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原来你也在这里

#喻黄 by甜

/喻队生贺,一个喻先生和小黄的故事


“记录一个风和日丽的你,然后我走进阳光里。”


喻先生自从搬家后,就常收到一些奇怪的信。

据信的内容来看,寄信人应该是他现在居所的上一任主人,而且还对这个房子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信的内容全是一些很琐碎的没营养的话,偏偏寄信的人又特别罗嗦,一件小事能叽里呱啦写上一页纸——喻先生翻着手里一张张演草纸背面的零落片段,觉得既无奈又有点好玩。

喻先生记得上一任房客应该姓黄,那就暂且称这个寄信的男孩为小黄吧。

小黄一看就是个整日无所事事的高中生——否则也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信纸背面还画着函数图像,一看就是随便就扯过的草稿纸,然后开始哗哗哗地写,今天早饭吃了什么午饭吃了什么哪一门课老师出了什么糗……字写的不太好看,歪歪扭扭的,笔划甚至称不上横平竖直,内容前后几乎没有联系,而且经常是上课开小差时写的。

信一周一寄,频率稳定,寄到他手里还需要三天,每次信封都特别厚,里面塞着小黄这一周的日记,还非常壕气破天的贴着三四块的“巨额”邮票。

喻先生对此权当是生活的一个消遣,他开了一家书店,没客人光顾的时候就常翻小黄的日记来解闷。他甚至考虑过,是否应该回一封信才称得上礼貌呢?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指望他回信,因为小黄连自己的地址都没有写,只潦草着写了一行“邮递员叔叔阿姨辛苦啦!来自一个善解人意的帅比”。

所以,综上所述,小黄应该是一个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无聊、奇思妙想很多、容易注意力不集中上课开小差、还挺心思细腻善解人意的……话痨。

喻先生有的时候翻着信,就会回忆起自己的学生年代——啊,单纯美好的青葱岁月也是十分令人怀念的。

不过喻先生书店离着一所高中很近,早晨下午经常会有来往的学生路过,偶尔还会有进来避雨、蹭空调和买参考书的学生。

书店的生意比较冷清,大多数都是来蹭书看的人,喻先生闲暇的时候,喜欢倚在窗边看着那些神采飞扬的中学生结伴路过。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久而久之也对这条街上的一些有特点的常客产生了印象。

印象最深的人里,其中就有一个男孩,总是挂着一脸阳光灿烂毫无心机的笑容,在朋友身边窜来窜去,不知是该说热情活跃还是话多过了头。最重要的是,他每个周日都会来书店对面的邮局寄信。

喻先生想,这个会不会就是小黄呢?

虽然话多、写信的人不计其数,但喻先生在潜意识中还是把他当成了小黄。遗憾的是,小黄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书店,所以他只能远远地观望小黄的身影。其实如果他愿意,向房东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上一家房客的情况,但他还是觉得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毕竟,距离产生美嘛!

 

小黄给他的信里说:

“今天食堂竟然做了秋葵!我最讨厌吃秋葵了,所以气得我没吃午饭,现在好饿啊呜呜呜,好想吃辣条吃辣条吃辣条!”

于是喻先生想,哦,原来小黄最讨厌吃秋葵,可是挑食不好啊。

“昨天熬夜打游戏结果今天早晨好困,数学课的时候没忍住给睡着了,结果挨了数学老师一个粉笔头——她肯定是更年期到了!否则怎么最近脾气这么爆!拜托啦全班睡觉的人有一半她为什么只砸了我?!”

于是喻先生想,小黄也喜欢打游戏吗,打的是什么游戏呢?

“今天和二班打篮球,他们班输了还不服气,于是我们放学后约了一架!你猜谁赢了?嘿嘿嘿嘿这还用说你看小爷我这么英俊潇洒帅的一比的真汉子怎么可能会输呢?!”

于是喻先生想,小黄打架受伤了吗?感觉他不像是很擅长打架的人啊。

“啊!为什么下午要化学考试?没有人告诉我啊啊啊啊啊!翻书也来不及了只能拜托我的同桌了,希望他这次能开恩一点互帮互助呜呜呜!”

于是喻先生想,小黄看起来学习不是太好,考试总是要临时抱佛脚。

“我好烦啊,才高一老师就开始放‘距离高考还有xx天’的牌子,真是无聊,我跟你说……哎呀,上了个厕所回来忘了要说什么了,那就不说了吧……”

于是喻先生想,小黄讲话还真是随心所欲缺少逻辑啊。

“我好想念我的老家啊啊啊啊那里可是存着我所有童年儿时的记忆!搬家搬得急结果把我集齐的三国卡都忘在那里了,大哭,也不知道这位仁兄你能不能收到我的这些信,如果收到的话记得把它们从沙发底下的大铁盒子里拿出来啊!到门口小卖部还能换一百块钱呢!!”

于是喻先生趴在地上掏沙发,总算掏出了那个蒙着一层厚厚的尘土的大铁盒,他一身灰狼狈的很,看着里面全是吃小零食集的卡片笑出了声。

 

后来,喻先生发现自己练成了一个本领,他总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揪出“小黄”的身影。而久而久之,他所关注的范围也从这条街上的特点各异的人,逐渐缩小到了一个人——他潜意识里的小黄。而这,也正是他唯一的作画内容。

在收到小黄的第七封信后,喻先生下了一个决定,他重新翻出了自己的笔和画板,开始画画。

大概是小黄每天都从书店门口路过的缘故,喻先生画起来意外的得心应手,虽然从来没有仔细看清过他的面容,但却能把身影画的十成十神似。

小黄和同学一起结伴回家,勾肩搭背的,有点痞气。

小黄在听MP3,还摇头晃脑的。

小黄在看新出的漫画,太过专注以至于撞到了前面人的后背。

小黄从隔壁买了一杯奶茶,薄荷味的。

小黄在对面邮局寄信,把信封投进邮筒,欢天喜地地走了。

直到有一天,喻先生翻了翻自己的画册,才发觉里面竟然都只有一个人。于是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变得快和跟踪狂差不多性质了,但是最后,他还是说服了自己。

后来再看小黄的信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的代入“小黄”的身影,并且效果十分不错,感觉形象非常的生动丰满。

 

小黄的信从高一写到高二写到高三,这三年他一直开着那家书店,生意冷冷清清,小黄还是从来没有踏进过他的书店。

高三之后的学习生活明显变忙,就算是精力旺盛的小黄也抽不出多余的时间来写这些无聊的信了,于是每封信贴的邮票又回到了正常的1.2元。

G市的高三开始有晚自习了,于是喻先生不能再每天都见到小黄了——因为小黄天不亮就去上学了,天黑了才能到家。

不过每天放学路过书店的学生还是很多,还是各有特点,但他们都不是小黄,仅此而已。

在喻先生的画册满了之后,他也懒得再去买一本新的再开始画,于是画笔和画板又被收到了角落里去。

高考前夕,小黄给他的信简短的只有几行字,既不是对未来的憧憬,也不是对现在的抱怨,他只是表达了一下对喻先生这几年一直安静倾听的感谢,以及询问了一下他三国人物卡的下落。

尽管他知道投出的信不会有回复,可他还是这样问了。喻先生也非常想写信问一问他,报志愿的时候想去哪个学校呢?

但是他没有小黄的地址,他也没有问房东先生。

他想,就这样吧。

说不定有缘就能相见了呢?

 

小黄高考的最后一天,G市下了很大的暴雨。

喻先生本来想早点关门回家,但无奈书店里来了很多避雨的人,他只能靠在窗台上望着乌压压的天消磨时间。

看了一会儿,喻先生觉得无聊,于是又翻出了角落里一直放着的画笔和画册,开始翻自己以前的画。他想,小黄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可能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估计也不会再给自己写信了吧。

这一年只能在周末看见他,就已经非常令人想念了。不知道以后一年也见不了几次,该有多想呢?

不过他也要离开这里,开始自己新的工作了。书店里的书已经在慢慢清仓,入秋后就要改成一家咖啡厅了。租的房子也要退掉,如果小黄再写信的话,会不会有人看到呢?

喻先生和小黄已经认识三年了。虽然小黄不知道任何关于喻先生的事情,但是喻先生却了解小黄的一切,从他的信里,从那些平凡而又琐碎的细节里,那个生动活泼的形象已经印在了喻先生的心里,他已经无比地熟悉那个人的喜恶、性格、爱好。

可是他们还没有见到过一面,喻先生也从来没有问过房东关于小黄的事情。

翻到画册最后一页的时候,是一个小黄在招手的画面,身后突然有人叫了起来,“咦,少天你看呀,这个人好像你呢!”

“嗯——?竟然和我很像?那一定很帅了吧哈哈哈哈哈!郑轩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哎呀你还没擦干头呢,甩了我一手水,别滴到人家相册上呀!”

喻先生回头,发现他画里的那个少年,不知道何时站到了他的身后,成为了前来避雨的人之一。头发还湿漉漉的,身上也全是水,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变。

所有的眉眼,都如他想象的一般熟悉,或者更好看一些。

“诶~还真的有些神似呢,如果有五官的话肯定和小爷一样帅了吧哈哈哈!!哎,店主你好厉害啊,画画这么好看,搬家后这几年我第一次来这家书店呢!早知道就应该早点来认识你这么牛的人了啊!”

喻先生压下心头的喜悦,微微一笑,问道,“你们想报考哪所大学啊?”

先开口的少年“咦”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高三生呀?我想上G大,虽然亚历山大,他说想去北方看看呢。”

喻先生有些失落,点了点头,“哦,那要加油啊。”

被点到名的少年反而笑嘻嘻地说,“我叫黄少天,他叫郑轩,店主你姓什么呀?早知道这家书店这么凉快,我每年夏天都来这蹭空调了,还能省电费呢!嘿嘿,你不介意的话以后我常来找你玩啊?”

喻先生说,“我姓喻,叫喻文州。不过这家店马上就要改成一家咖啡厅了,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工作了。”

“那还真是遗憾呢——”黄少天耸了耸肩,“感觉你让人感到很亲切呢!我们还没怎么认识你就要走啦?”

喻先生说,“是呀,还真有点遗憾呢。”

遗憾的是现在才见到他,和他想象里一模一样的少年,带着笑的眉眼生动。

 

——后来?

后来喻先生再也没见到过小黄,但他收到了小黄的最后一封信,是与他告别的,他说,他现在决定要告别对老家不舍的回忆了,他要昂首阔步向前看,走向更广阔的未来。

喻先生欣慰地想,小黄也长大了啊。

然后他放心的离开了,搬到了新的公寓里。

他是在导师的邀请下回到G大当指导员的,但不曾想,第一件苦差事就是顶班主任的班监督新生军训。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又累又热的喻先生坐在教师公寓下,边乘凉边想,还是做个赔钱的书店老板更舒服啊!如果……小黄也考来G大,该多好呀。

“郑轩——!我现在迷路了!训练一散就被冲散了,这么多人大热的天挤在一起你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苦!!G大的军训简直惨无人道不让人活啊!要不是本少高考失利我才不来G大呢!我好想念高中的校园啊——”

喻先生先是花了三秒钟确定自己没有产生错觉,然后迟疑的抬起头来,然后他如愿看到了小黄。

小黄也正好看见了他,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扑了上来,惊喜地叫道,“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喻先生面对这个热情的亲密拥抱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小黄近在咫尺的侧脸,温热的呼吸,突然觉得很安心。

待小黄松开怀抱后,喻先生略有点局促地说,“你从这里等一下我,我有东西要给你。”

然后小黄狐疑地看着他消失在了教师公寓里,过一会儿看见喻先生手里拿着一个铁盒子下来了,喻先生把铁盒子塞到他手里,说道,“这是你花了两年才集齐的三国人物卡。”

小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不可思议道,“你……”

但他的话被喻先生打断了,“上大学之后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上课开小差写信了。还有,不喜欢秋葵也不能挑食,要好好吃饭才行。”


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Fin.

*出自张爱玲


评论(9)
热度(133)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灯说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凹磕透玻儿1st
    再看这篇感觉好喜欢喔……写过最喜欢的一篇全职惹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