敬言到底有没有来赴这个约。

所以,被遗忘的必须要被记起,哪怕是将愈合的伤口重新撕裂,剖开血肉翻出白骨,鲜血淋漓,也要想起来。

不能被蒙蔽了双眼。

幻象再美好,也是不真实的。

回忆再动人,也不是现在。

记忆的拼图最终缺失的一角被埋在了心脏里最深的地方,那里永无天日、不见阳光,那是一个被人拒绝提起的秘密,是一个锋利的刀片,残忍地由内而外刺伤着心脏,让人一点一点不自觉的慢慢趋近死亡。

而若想活下来,就必须要取出刀片,一击即中。

 

57

林敬言退役是什么时候?那之后两年他来日本学习,第三年自己来到日本,遇见了他——然而现在是几几年?

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莫名其妙的吻,没有交缠在一起的身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呼吸困难、身体沉重、胸腔里喘不上气?

明明自己曾经说过不懂日语,为什么还是能听懂昏迷时酒店服务生的呼喊,还有车里放着的日本歌曲?

明明记得和他一起去便利店,为什么却不见包装袋的痕迹,醒来发现自己昏昏沉沉躺在床上?

明明那晚敲的是他的房门,不可能有错,为什么、为什么前来开门的……是另一张不认识的脸?

明明花火大会的时候和导游联系过,说自己不过去了,为什么导游说自己没有出门?

明明忍野八海门前树最多的是林敬言的导师家,可为什么和导游介绍的不是一栋房子?

——明明把护身符一直放在你那里,为什么最后还是出现在了我的口袋?

——明明约好了一起去富士山,为什么你最终没有赴约?

 

58

“沐橙,你这样不行,他现在是魔怔了!方锐已经出现感知障碍了!你知不知道酒店工作人员联系我,说他试图在温泉里溺死自己、在半夜疯狂敲别人房门喊老林的名字?!为什么一触碰到和回忆有关的事情他就会一遍遍的晕倒?是他自己选择沉迷在了三年前——!”

方锐突然感觉脸上很疼。

他好像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你他妈美梦做了这么久也该醒醒了吧?!我告诉你,方锐,你现在他妈就是个精神分裂患者!——林敬言,三年前就死了!他救你不是因为他喜欢你!要换我我一样把你推一边儿去,你就别再自作多情了!林敬言他根本不喜欢你!”

 

59

“方锐!你趴在大马路中间拍照是不要命了吗?!要是来个车没看见你怎么办——小心!”

然后是一声巨响。

他被撞飞了出去,只看见林敬言倒在一片血泊中。

——染血的护身符。

平安符也没能保了林敬言的平安,只是因为求平安的那个人,不是个足够虔诚的信徒。

有谁在温柔地喃喃,带着安抚性质一般的口气,一遍遍地在脑内重放——

“我来赴约了啊。”

 

60

刀片从心脏最深的地方飞了出来,接连穿过右心室右心房左心房左心室,顺着动脉血管在身体里循环了一个遍,除了大脑和心脏传来的剧痛,还有每一寸皮肤、每一寸肝胆都在叫嚣着提醒,那种名为悲伤的情绪。

好似闸门开了闸,大片大片的悲伤汹涌地冲破了防线,淹没了他,溺死了他。

美梦也终有一天会醒。

更何况是方锐在富士山下,做的这一场并不太美丽的白日大梦。

叶修和苏沐橙看着方锐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四肢甚至出现了抽搐的症状,然而下一秒,那双浑浊无神的眼睛,突然再次涌进了些许光芒。

他们知道,方锐醒了。

这一次,是真的醒了。

TBC.

评论(21)
热度(79)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