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1

#魏楚 莫橙 by甜

02 03 04 05 06 07 08


楚女士今年三十岁,在“爹妈天天催着你嫁人”的适婚年龄徘徊已久,遗憾的是,不要提嫁人了,现在楚女士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退役之后楚云秀和苏沐橙搭伙创建了个服装品牌,当起了自己的小老板滋润的看着肥皂剧数钞票,彻底告别了电竞生涯。而且,她最忌讳别人介绍她的时候提起“荣耀职业选手”,连微博认证都从“荣耀职业联盟烟雨战队队长”改成了“XX服装品牌创始人”。

原因其实很简单,楚女士曾经难得中意上的几位男士,都嫌弃她曾经是个打游戏的。

对此,楚云秀只想仰天长啸大吼一声:尼玛打游戏的怎么了?!老娘就是踏马打游戏的!打游戏打的比你强!你不服啊?!

话是这么说,楚云秀并未因此气馁,阅遍天下肥皂剧的楚女士仍怀有一颗年轻的少女心,坚信着真爱的存在,并且在中国好闺蜜苏沐橙的帮助下,仍是各大相亲网站的活跃用户,偶尔还会在深夜炖炖鸡汤祸害一下朋友圈/微博首页。

对此,荣耀职业群里的一众单身狗都会集体戏谑道,“楚老板,这么晚还不睡,鸡汤可不能去皱纹啊。”

依然奋斗在相亲第一线的楚女士在见识了形形色色的男人之后,高昂的斗志也被磨平了。在追了三个月的连续剧总算打上“全剧终”后,擤着鼻涕擦干眼泪的楚女士,躺在床上敷着面膜和苏沐橙煲电话粥,唏嘘万千。

“为什么最后在一起的总不是当初最喜欢的那个人呢,唉,沐橙,我都不相信爱情了。”

苏沐橙在电话那头嗑瓜子,也表示十分感慨,“是啊,我当初最喜欢的是柏原崇,最后不还是和莫凡在一起了。”

楚云秀的白眼已经翻上了天,可惜苏沐橙并没法看见,“好咯,你这是又要深夜虐狗?欺负老娘找不着对象是吧?”

苏沐橙嘿嘿了两声,“前几天我们俩还讨论要不要下个月把证领了呢……”

“唉,我家沐橙就要嫁人了,我看着你从个小闺女长到这么大容易么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我现在真的特理解你妈的心情。”

“你连对象都没有呢还能理解我妈心情?”苏沐橙扑哧一笑,“云秀你赶紧再加把劲儿,以后每个月留一半时间都给你去相亲,我也让果果她们帮你四处看着呢!”

楚云秀长叹一声,“再这样下去,我就成了专职相亲的了。”

苏沐橙替她分析道,“你呀,就是心气儿太高,像你这种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要脑有脑的,按理说不该嫁不出去呀……你看看你先前那几个男朋友,不是什么流浪的画家就是战地记者,大小姐哎,能不能麻烦你也试试正常人的脑回路?找个和莫凡这种工作稳定长相凑合性格不错的靠谱男人就赶紧嫁了吧!”

楚云秀揭开面膜,靠在床头点了支烟,“我可发现你了,三句话不离你家莫凡哦?秀恩爱别跟老娘秀,不知道老娘恨嫁吗!”

“我错啦我错啦,”苏沐橙听见打火机的声音,又担心道,“你这烟之前不是戒了一段时间了吗?怎么又抽起来了?抽烟太多对身体不好啊,叶修哥我现在也在说服他戒烟呢。”

叶修那种老烟鬼,能戒掉才怪。楚云秀吐了一口烟,懒懒道,“不想戒啦,相亲也相累了,等这次见完面之后,我就不再相了。嫁不嫁得出去管他呢,缘分要真到了,早晚能遇到那个人,等到八十岁我也不在乎。”

莫凡正在苏沐橙旁边晾衣服,听见她和楚云秀打电话,对于楚云秀这种“顺其自然听天命”的说辞很嗤之以鼻。苏沐橙看到他往这边看,笑着眨了眨眼睛。

他淡淡道,“你跟她说,她再这么下去,是永远也找不到男人的。”

苏沐橙捂着嘴咯咯地笑,抱着电话在床上翻滚,“云秀,莫凡都看不下去你这么自暴自弃了……他说你要是再这么下去是永远找不到男人的,哈哈哈,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楚云秀恨恨地又猛吸了一口烟,“看了吧又来了,一开口就是你家莫凡你家莫凡,你家那口子和你不早是一条心了?他说的就等于你说的,这锅你背!”

换了个姿势靠在床头,翻了翻日程表,没忍住叹了口气。想想沐橙和莫凡说的也的确没错,她眼光高,又不爱主动争取,每次都是母上和苏沐橙在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一心扑在工作上对相亲其实一点儿也不上心。

干脆就这么自暴自弃下去算了,反正刚刚三十岁,还不算老呢。

苏沐橙听见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良久,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安慰楚女士受伤的少女心,只听见楚云秀略显疲惫的声音传过来,“沐橙,你把给我在相亲网站上那几个账号都注销了吧,我就再见一次把我妈朋友介绍的这个人,别的都无所谓了,就这样吧。”

听楚云秀的语气的确很认真,苏沐橙从床上爬起来,换了一个正襟危坐的姿势,“你开心就好。”

挂掉电话,烟也只剩最后一截短短的烟蒂,楚云秀随手把烟头摁到烟灰缸里,就这么躺倒在床上,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突然心头也有点空荡荡的。

嫁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呀,要和一个人从陌生到熟悉,从一无所知到无比了解,从无感到喜欢,还要考虑是否门当户对,承受时常的吵架,磨合不同的喜好性格,冒着分手的风险。楚女士想,爱上一个人是一件多么麻烦而累人的事情啊。

五年前为了追逐一个流浪画家的脚步,把工作丢下了一年,随着他从莫斯科到罗马再到瑞士,兜兜转转快把世界转了一个圈。那是楚女士第一次投入了那么大的心力,去主动、去牺牲,可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三年前和一个战地记者如胶似漆,虽然几个月才能见到一面,可对方对她却是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天天守着新闻联播担惊受怕,连电视剧都看不下去。最终对方也不忍心再耽误她,主动提出了分手。

一年前好歹有了一个工作正常一点的交往对象,某高企管理,性格相合从未有不快,是最完美的结婚对象,唯独的缺憾就是不够相爱。在他们开始筹划婚礼的一个星期后,楚女士还是选择了正视,不想这么草率就交付了自己的未来。

然后就是相同的流程:安排见面,吃几次饭,留下联系方式,对方送她回家或者回单位,有好感的话再约出来看场电影,无感自然不会再联系。每次相亲都像上战场般全副武装,有时工作一忙也全都把见过的甲乙丙丁抛到了脑后。

楚云秀看了眼表,然后关了灯。她还得睡一个美容觉,明天才能以最良好的精神风貌,容光焕发地去见下一个相亲对象,听母亲的朋友介绍,这个男人曾经算是她同行,那就应该是服装相关行业的,年龄比她虚长几岁,人还挺风趣幽默,工作不错,虽然不如她有钱,但也不差钱,而且性格还算靠谱。

听起来还不错,她想。

以往每回相亲前,楚云秀都会想着,说不定这次就碰见喜欢的人了呢。但这回她什么也没想,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愣就睡去了。

她想,就顺其自然吧,该来的总会来的,不到时候的也就莫强求了,反正求了也求不到,还不如把相亲的时间用来干干别的,不知道省出来能多看多少电视剧呢。

评论(1)
热度(54)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