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2

#魏楚 莫橙 by甜


第二天醒来,楚女士仍然是那个风光无限的优质单身白富美,她提前两个小时就开始化妆换衣服,打扮完毕后对着镜子还臭美了半天,可心里老有个疙瘩,越看越觉得不舒服。

要论长相,她的确算漂亮了,虽然不如苏沐橙那么讨喜,可好歹也是昔日的荣耀全明星,也接过不少广告代言,算是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人,迄今都还被娱乐杂志狗仔关注着动向。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半天,觉得自己除了抽烟没别的恶习,条件不错,性格也不是多难以忍受,至今还单身实在不可思议。

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决定改变一下风格的楚女士顶着自己的新造型出门了。

翻箱倒柜才找出几年前的白T热裤人字拖,大波浪也换成了包子头,妆也卸干净了,感觉一下年轻了好多岁,又回到了玩荣耀玩的最好的那段时间,还很年轻,在家就是个邋遢的宅女,不用训练的时候抱着好几袋薯片能从早到晚补完一部剧。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双手已经多少年没有再打过游戏了呢。

当初那些并肩荣耀的人,也早已踏上了各自的殊途。

如今的荣耀她也很久不曾关注了,这几年就连比赛也未看过一场,烟雨每年的聚会也因为工作缺席了好几次,如今电视上那些年轻张扬的面孔,陌生又熟悉。

楚云秀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也没再开车,感慨完拦的出租也到了目的地。约好的地点是一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咖啡馆,有点小资情调,但对于身经百战的楚女士来讲,又无比的俗气。

不过这样也好,她想,反正都是自己熟悉的套路。

今天B市竟然没有堵车,提早了半小时,对方显然还没有到的样子,她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开始低头玩手机。这次相亲有点仓促,母亲糊里糊涂的连对方的手机号和名字都忘了给一个,她也懒得再去问,心想可能这就是注定无缘了,那就莫强求了。

就这么玩了一个小时,咖啡也喝完了,对方还是没有影子。她站起身想再去续一杯咖啡,顺便活动一下筋骨,还没走到柜台前便被人叫住。

“……楚云秀?”明显是试探的语气。

在她做出回头的动作前就想到,哦,这估计就是那个相亲对象了吧。可是声音听起来好像又有点不对……

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到底哪里不对,就回头看见了魏琛的脸,对方和印象里不太一样,一改邋遢的形象,穿得西装革履板板正正,她顿时下意识后退一步,“呃,魏琛?你怎么也在B市啊?”

因为叶修家在B市,苏沐橙又不放心于是也去了B市,公司总部就建在了B市,楚云秀也干脆直接定居在这,把自己爸妈都接了过来。她和魏琛的交情实在算不上深,话都没说过几句,这也有七八年没怎么见了,要不是偶尔看到对方的微博,或者在群里插科打诨几句,她估计自己肯定是叫不出对方的名字的。

魏琛其实早就看到楚云秀了,但他实在不大肯相信这个看起来纯的能掐出水的低头族小姑娘会是楚云秀,要知道楚云秀一直走的都是熟女路线,烟视媚行的平添了几分沧桑。如今这一看,反而显得比以前还要年轻。

他干笑了几声,“果然楚老板这几年保养有方,老夫真没认出来你,还以为是个大学生呢。”

楚云秀其实也觉得有点尴尬,她难得这么一次打扮出门,结果相亲对象没看到,倒是被这么个不大熟的老朋友瞅见了,她请了魏琛一杯咖啡,打趣道,“你还会来这么高雅的地方啊?我也真没想到。”

魏琛颇有些无奈,“我这也是不得已啊,和人见面,地方又不是我挑的。看你从这呆了快一个小时了,等人呢?”

楚云秀点点头,问道,“谈生意?”

魏琛的表情变化颇有些微妙,上面写着一个大写的无力,“什么啊,相亲来了,你别跟老叶他们说啊。”

楚云秀没忍住,没形象地就笑出了声,“哈哈哈,想不到你居然和我沦落到一样的境地,我突然心里平衡了好多!你再等等吧,女方肯定都会迟到一会儿的,正常。”

“你也相亲啊?”魏琛有点惊讶。

“是啊,”楚云秀无奈道,“我再等一会儿,他不来我就准备走了。我最瞧不起男的迟到了。”

魏琛突然拍了拍脑袋,“说到这,你借我手机用用,我本来想和那个人联系下,结果发现没话费了……借我打个电话。”

楚云秀掏出手机,魏琛被楚美女的手机壁纸惊到了一下,自拍整一个烈焰红唇的魅惑造型,和眼前这个人差距实在有点大。魏琛对着自己手机里的手机号拨了出去,结果显示正在通话中。

“可能在打电话呢,过一会儿再打一个试试吧。”他挂断电话,然后啧啧道,“你和手机壁纸那个自拍怎么差距那么大啊,你要是那样我铁定能认出来了。”

楚云秀摸摸鼻子,笑得有点腼腆,“我这不是老脱不了单,想换个路线走走看嘛……”

魏琛憋住笑点点头,“这样好看,说不定这次就脱了。”

然后又唠了二十分钟嗑,也算是叙了叙旧,关怀了一下各自近况。楚云秀已经很久没和除了苏沐橙外的荣耀职业选手聊这么多了。其间魏琛借手机给他的相亲对象打了三个电话,一直是正在通话中,到最后他也有点不耐烦了,直接把手机还给楚云秀,“这是煲电话粥呢?”

楚云秀回想了一下她和苏沐橙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的电话粥,心想这才二十分钟连颗米还没熟呢哪来的粥,然后收回手机,心想反正今天闲着也是没事,干脆问魏琛,“我准备走了,你要是不想等了的话,我请你吃饭啊。”

魏琛挺高兴,二话不说就站起来了,“不吃白不吃,这么高姿态的小姑娘老夫可攻克不来,还不如去蹭顿饭。”

楚云秀今天一改路线到底,心想太好的餐厅魏琛估计也欣赏不了,领着魏琛就来到了一家烧烤摊,在路边挑了张桌子一屁股就坐旁边了,豪情破天地拿过菜单来递给魏琛,“尽情吃,姐请客。”

魏琛的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了,嘿嘿一笑,“直爽,我喜欢!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啊哈哈哈~”

吃烧烤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喝啤酒,虽说魏琛酒量一般,楚云秀也许多年不喝啤酒,但难得“他乡遇故知”一次,为了这气氛也多少得喝一点。两人边吃边喝边说话,断断续续的聊起了曾经的很多事,大概就是荣耀前十赛季的那段时间,最后魏琛酒劲儿也上来了,滔滔不绝地开始自吹自擂,楚云秀也喝得有点上头,就当是听段子,在一旁很配合的哈哈地笑。

两个不怎么熟的人,因为共同需要相亲的悲惨命运,在一顿饭里迅速升级了革命友谊,转眼就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哥们儿。

最后楚云秀大着舌头和魏琛大声说,“老魏,你以后还是别穿西装了,瘆人!”

魏琛也毫不服输,“云秀妹子你也别化那么浓的妆了,这样就挺好看了,你瞧瞧你那手机壁纸,大红嘴唇跟个女鬼似的!”

酒喝的差不多了,话也说的差不多了,两个烟鬼又开始相对无言,唯有地上烟蒂千支。最后抽烟醒了醒酒,趁两个人还清醒,魏琛给楚云秀拦了辆出租,把她送上车,“云秀妹子,老夫今天看见你,真觉得相见恨晚啊!”

楚云秀从车窗探出手拍了拍魏琛脑袋,“下次再请你吃饭!走了!”

魏琛看着她那个傻笑觉得挺有趣儿,无奈脑袋昏昏沉沉,看着汽车绝尘而去,然后又一步三晃地走回了家。

评论(1)
热度(56)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