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只为遇见你07

#魏楚 莫橙 by甜


魏琛也意识到拿屎壳郎比喻美女实在不太恰当,急忙更正,“哦,那我换一个吧……你等老夫想想……哎对了!如果你是一朵鲜花……”

楚云秀立马联想到一句话,再次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魏琛,“你快住嘴吧,我已经知道黄少是谁教出来的了。”

“咳咳,”魏琛尴尬地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唉算了不说了,反正你别担心,日子还长着呢,大不了你嫁不出去我给你当备胎啊,反正老夫估计是一辈子的光棍命……”

他话还没说完,楚云秀的吻就压了上来,有股酒味,舌尖上还带着尼古丁的苦。

吧台里的调酒小哥镇定自若,低头无视,继续调酒。

一吻毕,楚云秀盯着魏琛老半天,把他这张老脸盯的都有些发热了才说,“魏琛。”

“啊?”

“你下次能不能提前刮刮胡子。”

“哦,成啊……”魏琛显然还有点不在状态,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嗯?楚云秀这意思是还有下次?

然后楚女士云淡风轻地拍了拍魏先生的肩膀,“备胎转正了。”

美人在怀,刚又莫名其妙被人强吻了,强行被灌了一口洋酒,魏琛的头脑还有点不清醒,恍恍惚惚头就点了下来。

“这就转正了?”

楚女士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突然发现你就挺好的,起码能让我高兴。再说了,你刚才不也说了吗,我这条件的找不到对象都没理由,你不就说你挺喜欢的吗?”

魏琛想了想,自己刚刚好像的确这么说过来着……不过那是为了安慰楚云秀啊!

但看着楚云秀晶亮晶亮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眼神还和个纯真无害的小姑娘似的,魏琛的老男人心又突然以很不正常的速度砰砰跳了起来。

他想,自己可能还真有点喜欢楚云秀。

反正是白捡了个媳妇儿,何乐不为呢?

他们两个谁也没发现,那是一月之期的最后一天的凌晨。

楚云秀原本给她老妈编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表明了自己目前真的没有脱单的心思和运气,就请她暂时别操心了,结果因为酒吧信号太差,短信没发出去,还静静的躺在发件箱。

结果谁知道呢,世事就是这么无常,月亮升起的时候楚女士还是一个借酒浇愁的single dog,太阳升起的时候,她突然就有男朋友了,可以底气十足的秀恩爱了。

虽然她的男朋友头发凌乱,胡子拉碴,邋里邋遢,一眼看上去像个不务正业的老混混,和旁边素颜的楚女士站在一起,就像是丧心病狂的中年男人引诱了失足少女,或者就是一对父女。

这就是楚女士和魏先生在一起的时候总要化妆的原因,她可不想走在街上再被人评价“那对父女感情真好”了。

好吧,其实魏先生也不是那么显老,就怪楚女士保养有方,太显年轻了。

然后楚女士叼着根烟往魏先生嘴边蹭,“借个火。”

——得,这下更像是老混混和失足少女的忘年恋了。

吧台后镇定自若的调酒师还在调酒,魏琛看了眼表,大叫不好,“公司七点还有个会,我还得去背背讲话稿!老夫先撤了!”

但说完这话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不再是一个无牵无挂的单身汉了。于是他又折了回来,把楚女士塞进车,“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楚云秀坐在副驾驶上,靠着窗户就睡着了。等红灯的时候魏琛看了眼她的侧脸,突然感觉这一切都跟个梦似的,美的不大真实。

从重逢、重新认识,再到熟稔、无话不说,再到现在的关系,也只不过过去了一个月而已。

好像进展的确有点快,但谁也没觉出来。

可能就应了楚云秀原来说过的一句豪言壮语,“要真碰见了那个对的人,认识第二天领证都算迟了。”更何况楚云秀和魏琛还有十几年的浅薄交情、一个月的深入交流呢。

谁也没有料到,众人眼里的拉郎配,竟然还配的这么默契。

但如果你告诉楚女士,你等了这么些年,错过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遇见魏琛,她肯定还是会给你一个暴栗。毕竟魏老大和白马王子或者长腿欧巴,差距还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后来楚女士一直坚持,魏琛就是个备胎,她心情一好就给转正了。但如果要让魏琛做一个备胎转正的成功案例报告会,他可能只会跟你说,趁她喝醉的时候安慰安慰她,给她讲一个屎壳郎和粪球的故事,当然,要是来得及把屎壳郎换成鲜花就更好了。

反正总而言之,楚云秀这朵鲜花就插在了魏琛这坨牛粪上,怎么也拔不下来了。

一夜没睡的魏琛赶到公司之后,叶修看着他的凌乱造型感慨了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啊,黑眼圈也抵挡不住老魏眼中闪烁的光芒和斗志了。”

同样,因为宿醉所以导致第二天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楚云秀,在踏进公司之后也遭到了注目礼。用公司内某员工的话来说就是——

“楚老板的脸色就跟有了第二春似的……呸,就跟春天要到了似的!”

此时空调开到16度以迎接小暑的房间里,只穿了一件短袖的楚云秀打了个喷嚏。

她的手指还在键盘上飞速运转着,但不是在打字。

耳机里和身旁同时传来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们脑子都有坑吗?没见那两队人已经掐起来了吗,你不这个时候钻空子什么时候钻?什么?你当人傻逼呢?拉完仇恨被人当枪使?你是不是今天忘喝奶了?滚滚滚别从这瞎支招。”

楚云秀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样的魏琛她第一次见到,但这却是她一直耳闻的那个魏琛,骨子里最真的那个魏琛。

对,她又开始打荣耀了,和现任男票一起。这就是他们现在雷打不动的约会内容。

她突然觉得,这个网游不光适合年轻人,像他们这种“老人”,玩起来怀怀旧也是不错的。

“你们先按我说的打,我马上回来。”

魏琛说完这一句,楚云秀下意识地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拿着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到了26度,然后缩了缩脖子,“冻死我啦,以后空调可不能开这么低,人老了,这么着容易得脊椎病。”

楚云秀莞尔一笑,“好。”

然后魏琛的脑袋凑过来,烟头抵着她的烟头,“借个火。”

一个足够亲昵的姿态。

魏琛的麦克风一直没关,有人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起哄道,“哎哟老大,嫂子啊!快来给介绍介绍!”

魏琛还没来得及说话,楚云秀就开了麦克,“是我。”

众人看了一眼这个实力强悍不容小觑的元素法师,顿时噤声。

……这年头,人妖号可真不常见了啊!众人感慨,果然老大的女人和老大一样个性。

魏琛又开始指挥了,为了防止有“二重唱”,楚云秀关了麦克。刷完一局副本,魏琛扭过头来问她,“好玩吗?”

楚云秀点了点头。

然后他又感慨道,“这可是代表了老夫所有的青春年华啊!”

其实荣耀不光代表了魏琛的青春年华,还有楚云秀的,还有每一个职业选手的青春年华。

他们把最好的岁月都倾注给了这款游戏,还有他们的队友。这才是荣耀之所以对那么多人都意义非凡的原因。

楚云秀告别了荣耀许多年,其实是因为当初打荣耀时留下的回忆,年轻美好的令现在的她嫉妒。

——用不着太多勾心斗角,用不着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需要把游戏打好,做个安静邋遢的宅女,闲的时候就窝在训练室磕着瓜子看电视剧,或者和队友一起聊天八卦掐CP。

后来她开始做生意,而有的人踏入职场,有的人开始做投资,有的人转战娱乐圈,有的人依然做着些和荣耀相关的事。

可是他们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荣耀的赛场更简单、更真实了。

那样的日子,可真令人怀念啊。

不只是叶修,所有荣耀选手都曾有过“想打一辈子永不退役”的想法吧。

评论(5)
热度(57)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如初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