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4

#魏楚 莫橙 by甜


叶修叼着烟坐在魏琛办公室的沙发上已经有一会儿了,在这短暂的几分钟内,他看到魏琛的表情变化堪比一部披着喜剧外衣的悬疑惊悚片。

“……呃,好吧,那就到时候再见吧。”

看着魏琛心有余悸地挂了电话,叶修摇了摇头叹息道,“老魏啊,你这还没到四十,怎么就先得上帕金森了呢。”

反常的是魏琛这回没有接茬,仍是一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看着手机。叶修觉得这可能真出了什么大事儿,关心道,“楚云秀给你打电话能有什么事儿?说起来你俩竟然认识,我都不知道。”

魏琛想刚正式认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你知道就怪了。

一截烟灰不偏不倚掉到烟灰缸里,“老叶你先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静……”

“到底怎么了?”叶修也觉得魏琛这次不太对劲,问道。

听魏琛前言不搭后语断断续续解释了快十分钟,叶修抽着烟悠悠道,“不就是你俩没认出自个相亲对象,跟对方在烧烤摊喝高了还抖了一堆黑历史么?你黑历史还少啊?就你这比城墙还厚的脸皮,怕啥。”

其实不光是楚云秀对昨晚自己的多话悔恨不已,魏琛虽然脸皮厚顾虑不那么多,可也觉得自己昨天耀武扬威把自己一路混混史自豪的全介绍了个遍,着实有点不好意思。

“问题这回是老夫母上的闺蜜介绍给她的,肯定不是见一次面就能糊弄过去的。唉,这他妈比电视剧还狗血的事儿怎么就发生在老子身上了呢,真是日了狗了……”魏琛也是直叹气,“楚云秀约我明天再见一面,得商量商量家里那边儿怎么应付。”

他听楚云秀讲自己的黑历史就觉得够戏剧够狗血的了,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回也客串了回临时主角。

“这还不简单,你哪天手痒了拉楚云秀一块儿来网吧陪你竞技场不就得了,这不也算培养感情了。”叶修耸耸肩。

魏琛想到楚云秀的变化,苦笑道,“她早就不玩荣耀了吧。”

叶修想了想,“也是,沐橙跟我说她现在正恨着嫁呢,干脆你拯救拯救她算了,我看你俩也挺合适。”

魏琛狠狠碾灭烟头,“奶奶个熊,合适你大爷!”

其实不只是楚云秀,魏琛如今打荣耀的次数也少了,毕竟人也老了,还要养活父母,还是找份稳定工作更稳妥些,于是在叶修的介绍下,魏琛就颠颠地来到了北京给他老弟叶秋打工,成为了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叶修瞥了他一眼,“云秀这种有钱有颜的不多了,你也不想想,人家能看得上你这么猥琐的吗?”

魏琛呛了一句,“那不还照样嫁不出去?”

估计楚云秀听到这话得气死。所幸的是她并不知道。

再次坐到魏琛对面的楚云秀终于现出了原形——他是真觉得楚云秀现在正装红唇标准都市OL的形象有点像白骨精,让他一时还有点吃不消天差地别的变化,尽管魏琛早就知道,这才是正常真实的楚云秀。

楚云秀也没和他啰嗦,连说话语气和上回见面也跟变了个人似的,“反正咱俩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我妈那边是坚决要我和你相处一段时间,至少半个月,否则没法交差。”

魏琛先没吐槽她的大变脸,而是严肃地点了点头,“我妈那边要一个月才能搞定,所以,你说怎么办啊楚总?”

其实现原形的不止是楚云秀,她看着一本正经穿着T恤牛仔裤人字拖,邋遢形象堪比抠脚大汉的魏琛,总觉得画风和文艺调调的咖啡厅十分的违和。

两个人看着对方的目光都很复杂,他们都感觉两人从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队友,一下升华到了同仇敌忾战线统一的战友。

“要不然……咱俩先试试?”

魏琛想起叶修说的那话,又实在觉得有点天方夜谭,接着补了一句,“就是时常联系着出来吃个饭什么的,这样家里那边也好交代。”

楚云秀心想,谁和相亲对象要是想处处看,不都是得时常联系着出来吃吃饭的吗?本来要是没这个乌龙,楚云秀觉得她和魏琛说不定也会时常联系出来吃吃饭的,但有了“相亲对象”这层关系后,她怎么想怎么别扭。

其实只是又加上的一个身份,但却让“身经百战”厌倦相亲的她总是忍不住又想东想西起来。

然而,当下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了。于是楚女士点了点头,合作关系即日生效。

魏琛看出她心里的纠结,语重心长地教育道,“小楚啊,老夫虽然称不上阅女无数,但也不至于饥渴到对游戏里的后辈下手,不会占你什么便宜的,你放心。你也不用想着相亲这茬,把我当成普通朋友就行,相亲这事儿谁没被逼过啊,咱统一好战线才能争取到自由嘛。”

云秀妹子、楚总、小楚……魏琛对她的称呼越来越随心所欲乱七八糟,但这一通颇为不正经的话却让楚云秀的心莫名放松了下来。

她想,魏琛看起来还是有一丢丢靠谱的,不愧当过蓝雨的队长嘛。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魏琛压低声音道,“现在的主要隐藏BOSS是我妈,难度系数,五颗星。是咱们争取自由的道路上最难对付的敌人,她已经吓跑两个小姑娘了,云秀大妹子,你得争点气啊。”

“……”

刚松了一口气的楚云秀内心再次如奔腾过千万匹草泥马——这他妈都是什么神展开?!

于是魏琛就把他妈的丰功伟绩娓娓道来,包括怎么怎么跟踪怎么怎么调查真伪怎么怎么旁敲侧击……目瞪口呆听完的楚女士感慨,“你妈不去当特务真是可惜了。”

魏琛挠挠头,“其实吧,我这些年来她就一直没怎么管过我,但她那群老闺蜜最近都开始秀孙子,她就开始急了,突然要把这三十几年母亲的责任都尽上似的……反正很可怕,你小心别说漏嘴。”

楚云秀点点头,“我知道,我妈也是这种情况。这样也好办,咱俩都是熟悉套路的人了,我回家再制定一套方案,撑一个月没问题!”

魏琛赞许道,“好啊大妹子,就欣赏你这雷厉风行的作风!当初你在烟雨的时候老夫就注意到你了,敢玩人妖号的都必成大器!”

眼看着魏琛又要开始满嘴跑火车,楚云秀急忙打断,“你是真不想结婚?”

魏琛想了想,说道,“这些年一个人野惯了,有个女人在身边管着还是不大习惯。再说了,这不是还没碰上合适的吗。”

楚云秀无奈道,“越和你聊越觉得咱俩命运相似,连妈都差不多。不过,我倒是挺想结婚的。”

魏琛赶紧表明立场,“你放心,这期间你要碰见真爱,老夫绝对不当你追求幸福的绊脚石,感情路上的第三者,这样到时候咱俩还吹的名正言顺。”

“得了吧,”楚云秀说,“我也就是想想,现在其实也没这心思了。原来还想着要如何如何筹备一场梦中的婚礼,现在就想实在不行从大街上看到哪个男的长得帅,直接拉去开房,然后扣下他身份证去民政局闪婚算了。”

这回目瞪口呆的人变成了魏琛,“没看出你还这么奔放啊,老夫真的是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不过万一人家结婚了呢?或者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怎么办?”

楚云秀气得踢了魏琛一脚,“你不拆台能死啊?连梦都不让人做了?再说了,你长的又不符合条件,怕什么。”

恨天高刚好戳到魏琛小腿,魏琛弯腰捂着腿嗷嗷乱叫,“楚老师,何弃疗啊!!!”

一时间咖啡厅里的人纷纷侧目,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又给了一他另外那条腿一脚。

她现在真的很怀疑自己和魏琛这事的靠谱程度,毕竟她越和这个人接触,就越发现这个人的不靠谱。最重要的是,楚云秀觉得,自己现在都快被拐进沟里去了。

 

评论(2)
热度(47)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