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3

#魏楚 莫橙 by甜


楚云秀第二天是被母亲的电话叫醒的,虽说喝的不是很多,可这一觉似乎还是睡了很久,打破了她基本的作息规律。看到来电显示她迅速调整到一个“精神焕发”的模式,接通电话后听不出丝毫异常,“妈,怎么了?”

自己老妈气势汹汹地问道,“昨天的相亲你怎么没去?你要有事或者不想去提前和我说一声啊,都和人约好了,爽约多不好啊!”

楚云秀一个大写的莫名其妙,奈何头还有点疼,思考了几秒钟才发现不对——怎么恶人先告状了?她还没吐槽那个男的迟到这么长时间呢……

“我去了啊,不就是下午四点在金龙路的那家咖啡店吗?”

母亲也是有点不解,“那人家怎么跟我说从那儿等了你一个小时还没到,手机还一直是正在通话中?”

“……”

楚女士忍不住沉默了。

母亲又在那边“喂喂喂”地问,过了一会儿,她重新躺倒在床上,声音有些无力,“妈,我现在这边有点事,等会再给你电话。”

母亲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她便挂断了电话,然后点开通话记录,找到了魏琛昨天拨出去的那个电话号码。怎么看怎么熟悉,楚女士认认真真地看了三遍,终于确认了这个事实——

搞半天尼玛老娘那个相亲对象就是那个魏琛啊?!曾经的同行……呵呵你一脸同行!还风趣幽默?那叫贫!而且她从头到尾没感觉到对方的一点儿靠谱来!

不甘心的楚女士又试验了一下,往那个号码拨过去,果然还是“正在通话中”。再拨一遍,还是;再拨一遍,还是。

于是认命的楚女士心塞了这么几分钟,终于还是靠自己的顽强治愈了受伤的心灵,乖乖给母上大人回电话过去,“妈,我估计这事儿有点误会,你把他电话给我,我自己联系他吧。”

母亲还在那边唠叨,“你可得给人家好好道个歉!”

“是是是……”就这么一边敷衍着,一边拿过笔来记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还真是搞了个大乌龙出来。

挂了母亲的电话,楚云秀捏着那张记着她相亲对象兼“老同行”电话号码的小薄纸片,歪着头看了良久,突然有一种想拿打火机烧掉的冲动。她下床,拿过床头柜上的烟盒和打火机,走到阳台上抽了支烟。

她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需要冷静一下情绪,然后整理一下思路,顺便回忆下

昨天和魏琛都聊了些什么。

整理完思路,楚女士觉得自己这回真的要完。

——她都和魏琛扯了些什么来着?

比如自己中学时候是个小太妹,学习吊车尾,为了玩荣耀差点被家里人赶出家门,决定走职业道路的时候还被老爹揍了个半死……

当时魏琛抚掌大笑曰:“当时老夫身边儿全是你这种失足少女……呸,网瘾少年……也不对!反正你要当初跟着老夫混,你爹要揍你我们先不同意!”

还有自己那些年的狗血情史,搞得魏琛最后也以一副看待苦情剧女主角的眼神怜悯地看着她。

还有两个人一起痛骂了一顿这次爽约的相亲对象,约好再也不相亲了,俩人谁要是先结婚,得反过来给另一个人包个大红包。

楚女士此时的内心犹如奔腾而过千万匹草泥马——合着自己昨天晚上和自己的相亲对象,窝在路边烧烤摊的小马扎上,一起慷慨激昂的帮对方骂着自己,而且还三下五除二把自己那点儿黑历史家底儿都交代了个干净?!

一截烟灰掉到阳台的瓷砖地上,楚云秀也没有注意,她此时欲哭无泪想给自己俩耳刮子,果然是太多年没喝啤酒了,怎么一喝多了就又开始犯老毛病了呢……

要说最深受其害的人,绝对是烟雨战队的副队长李华了,原来每次自家队长一喝high了,就得拉着自己彻夜长谈一整晚,所以后来他就开始极力阻止楚云秀喝酒。而楚云秀,在退役之后,也再也没有喝高后拉人絮叨的经历。

主要原因,还是没人陪着说话。

原来的队友还要训练,苏沐橙也有了男友,不可能时刻陪着她,楚云秀又不是多善于乐于交际的人,说来说去,能在半夜听她胡扯八道回忆杀跑火车的人没几个。

久而久之,她也嫌一个人喝闷酒喝完了憋着太难受,索性就不喝啤酒了。只在饭局和宴会上,偶尔再象征性的喝点红酒。

直到这次碰见魏琛,也是个没太有架子好相处满嘴跑火车的不靠谱,陪着寂寞的楚女士喝了个痛快,也说了个痛快,一觉醒来人都感觉轻了三四斤。

如果魏琛不是她的相亲对象,这一切都很美好,找到了个可以喝酒聊天的人,相处起来也毫无压力,楚云秀乐于以后多找魏琛出来扯扯闲片子。

但楚云秀绝对不会和自己的相亲对象提起自己过去的一句话,除非对方主动问起。她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这么样一个我,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我以前什么样就不劳您操心了。

可是魏琛却破了例。

她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向魏琛解释一下这个乌龙呢?

不打的话,两人或许还能继续像朋友一样出来喝酒聊天,但两方家长早晚都会通气捅到魏琛那里。

可是打的话,作为相亲对象这个人好像又破了楚云秀自己的原则,楚云秀怎么想怎么尴尬,总觉得哪里变了质,

她呆呆地盯着手机上的那串数字,迟迟没有拨通。

直到楚云秀看见了地上落的那截烟灰,才觉得这么着不是个事儿。自己一向雷厉风行,事情既然发展到了这一步,也没有逃避的理由。

不就是个相亲对象嘛,只不过这个之前认识,又了解了她的家底罢了。反正她和魏琛怎么也不可能成了,说清楚之后该咋咋继续做朋友呗。

这么想着,魏琛就接了电话,“喂?”

“我是楚云秀。”

“啊,云秀大妹子啊,啥事?顺利到家了不?”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忍住想要吐槽魏琛的反射弧到底有多长的欲望,郑重道,“告诉你个事,你要冷静的接受事实。”

魏琛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不着调,语气里带了些好奇,“咋了,说。”

“你知道你相亲对象昨天为什么没来吗?”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还不在状态,“被车撞了?”

楚云秀终于没忍住,大吼了一声,“你妹才被车撞了!”

“可老夫是独生子女啊……”魏琛嘟囔着,然后又问,“那就是跟你的相亲对象跑了?”

楚云秀想了想,倒也可以这么说。但她已经后悔自己没有直截了当向魏琛说明来由了。

“说起来,你怎么弄到我电话的?不会是对老夫一见钟情了吧?”

楚云秀对魏琛的厚脸皮只想大吼一句“你咋不上天呢”,但当下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被魏琛带跑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努力以平静的语气说,“我是来找你道歉的,因为我就是你的相亲对象,爽约了的那个。”

“……”

电话那头没人说话,只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响,楚云秀猜着估计是魏琛手一抖把手机摔了。

果不其然,过一会儿魏琛的声音已经有点抖,“……今天什么日子?你别给我开玩笑啊……老夫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小年轻别忽悠我!”

楚云秀继续道,“我没开玩笑,我也是听我妈说才知道。你昨天借我手机拨的那个电话号码,就是我的电话。”

魏琛刚刚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这才下意识看了眼刚刚因为亲密接触地面而亮起的手机屏幕,上面明晃晃写着“相亲对象C”一行大字,他手一抖又差点摔了手机,只觉得……

真他妈人生如戏啊!

评论
热度(58)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