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富士山下61~90(END)

#林方 by甜

BGM:张敬轩《春秋》

1~30 31~60


61

冬季转会窗开始的时候,方锐退役了。

这是令除了兴欣之外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方锐虽然已经不年轻了,但以现在的状态,足够支撑他再继续一两年的职业生涯。

宣布退役的时候,面对记者抛来的一个个问题,他选择了拒绝一切解释,于是一时间众说纷纭,最多的猜测,还是和林敬言有关。

谁都知道林敬言死了,死在日本富士山下,死在一场车祸里。

谁都知道方锐喜欢林敬言,但他却害死了林敬言。

但是没有人知道林敬言到底有没有爱过方锐,哪怕是一刹那,两人之间是否真的曾经产生过爱情。没有人知道。

方锐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荣耀足矣,我不后悔。”

他自嘲地想,自己这些年来在镁光灯下,还是第一次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真像……他。

真像林敬言。

 

62

兴欣给方锐准备了一个送别晚会,一群人吃了顿饭,然后又跑到了KTV。

谁也没有提方锐退役的原因,也没有提方锐退役后的动向,大家只是像以前无数次普通的聚会那样,说说笑笑,吵吵闹闹,把气氛烘托出平和美好的样子。

兴欣没几个人有娱乐细胞,最后方锐在一片起哄声中被哄上台,迫不得已唱了一首《思念是一种病》,出乎意料的还不错,最起码没和包子谁的那样完全不在调上。

叶修和魏琛也被叫来了,两人缩在房间一角吐息着云雾缭绕,叶修点评了一句,“嗯,有病都得治。”

方锐斜睨了他一眼,从唱台上跳下来,“这不是正要去治嘛。你俩老年人别抽了,陪我喝几杯。”

在一旁的陈果听见了,赶紧制止这一行为,“哎方锐,你可不能冲动!就你们仨这酒量,喝倒了我们几个可扛不回去……”

方锐又嘿嘿了两声,“开玩笑呢,不敢喝不敢喝,老板娘你别激动。”

 

63

话是这么说,表示不服老的魏琛和叶修,最终还是和方锐拼了个你死我活——当然,叶修的那点酒量可以忽略不计。最终还是包子和莫凡架着完全没意识的叶修,陈果搀着醉醺醺的魏琛,苏沐橙扶着晕乎乎方锐,剩下的人跟在后面照应,一行人就这么摇摇晃晃出了门。

方锐再醒来的时候,在自己家的柔软大床上,天色已经亮了。

宿醉过后头晕脑胀,但他此时却头脑清醒,没再忘记发生过的任何一件事,也没再把回忆和现实混淆。

他记得很清楚。

“过去的都过去了。”陈果跟他说。

“我们等你回来。”苏沐橙跟他说。

“爱就爱了,别后悔。”魏琛跟他说。

“未来和眼前的生活,比回忆重要多了。”叶修跟他说。

临走的时候,KTV大厅里放着陈奕迅的《富士山下》,当时的方锐已经有点晕了,扯着嗓子嚎了两句,“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大厅里的服务员和几位客人纷纷侧目,苏沐橙赶紧捂住他的嘴,结果手上却落上了什么潮湿的液体。

 

64

方锐哭了。

眼泪一滴一滴顺着眼眶溢出,跌落在苏沐橙的手上,而她惊愕的甚至忘记了收回手,手心能感受到方锐翕动的呼吸声,有些急促,好像在拼命压抑着什么。他的嘴唇好像动了动,好像说了什么,可是谁也听不到,哪怕她就在方锐的身边,离他那么近的距离。

但她知道,方锐说的是什么。

三个字,却好似绑上了千斤大石一般,沉重到无法说出口,只是压在心口的那个位置,让人喘息不能。

有人说过,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咒语,而“林敬言”这三个字代表的咒语,就是能把任何时候的方锐都一击击溃的必杀技,还是无CD的那种。

那条咒语,在方锐心脏上,刻下了一条永远的疤。

 

65

方锐抬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表,和医生约的治疗在下午三点,时间还早。他在脑内规划了一下时间,最终还是决定先起床。

不太想吃饭,于是先吃了两片氨基酸——林敬言曾经最爱在方锐喝多了之后拿这个塞他,久而久之他也养成了习惯,但方锐假装自己忘记了这个事实。

他要忘记林敬言,至少现在要忘记他,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定力面对回忆之前。

然后打开电脑,在荣耀拿小号刷了两局竞技场,然后又刷了刷微博,他正好闲来无事,一条条看着转发和评论,基本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自己退役的消息,关于他这次出人意料的突然退役,各界可谓是众说纷纭。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坚持和林敬言有关,纷纷@他和林敬言的微博。

于是方锐忘记了自己早上起来时刚做的决定,黄金右手不受控制的点开了林敬言的微博。

 

66

林敬言的微博已经三年多没更新了,粉丝不但丝毫未减,在他微博下评论转发量的数字还愈发惊人了起来。若不是太久没有更新,或许没有人会相信他已经离开三年了。

退役之后,林敬言的微博就偶尔更新一下自己的日常,最后一条微博是一张御守护身符的特写,配了一段文字,“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有幸来到富士山五合目,希望大家在意的人也都能平平安安吧。”

方锐突然觉得那种好像溺死一般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个御守护身符,就在他的电脑桌上,离他的手咫尺之遥,在阳光下泛着些红光。方锐的眼前又飘荡起了林敬言的影子,依然是温和又熟悉的声音,“给你,下次可不能再弄掉啦。”

他大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甩掉挥之不去的心魇,继续盯着屏幕。

自己的心被林敬言控制了那么多年,他想,这回可不能再这么没出息了,吊死在一棵死树上的人可真是比死树还不可救药。

 

67

于是方锐改变了主意,他觉得自己不能一味的逃避,用忘记林敬言来解决一切问题——因为他也知道,他是不可能忘记林敬言的。

所以他要勇于面对事实,面对心魔,面对林敬言。

有不少揭秘他和林敬言之前的奸情的“知情人士”,还有同人圈的文手画手PV师也纷纷冒了出来,各种催人泪下的长微博、视频剪辑把他和林敬言之间的故事演绎的虐恋情深,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被再次翻了出来,安上了新的意义。

可只有真正的“知情人士”知道,他对林敬言或许的确是心怀不轨,可林敬言对他——除了队友、搭档、老友之外,恐怕再无其他。

然后又免不了一番混战,且不说掐CP,林敬言家的粉丝就有不少在他微博下狂骂渣男没良心如何如何,指责他毁了林敬言的一生还有名声。方锐很无奈,但并不否认。的确,如果不是他,此时林敬言恐怕已经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了吧。

然而他的黄金右手总能达到一些出奇的作用,比如现在,他的手就不受控制的点开了一个论坛,里面全是讨论他和林敬言的帖子。

 

68

“方先生,其实精神分裂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或许在你们心中精神分裂是一个很可怕、很严重的病症,但我就是专门治疗精神分裂的,在我眼中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病症,就和内科大夫看感冒发烧一样,只要你配合治疗,一定很快就可以治好。”

经人介绍来的这位医生也姓林,也戴着眼镜,和林敬言有些神似。他文绉绉地递过来一张名片,“如果你觉得我的姓氏会给你带来不适的话,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你的情况我大致都了解了,不过请放心,病人的情况我是不会泄露出去的。”

方锐只觉得有些困倦,接过名片后摇了摇头,“不用了,林医生,这世界上姓林的那么多,不是你也会有别人的。你还是直接叫我方锐吧,这段时间就要麻烦你了。”

林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推推眼镜继续侃侃而谈。

 

69

这一下午并没有涉及到治疗的内容,只是先谈了谈方锐目前的情况,以及他规划的治疗过程,考虑到方锐身份的特殊性,林医生也是颇费心思。

“你放心,现在你只是出现了视听障碍,而且从日本回来后持续性不强,已经有所好转。你的问题只是受到了巨大刺激,对于……呃,朋友的过度思念和愧疚导致,先是睡眠不佳,然后渐渐出现幻觉,现在并不算严重的阶段,我非常有信心能够让你回到正常。”

方锐真的替林医生感到很渴,此时他只觉得身心俱疲心力交瘁,有气无力地抬起垂下的脑袋,“那就谢谢林医生了。”

两人约好下次治疗的时间,商量好酬劳,然后礼貌地告了别。

临走前,林医生真诚地说,“你和林先生都是我很喜欢的电竞选手,你们在呼啸的时候,是非常完美的一对搭档。”

方锐笑了笑,说,“谢谢。”

 

70

最佳搭档。

很多人都这么评价他和林敬言。

而这似乎也是他以和林敬言共同比肩的身份,能拿到的最高殊荣。

然而,也仅限于此。

 

71

好了,从今天开始,就要正视自己其实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事实了。

或者换一种方法,他要戒掉林敬言,正如戒毒戒烟戒酒那样,一开始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他,痛苦、煎熬、抓心挠肝、撕心裂肺……

依然每夜都梦见那张脸,惊醒,或是仍凭被魇住。

方锐有的时候很痛恨阴魂不散的林敬言,更痛恨泥足深陷的自己。

那段时间,他除了林医生外,没有再见任何认识的人。方锐一度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真的已经到了病入膏肓难以痊愈的地步。

他就像一个失去法力的小神仙,林敬言就是司命给他安排的一个劫数,他一介肉体凡身,法力无从施展,如何也渡不过这个劫。

 

72

“醒了?”

方锐睁开眼,林敬言的脸骤然出现在眼前,鼻尖快要抵到鼻尖,带着温柔的笑意。

“按之前约定好的,一三五我做饭,二四六你做饭,周日出去吃。今天是周六,你可不能再赖账了。”

方锐还是一直盯着他的脸,没有说话。

“哎,睡迷糊了?今天我想吃炝锅面,这个不难吧?”

方锐起身,穿上衣服,走到厨房开火。

林敬言一直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唇角带着笑,比平日里更添了一些特别的宠溺。方锐回过头去想对林敬言说什么,可还未张口,身后的人就不见了。

这次他没有再大喊大叫,只是默默地把两碗炝锅面端到餐桌上,一碗放在他面前,一碗放在他对面。

方锐吃掉了自己面前的这一碗,然后在中午又吃掉了林敬言的那一碗。

 

73

林敬言依然每晚都光临他的梦中,从不缺席,面目却扭曲成了一个冷笑的魔鬼,高高在上地看着他,问,“方锐,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吗?”

林敬言偶尔会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面带微笑静静地看着他忙碌,一开口还是那一句,“方锐,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吗?”

尽管那种平淡的美好,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相爱的错觉,但由天堂到地狱之间的不断转换,令方锐头痛欲裂。

这样灰暗、绝望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他也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有一天终于承受不住在幻象和现实中徘徊不清的压力,跑到林医生面前说,“我不想治疗了,就算一辈子都要活在幻象中我也不在乎,我爱林敬言,他死了我也爱,他不爱我我也爱,就算都是假的也无所谓。”

林医生看着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在纸上写了一行字给他,“其实我是林敬言的表哥,你们战队的老板求了我好久我才决定接手你这个病人的,既然你不想治疗了的话我也不勉强,只是……你去看看他们吧,然后就去和你臆想中的林敬言相亲相爱去吧。”

 

74

循着地址来到这家人门前,方锐的手抬起又放下,始终不敢叩在门上,就这么僵持了好一阵,门突然自动感应似的打开,传出吵吵闹闹的声音。走出来的老爷子手里还提着一袋垃圾,老太太站在他身后还嘟囔着什么,看见堵在门口的方锐,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显然,两个人都认出了他是谁。

最终还是林敬言的父亲先把垃圾放到了门口,给方锐让出了一条路,“有什么话,还是进来说吧。”

方锐把提着的礼品都放下,然后鞠了一躬,声音哽咽,“叔叔阿姨,我晚了三年才来给你们道歉,真的非常的对不起,你们要打要骂要杀要剐我都同意,是我对不起林敬言,对不起你们。”

林敬言母亲看到他,眼泪哗地就夺眶而出了。

 

75

林敬言的母亲原来很爱笑,所以显得很年轻,而且做得一手好菜,他记得特别清楚。原来在呼啸的时候,“孤苦伶仃”的方锐每年过年都是跟林敬言回家的。可是如今再看,已经是满头银丝,尽显老态。

林敬言的父亲原来脾气很急,方锐本以为这次上门会被胖揍一顿,谁知道老爷子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一旁抽着烟听林敬言母亲和他聊天。

林敬言的母亲一开口就是“言言怎样怎样”,全是些林敬言以前的琐事还有小习惯,说的方锐也有点想哭。她哆哆嗦嗦握住方锐的手,“锐锐,我们这些年来一直把你当儿子看,言言出事我们也不怪你……只是你这三年都没给我们老两口一个交待,我们心都凉了啊!别人都说你喜欢言言,还说是你害了他,其实我们从来不怪你的啊,我们原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和言言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谁知道、谁知道……”说罢又抹了抹眼泪。

方锐心中一阵抽痛,当即跪了下来,“叔叔阿姨,一直是我对林敬言一厢情愿,搅乱了他的生活,我方锐父母过世的早,你们要是愿意,以后我来替林敬言孝顺你们老两口一辈子。”

 

76

离开林敬言父母家后,方锐看着手机纠结了许久,还是拨通了林医生的电话。

“我改主意了,我不能就这么自暴自弃下去,我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完成,我欠林敬言的还没还上。”

不能就这么自私的、一个人沉迷在虚幻的梦境中。

林医生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才问道,“你真这么决定了?”

“真的,比真金还真。”

“我可受不了你再凌晨两三点把我从家里揪出来朝我发疯了。”

“以后不会了。”

“你要知道,过程还是会很痛苦,你得忍受住。”

“我知道。”

“……那好吧。”

 

77

第十四赛季兴欣冲进决赛对战蓝雨,陈果让林医生帮忙联系方锐,想请他来现场看比赛。接到电话的林医生也很无奈,但听到老板娘语气中的担忧和期待又忍不下心拒绝,于是还是转告给了方锐。

听到消息的方锐正在看荣耀职业联赛的新闻报道,滑动鼠标的手顿了顿,然后说,“我还是不去了吧。”

林医生也没多问,说了声“好,我转告给她”就把电话挂了。

陈果听到方锐的回复有些失望,但也没再争取,他们已经讨论过方锐的事情,都觉得要给他一个空间来自我调整,不管他做出什么决定,大家都会支持。

“老是麻烦你,真的不好意思啊林医生。”陈果的声音中带着些歉意。

林医生笑了笑,“没关系。”

电话那头的陈果犹豫了犹豫,还是问道,“林医生,你知道方锐这两年为什么不愿意联系我们吗?这么久没见他,也没有他的消息,我们都挺担心他的……”

 

78

林医生想到方锐刚开始治疗时的歇斯底里,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其实已经有非常大的进步了。作为林敬言的表哥,他当然毫无芥蒂的把这个人单纯的当成一个患者来对待,尽管他一直觉得方锐咎由自取,但此时面对陈果的问题,他还是替方锐说了一句话。

“他想以一个全新的面貌站在你们面前,是一个健康、积极的方锐,而不是……以前那样。所以你们要耐心地等,他会有一天回去的。”

虽然方锐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些,可林医生也猜得出他这几年断开和老友一切联系的原因。他问过方锐,把身后的一切都放下了,寂寞吗?

方锐摇了摇头,说,挺轻松的。毕竟那些也都是过去了。

荣耀也好,失败也罢,并肩也好,错过也罢,都是过去了。

“我就是想缓一缓。”他说。

他知道,自己一辈子不可能忘记林敬言了,所以,他必须学会怎么去正视回忆,正视林敬言。

 

79

方锐消失了两年。

退役后的方锐发了最后一条微博:“谢谢大家,再见了!”之后就没有再更新过,就像林敬言的微博一样。同样,他的QQ头像也灰了两年,没有人再见他顶着“海无量”的名字从职业选手群里发过言,这个账号卡兴欣始终没有卖出去,就像霸图当年坚持留下冷暗雷一样。

像是纪念。

海无量和冷暗雷就一起灰着头像,不管别人的头像亮亮暗暗,只有他们两个始终相偎着躺在职业选手群成员列表的最下方。

方锐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陈果也只能靠着林医生联系到方锐,但至少可以确定方锐经常会到南京看望林敬言父母。这让众人也都安下了心来。

 

80

其实林医生让陈果他们再等一等,也的确没说错。因为方锐的病快治好了。

最后一次检查的时候,林医生对他说,“效果不错,药暂时可以停一段时间了,如果三个月内没有异常的话,就说明没问题了。你的主要问题本来就是心病,心病治好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方锐很诚恳地说,“谢谢你。”

林医生摇摇头,“其实治好你的是你自己。”

然后方锐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林医生这次没有摇头,他看着方锐,许久才笑了起来,呼出了一口气,“没关系。我们都原谅你了。”

方锐其实不知道,林医生的这句没关系,到底是代表他自己说的呢,还是代表早已飞天的林敬言?或者痛失爱子的林父林母?

其实林医生能猜出来,林敬言当时是出于对朋友的保护,下意识推开了方锐,所以从来没有怪过他,连受害最大的当事人都不曾怪过他,谁还有立场怪罪他什么呢?

爱上谁本就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对错与否,方锐只是恰好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他的人而已。

他原本是对方锐有很大成见的,不过他觉得方锐守着这样的回忆活下去已经够可怜了,别人都不需要再施加什么压力,他就能自己折磨死自己。所以林医生本来可以放任方锐自生自灭,但还是在良心的驱使下,强加给了方锐一个重新开始面对生活的理由。

林敬言死了,他是为你而死。所以你要好好活,连带着林敬言的那份一起,好好活。

 

81

方锐走出林医生的诊所的时候,突然觉得阳光有点晃眼。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果不其然吸进了一口雾霾,扶着树咳嗽了一阵。

他在街边无所事事的闲逛,突然觉得这世界真美好呀。虽然PM2.5重了点,可还是有这么多好风景等着人去经过。

这两年他为方便治疗和照顾林父林母,一直定居在南京,偶尔四处旅游转一转。这座城市承载了他和林敬言的太多回忆,他每走过一条街道、每路过一处风景,都下意识会想起和林敬言从呼啸的时候发生过的细节。

当一个人已经活到另一个人的生命中,尽管他不在那个人身边,却依然像是无处不在。

有家理发店在放《富士山下》,方锐停下脚步,抬起了头看天。身边行人来来往往,唯有他突兀地停在那里,仰着脖子,听陈奕迅唱“谁都记得那双手,任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有人侧目,却并没有认出他是方锐,因为方锐已经消失在群众视线中太久,逐渐被淡忘了。

很多时候忘掉一个人很容易,但也很难。

 

82

方锐其实原本并没有多喜欢这首歌,只是去日本的时候觉得应景罢了。直到他逛论坛的时候,看到他和林敬言的cp论坛里的一个帖子剖析这首歌,把林夕和黄耀明的感情和他跟林敬言之间做比较,他才觉得,真他妈像是一语成谶啊。

所以后来他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总能想起很多事情。

比如训练结束后他接林敬言回家,林敬言总坐在副驾驶上,一偏头就能看到他嘴角习惯性的笑意;

比如赢得一场比赛后他和林敬言拥抱,是共同的拼搏、奋斗换来的荣耀,他们并肩在万人瞩目下,是最好的搭档;

比如林敬言退役后来杭州看他,恰好赶上情人节,两个单身汉在街边晃悠,看情侣牵手而过,他看着林敬言却做不出下一步更亲近的举动;

比如喝醉后他的告白与失言,和林敬言显得有些无措的脸;

比如他“失恋”后为了散心来到日本,结果还遇到了林敬言,两个人一起走过了浅草寺、富士山……

谁都记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林敬言就像是方锐的富士山,他再喜欢、再钟爱,也只可远观,不能收入囊中化为私有。

他想,自己也不能总抱着个大山相爱吧。

 

83

也许是loop了一天《富士山下》的缘故,方锐当天晚上又梦见了林敬言。

他梦见他和林敬言还是呼啸的犯罪组合,他们一起拿了冠军,庆功宴上大家撺掇林敬言唱歌,然后林敬言就唱了《富士山下》。其实方锐从来没听过林敬言唱歌,所以他醒来的时候对梦的记忆也很模糊,只记得林敬言以不知道到底在唱还是说的口吻,轻轻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我绝不罕有,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方锐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点魔怔,下意识想摸过床头柜上的药吃下去,可他没有摸到。这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再需要吃药了,他已经康复了。这只是个普通的梦而已,他这么对自己说。方锐靠在床头上,总觉得林敬言好像在梦里不止说了这么一句话,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想起来。

哦,林敬言还跟他说,春天要到了。

春天要到了,东京的樱花开了吗?

 

84

唐昊其实在南京遇见过方锐,当时他正搀着林母过马路,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毕竟南京其实也不是太大,林敬言家住的离呼啸战队也不远,来来回回,其实碰见也没什么惊讶的。

他也认出方锐旁边那个老太太是林敬言的母亲了。因为有一年呼啸训练任务紧,所有选手都没时间回家过年了,最后一块儿到了林敬言家吃了一顿年夜饭。方锐和林敬言父母都很亲,他也知道,林敬言父母对他就像是亲儿子一样。

转眼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倒是十分唏嘘。

林敬言和方锐之间,那点儿不知道该被称作“流言”还是“事实”的东西,他其实早就看出来端倪过,只不过林敬言对谁都是一个老好人样儿,所以他并不能确定。他曾经一度认为同性恋很恶心,也一直因此对方锐嗤之以鼻,直到现在。

他突然想,如果林敬言没死呢?方锐搀着林敬言的母亲过马路,回家一起吃饭,家里有林敬言和林敬言的父亲,那该多像一个家呀。

方锐有什么错呢?他一直以来都爱的那么真,付出了那么多,唯一的遗憾就是林敬言死了而已,没有人给他一个交代,没有人能告诉他林敬言是否爱过他,可他依然在坚持着。

最可贵的不是方锐有勇气爱上一个与自己性别相同的男人,而是他已经把浅薄的爱情转化成了一种更为浓厚、联系更加紧密的关系——亲情。唐昊毫不怀疑,就算林敬言不爱他,他也依然可以以这种方式陪伴在林敬言的身边,像是亲人一样。

在那一刹那,他突然就理解方锐了。

所以唐昊谁也没有告诉。

 

85

在方锐准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之前,他去给林敬言扫墓了,陪着林父林母一起。因为清明到了。

林敬言的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在日本举行的,然后火葬后的骨灰被带回了中国,现在在南京某公墓的某坟头下埋着。

其实这还是方锐第一次来给林敬言扫墓,因为以往林父林母都担心会刺激到他,不助于恢复病情,但今年方锐告别精神病患者行列,自然没有了再不去的理由。

方锐站在旁边,看着林敬言的父亲的背影愈发佝偻,林敬言的母亲愈发苍老,心里很不是个滋味。老两口絮絮叨叨说完话,林爸爸又回头跟他说,“你们俩单独聊聊吧,我们出去转转。”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林父林母就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然后方锐只好认命地蹲下了,打量了一会儿林敬言的遗照,评价说,“你这张照片拍的不大好看,显得有点傻。”

然后又沉默了。

然后的然后他觉得蹲着腿有点麻,索性一屁股坐下了。

方锐叹了口气,“老林啊,你说说你,与其这么折磨我,当初还不如让我死了痛快呢。你前程大好还拖家带口的,我一个孤家寡人又没什么念想,唯一喜欢的人还不喜欢我,我活着干嘛呀。

“你说咱俩到底是谁上辈子欠了谁啊?这辈子非得互相折磨……哦不,是你单方面折磨我我。

“还有啊,我告诉你,我方锐现在已经放下那点破事儿了,你丫又不是我害死的,这锅我不背,我不背!你也别整天想着来骚扰我了,有什么要紧事,比如缺钱了什么的,梦里传个话就行了,盼着下辈子好好活长久点吧。”

方锐摸了摸心口的位置藏着的护身符,拍了拍墓碑,轻声说,

“我欠你一条命,我用这辈子来还,你看如何?”

 

86

“哦对,富士山的樱花又开了,我准备去看看呢。”

“带着你这份一起。”

 

87

4月8日,方锐的微博睽违三年,又更新了。

他发了一张富士山的照片,此时正是樱花正好的季节,景色非常美丽,附上的一句话是,“我回来了。”

然后大家纷纷转发评论,“欢迎回来。”

苏沐橙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就想到了一句诗,叫“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富士山看起来还是终年积雪不化的样子,只不过富士山下的人,已不再是当年的心境了。

其实他还发了一条,不过是只自己可见的,配图是那张御守护身符,“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林敬言”

方锐站在富士山下的时候想,老林,护身符我好好留着呢,樱花挺漂亮,连带你的份儿,我一起赏了。

 

88

张佳乐和叶修说,“你知道吗,方锐花了1000万把冷暗雷给买了。”

叶修没表示出太惊讶,“猜到了,他今天还来找老板娘,想买海无量的帐号卡,老板娘直接送给他了。”

张佳乐感慨道,“兴欣老板娘真是大方啊。”

叶修掐灭烟,继续打字,“反正一直都是留给他的,也没别人用,当初把猥琐方买进来的时候不也让他委屈了委屈,老板娘想补偿一下。”

张佳乐表示不服,“委屈一下拿个冠军也值啊!”

叶修毫不犹豫就甩了个惯用嘲讽,“让你当初不来兴欣和霸图那群老爷们儿混。”

张佳乐觉得,他来找叶修说这事儿就是个错误,放着善解人意的苏大美女不聊,非抖M似的来这受这个嘲讽。

——没错,方锐回来了,并且雷厉风行的收了冷暗雷和海无量的帐号卡。

陈果倒真的不觉得钱不钱有什么问题,方锐也就没和她客气,毕竟刚支出了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两年也一直没有出去工作,其实之前那些家底也吃的差不多了。

兴欣一众又为方锐举行了一个接风宴,叶修叼着烟问,“未来怎么打算啊?”

方锐喝了不少酒,但没醉,“怎么着,老板娘还愿不愿意接纳我这个精神病啊?”

陈果也喝了点酒,猛点头,“那当然,兴欣的职位随便你挑!”

魏琛在一边儿大喊,“你别跟老夫抢就成!”

 

89

方锐其实早就和林父林母商量过这个问题,表示想把他们接到杭州去,两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并且有定居的打算,还在着手把这边的房子卖了。方锐突然觉得很愧疚,说,“爸,妈,房子留着吧,多一套也不碍事。”

林父拍拍他,“你去那边工作之后,这边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没用处了。”

可是方锐知道,这里有着他们和林敬言的所有回忆。

林母看出他的担忧,“锐锐,你拿我们当亲爸妈,我们也要拿你当亲儿子呀,你现在手头的钱在杭州买房子还是有点紧张,再说了,报纸上都说杭州比南京更适宜居住,我们住过去之后就在那边养老了,哪还一定回来呀。”

“留着吧,还有点念想,想回来的时候也有地方住。”方锐看了一眼博古架上林敬言一家三口的合影,坚定地说,语气不容置喙。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什么,笑容一下变得轻松了,“我在南京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把那套卖了,租出去也行。杭州的房价比南京高不了多少的,再说了,我又不用去媳妇儿,一直跟爸妈一起住,一套还买不起么?”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就像唐昊当初想的,他也觉得,这多像一个家呀。

可惜就是不够完美,少了一个人。

这次林敬言不会再像小仙女一样出现在他面前了,因为方锐的病已经治好了。

 

90

第一次去富士山的时候,方锐和林敬言抱怨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这个天儿的日本没啥好看的啊,你看这树光秃秃的,光能看见雪了。”

林敬言笑着说,“你下次春天来,就清明那阵子,富士山的樱花开得可好看了。”

方锐转过身认真地看着林敬言,“那到时候,你来吗?”

林敬言没有犹豫,点了点头说,“好啊,下次一起来看樱花。”

 

尾声

虽然我不能凭爱意让富士山化为私有,但我至少可以收得富士山下的一捧积雪,证明我曾爱过。

 

Fin.

 

拖了半个月好歹回来把这文的结尾又修了修,其实也没修很多,主要一打上FIN就不想再动笔了……故事的框架都很完整了,总舍不得大删改TT那就重新写一下后记好啦,继续罗嗦。

这篇文拖得战线也很长,从1月19我从日本回来,到现在,都两个多月了。其实本来想在60前把所有故事都讲完的,但是遗憾的是我还是改不了啰嗦的毛病,加上有GN给我科普了《富士山下》这首歌的背景,我想,那再写一点吧。

一开始我一直在考虑这一章会不会显得多余拖沓,后来看到有GN评论说,看到点心渐渐释怀也很欣慰什么的,我也松了口气。看到有这么多人认真地评论,真的非常的感动呀,当初我还以为这篇不受宠的BE要和它的热度一样继续冷清下去来着233

真的,我特别喜欢看大家给我评论,所以不要大意的来和我讨论剧情/讨论感受什么的呀~

其实一开始就是00那句话产生的脑洞,也是当时我在日本看烟花时候的感慨,于是就想写一个日本之行,里面有看烟花和护身符的梗,结果为了看这俩梗写了2w5,而且还成了一篇BE……罪过罪过,我以后一定多烙小甜饼(。)

前两章总体写得还算顺利,一开始在叙述技巧和剧情布置上花了很多心思,遗憾的是效果还是不太明显(……)笔力还是不够呀~第三章因为并不在我当初的大纲之内,所以果不其然的卡文了,一卡一个多月。其实是有点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怎么把“从梦中醒来”的方锐继续写下去。

梦醒了,然后该怎样呢?

有人说结束在梦醒那里就很好了,可我觉得不让锐锐释怀比BE还罪过,所以我就往后写了。

我本来就想把方锐的病情和治疗过程一带而过,毕竟我对精神分裂一无所知,而且私心也不想让点心变成真·精神病,但是后来由于字数啊篇幅啊什么的,迫不得已写了一点,基本上都是我的理想化,请大家不要吐槽啦,谢谢,如果有对这方面了解的可以评论/私信我,我有空会再改~

如果要我给这篇文找一首BGM,我不会选Eason的富士山下——毕竟题目都叫《富士山下》,再配一样的曲子,太俗啦。我会选张敬轩的《春秋》,可以当作点心视角来看,从写之前就这么觉得了,比《富士山下》更贴这篇文感情的一首歌。

谢谢认真阅读提出意见和评论的你~第一次尝试用这种小片段叙述的风格,有点生涩,再加上是一篇比较沉重的BE,所以可能不是太吸引人。有好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写BE,原因其一可能是因为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其二就是比起让我爱的cp相爱,我更想贴近现实,换一种角度来写他们之间,存在一种片面意义上的“永恒”也好。

就比如这篇文,因为林敬言死了,所以方锐永远爱他,不论是爱情的爱还是亲情的爱,而也正因为林敬言死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爱方锐。

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依然可以自私的认为,他们至少在某一刻曾经相爱过——比如林敬言看着方锐吃人形烧的时候,比如林敬言和方锐约好一起来看樱花的时候……

写大纲的时候,我觉得全文最大的悲剧所在就是林敬言不爱方锐,而完结之后,我觉得全文最让人能找回平衡的,是我们可以认为他们在某一刻曾相爱过。这也是为什么我打上了林方的tag,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是主角。

毕竟现实生活中的同性恋还需要经历很多阻难才能在一起,大概很多人都会因此分开或者退缩的吧,何况老林看起来这么传统的人,接受起来也需要一点时间吧~所以我写了这么个故事,所以我没让他们在一起。但即使他们不相爱,也可以有更深的羁绊,比如像亲人这样,而他们也永远会陪伴着对方,以自己的方式。

希望下一次去日本的时候,能赶上樱花开放的季节呀。

 

 

评论(24)
热度(79)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