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6

#魏楚 莫橙 by甜


偶尔职业群里也会有人打趣两句。

“XXX找到对象了吗?”

“听说XX脱团了?我大FFF团还不快烧死他们!”

“秀恩爱,死得快!”

“XXX竟然不是死gay?我直到现在还不能相信……”

“没想到XX是这种审美!!!”

“说好的这个月发喜糖办喜酒呢?我红包都准备好了@XXX”

“分手了,求安慰,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微笑”

“……”

最初打荣耀的那批人现在也都不年轻了,基本都到了结婚的年纪,有的连孩子都有了。这一年来的婚宴尤为多,都是坐飞机天南海北地喝喜酒。

日子多快啊,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还都是群莽撞的小年轻,空有一番热血,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奋斗,转眼间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拖家带口的年纪了,他们早也踏上了不同的殊途,离那个最初的地方越走越远。

——他们都不再年轻了。

有一次话题就又引到了楚云秀身上,曾经烟雨兢兢业业的副队李华问,“楚队好久没上线了,是不是还忙着相亲呢?”

然后一贯潜水不说话的莫凡突然冒出来了一句,“拉郎配去了。”

众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叶修苏沐橙几个知情人倒都笑的心领神会。
然后话题又拐到了“莫凡拐走联盟女神苏沐橙伤了多少宅男心”上去。

魏琛当时刚打开电脑登上QQ,本来想在群里打个招呼,结果看到莫凡那一句,顿时有点心虚。

遗憾的是,这一个月并没有像两人想象的那样风平浪静的过去。

两人本来商量好先一段时间不见,就偶尔从微信上聊两句,做给家长看,然后扭头再提几个对方的缺点,装出应付敷衍不太满意的样子,结尾再自然而然说一句,“我觉得他(她)哪都挺好的,就是和我气场不太合,现在不是还不太熟么,还都能忍着,做朋友可以,要是真结了婚肯定得天天吵。”为的就是给两方家长都留下一个“我们尽力了”的感觉。

原本楚妈妈还觉得,魏琛以前也是打游戏的,说不定还能和自家女儿多点共同话题,谁知道楚云秀一句话就粉碎了这一期望,“妈,我那时候打游戏是因为年少不懂事,后来是因为来钱快,我现在都多大年纪了,您还以为我是当初那个没长大的叛逆小孩呢?游戏?那都是年轻人玩的,我现在哪有时间啊!”

于是楚妈妈也开始动摇了,看自己女儿的确天天忙的晕头巴脑的,偶尔也试探地问两句,“你和小魏关系还好吧?最近联系了吗?哦,都忙啊……嗯,妈妈现在也觉得这事儿随缘,你别太累着自己,偶尔也调剂下生活,我不是说在家看电视剧!你也得出去走走啊!”

一切计划都进行得很完美。

横生的变故出现在一通电话。

魏琛当时刚忙完手里的工作,都没回家,想打开电脑玩玩荣耀,干脆就在办公室看看日出来着,结果楚女士的一通电话就来了。

“老魏,出来陪我喝酒。”

楚女士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阴森,让人有种在说“老魏,出来帮我埋尸”的错觉。

其实这事也挺平常的,俩人都觉得和对方聊得来,一有心事就凑一堆儿喝酒聊天或者抽烟聊天,楚云秀喝的多,魏琛抽得多。忙的时候就在微信上互倒苦水,还得在两方家长面前装出“我们其实有段时间不联系了,他(她)总是很忙”的样子。

但今天有点不同寻常,今天楚云秀是在凌晨四点给他打的电话。要知道,以前楚女士都是要睡美容觉,绝不熬夜的。

赶到楚云秀说的那家酒吧的时候,魏琛就看出来,这是已经喝过一轮的了。以他对楚云秀这段时间的了解,现在这状况肯定是酒喝够了开始憋不住要说话了。

果不其然,楚云秀脸在灯光下照得有点红,或者本来就是喝上头了,她指关节叩着吧台,看起来漫不经心地说,“我前任结婚了,我昨天去参加他的婚礼了。”

魏琛挺纳闷,“上一个相好?你原来不是差点跟他结婚,然后发现自己不太爱他,然后又把人家坑了吗?”

楚云秀点了点头,“对啊。”

“那你这一副为旧爱伤怀的样子是干吗?”

楚云秀又翻了个白眼,“老娘是为自己伤怀好吗,他那个老婆就是一花瓶,靠脸吃饭的长得还没我这靠胸吃饭的好!”

魏琛没忍住,下意识就瞥了一眼,把那句“说不定人家靠脸吃饭的比你这靠胸吃饭的胸还大呢”生生咽了下去,没忍心打击她,“你继续说,我听着。”

谁知道楚云秀“嚯”的一声就撂下酒杯,情绪一下激动了起来,“这个傻逼竟然敢嘲讽老娘没嫁出去?!妈逼她男人是老子不要的备胎好吧?有脸说?”

魏琛在一旁配合,“是是是,没脸说!孙子都这副德行,有了糖吃见到爷爷就趾高气扬的,也不知道这糖是谁给的。”

找到同党的楚云秀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发言,洋洋洒洒叨唠了快一个小时,恨嫁的心看得连魏琛都心酸,“哎,小楚啊,现在姑娘三十嫁不出去很正常,你也不用着急……看看老夫这把年纪,都快四十了还是一条光棍,轮回的方明华小我五岁,他孩子都六七岁了!我跟你说啊,越往后剩下的越是黄金王老五,到时候给你随便挑。”

楚云秀打量了一下魏琛,表示质疑,“你现在站在我面前说这话就不足以说服我。”

魏琛有点挫败,“你多少给老夫留点面子好吧……”

然后楚云秀继续絮叨,魏琛不喝洋酒,在旁边坐着也怪无聊,索性就听她絮叨。他熬夜熬的也有点迷糊,到最后只听了一半进去,再抬头吃了一惊,楚云秀已经是梨花带雨无语凝噎了。

魏琛这辈子没哄过女人,尤其是哭了的女人,顿时间手忙脚乱,心想自己从哪认了个活祖宗来专门折腾自己啊!

他哭丧着个脸找纸巾,“楚云秀你你你你别哭啊!你一哭老夫也想哭了!”

楚云秀从小包里掏出面巾纸,擦了擦脸,“魏琛,我认真的问你,你实话实说。”

魏琛看她变脸变得和四月的天似的,松了口气,“除了我银行卡密码都能告诉你。”

楚云秀鄙视,“你挣的钱还不如我多。”

“那你问吧。”

于是自信心强烈受挫的楚女士开始问,“我长得算好看吗?”

魏琛仔细地打量了一遍,摸摸鼻子,“挺好看了,妆别这么浓更好,今天这素颜就不错。”

“别有多余的小动作!”

魏琛想,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我身材怎么样?”

“呃……”魏琛实话实说,“胸是胸腿是腿屁股是屁股,就是有点瘦。”

“我性格怎么样?”

这回魏琛想都没想就夸道,“真性情,实诚,挺好相处的,反正老夫挺喜欢。”

“……那为什么我还没脱单?”

最后这句话楚女士基本上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魏琛想了想,又想了想,又想了想,也觉得没道理。就连一贯聪明绝顶的自己也想不出来这个问题的答案,说明还真有点难办。

他只能笼统地回答:“可能是……你还没遇见那个人吧?”

楚云秀拍桌怒吼,“屁话!老娘等了三十年了!连个人设都没有!”

魏琛觉得他要发扬自己的前辈作用了,于是他开始娓娓道来,“打个比方,如果你是只屎壳郎,但你只推牛粪球,你这一路见过羊粪的猪粪的,推之前或者推到一半你就发现他们都不是牛粪的,但是你不能说这世界上就没有牛粪了啊,可能只是牛比较少而已,只要你一直往前走,总能碰见你的牛粪……”

如果有人告诉楚云秀魏琛的文化水平只达到初中,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就比如现在,楚女士果断无视了调酒小哥投来的惊奇目光,冷漠地打断魏琛慷慨激昂的发言,“你能再换一个更好点的比喻吗?”

评论(5)
热度(50)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