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Love Letter

#双黑 by甜

BGM:《手札by张布衣》


A half finished book like, after all, a half finished loved affair.

——《Cloud Atlas》

未完待续的信亦是。

 


太宰治先生去世的时候是深秋。


挽堂门口有两棵高大的伊吕波枫,前些天刚下了几场雨,落了满地的红叶,仍然湿湿地黏在石板上,好像已经拓进去了。走进去的人皆是黑色的衣服,低着眉目,手里带了一把伞——这真是个太过于多愁善感的秋天了。


葬礼来了很多人,毕竟太宰先生生前还是很有身份地位、很受人尊敬的。大家都对于太宰先生的英年早逝深感痛心,他正值当年,无妻无子,空有偌大家产,走后这一切却都显得孤零零的,他会带着谁的思念通往天堂呢?


然而太宰先生似乎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他总是热爱寻找千奇百怪的死亡方式,然后再被人救活过来,然后再继续尝试。他是疯子,大家一直都知道,但是他们都忍不住爱这个疯子。他早早立了一份遗嘱,把所有家产一半捐赠出去一半分给奴仆,所有人都不禁眼红起太宰家的下人来,而他们自己其实也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据太宰先生的贴身女佣说,他早说过这个决定,还说把遗嘱放在床头后面的暗格里,她一直当做玩笑话没有介意,毕竟太宰先生总喜欢开玩笑,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嗬,这倒是没有子女财产纠纷了,改成奴仆纠纷了,这下更有趣。”有人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窃窃私语。


然而他们所期待的似乎并没有发生,太宰家的下人很少,只有一个老管家、几个女佣、一个司机、一个厨子、一个园丁、几个打杂的小工而已。他们都是世代为太宰家服务的,非常的忠诚,也并不贪恋于这些钱财,只是按之前划分好的那样拿走了自己应得的份。


葬礼结束后,他们送客人一一出了门,继续打点家中的一切,他们还需要将太宰先生的遗物理清才能离开这里。书房里的书桌最右侧有一个上锁的抽屉,但是大家并未找到钥匙,女佣堂本问了一圈儿也没有人知道钥匙在哪里。


“这个好像是太宰先生最珍贵的秘密呢。”女佣香川说道,“太宰先生这么一个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人,偏偏一直把这里面的东西这么精心保存,我还悄悄见过他晚上开着灯在看什么,抽屉就是打开的。”


一众人都聚到了书房围成一圈纷纷猜测着这个抽屉里藏着什么,老管家从门外看到他们,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把落满灰尘的小锁,说道,“那就直接砸开吧,但是不要乱翻里面的东西,交给我吧。”


其实打开这种小锁也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虽然所有人都很好奇里面的东西,但最具威严的管家既然这样说了,他们还是退下继续去忙各自的了。


待所有人离开后,管家走近那个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保护的抽屉,脑海里又浮现出太宰治那张总是微笑着的面孔,拉开了抽屉。


里面是一叠信,非常非常厚的一叠信,虽然每一封虽然看起来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了,但是并没有像其他的一些东西一样落满了灰,可以看出保存的十分妥帖,并且经常拿出来看。管家苍老而粗砺的手指磨擦过信封上书写着的寄信人的地址与名字,微微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他。


唯一能让太宰先生在乎的那个人。


偷偷留在在门外一直注视着老管家的女佣堂本,把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她安静地看着老管家苍老却有些悲伤的背影,尽管心中困惑,但为了不惊动他,还是悄悄地离去了。

 



太宰宅东西杂乱而琐碎,一天时间难以收拾干净,他们依然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呆在这所失去主人的空荡荡的房子里,忙碌着各自的工作。


就像曾经太宰治在的时候那样。


当老管家睡下后,女佣堂本还是忍不住溜到了书房,她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走近那格神秘的抽屉,轻悄悄地拉开,被里面的一叠信惊呆了。


该是谁呢?谁会给太宰先生寄这么多信呢?在他们的印象中,太宰治总能收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信件,但他们都不曾在意,可竟有人持续不断地坚持寄了这么久,想一想就觉得是一件温馨而甜蜜的事情呐。而太宰治先生如此的珍重这些信件,那说明寄信的人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吧?是谁呢?他们认识吗?


她看向信封上的地址,离这里并不远,寄信的人叫做中原中也……噢,也算是当地一位鼎鼎有名的人物,这个人好像在来客的口中偶尔被提及过,但屈指可数,原来与太宰先生的关系竟是这样好吗?那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来拜访过太宰先生呢?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一起出行呢?明明相距不远……为什么连太宰先生的葬礼都没有来参加呢?枉太宰先生对他一片真情……


这样愤愤地想着,年轻的女佣打开了第一封信,开始读了起来。




“我决定再也不要同你见面了,青鲭野郎,你那张俊俏而招蜂引蝶的小白脸我是提不起任何兴趣的,但我又不想让你就这样安生舒坦地过日子……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祈祷你能不小心看到这封信,然后从今天起永远会因为我而多一些新的烦恼。这就是我所爱你的方式,以中原中也的名义发誓。我刚开了一瓶89年的柏图斯,而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是无福消受这等美酒的,所以我自己喝了个痛快,这就是我今天带给你的第一个烦恼。——7.18”


竟然连最起码的书信礼仪都不知道,而那怪异的称呼又令堂本感到奇怪,这封信寄出的原因仿佛仅仅是因为无聊,无聊至极,而在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回望着落款的日期,饶是绞尽脑汁也记不起来了。


“不要回信呀,青鲭先生,回信还有什么意思呢?你总是用那种洋洋得意令人厌恶的口吻,还总是一板一眼的格式,我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这就是你所谓的回报方式么?果真像太宰。玫瑰花味道很香,我收下了,把它放到厕所里的确效果显著,以及如果这是你致歉的方式的话,我拒绝接受,不过我想你也是绝不会承认这一点的。另,你在我心中的位置绝对配不上89年的柏图斯,哪怕一滴,但你的离去是我人生中开心至极的几件事之一,懂了么,你的价值只有在你离去的时候才能有所体现。——7.24”


“看来你实在是无聊,那我也不介意陪你玩一玩。我同情你现在的遭遇,毕竟背叛组织的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没人比你更清楚了。为了表示曾经共事过的老同事的友好,我特地给你随信寄来了一盒药膏,算是玫瑰的回礼,不介意你在此时运用你那巧舌如簧的本领恭维一下我悲悯的情怀,毕竟那个药膏是我前几天从家里找出来快要过期的,还请你妥善收好。也请你下次跑得快一点,这次我特地没有主动请缨,多亏你可爱的玫瑰花害得我鼻炎到现在没有好,下次就没有这样幸运的事了,我不会留给你自杀的机会的,太宰。你如果要死,只能了结在我的手里。——7.31”


堂本看到这猛然想起了什么,那是太宰先生与港口黑手党断绝关系的时期,作为港口黑手党曾经叱咤风云的绝对高层人物,他知道的太多了,首领一开始有意派人暗地里解决掉他,但太宰治自然不是那样好对付的角色,三番两次的小纠缠无果后,太宰最终还是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终于逼退了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和黑手党彻底划清了界限。


“向你致歉,前几日被首领派去西方驻守,也让你这种从来让年轻女性痴心等待的混蛋尝一下等待的滋味。九州岛降雨多的令人心烦,空气永远是潮湿而粘腻的,或许你可以来这里试试看看能不能被这种感觉难受死,反正我是快想要自杀了。我以前总嫌横滨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现在来看,就算最讨人嫌的你在横滨,我也愿意回来。是的,你应该很庆幸我找到了一个比忍受你更难忍受的东西。——8.17”


“不,我一点不关心你的近况,请你不要总是絮絮叨叨说那么多,像一个老太婆一样,更不要在信里画小人!希望你对自己的画画水平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就算换了新的环境也给我改掉眼高手低的臭毛病,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喜欢你哪里。还有一个说出来你肯定会幸灾乐祸的事情——尽管你看信封就知道,是的,首领又派我来九州了,我原本想和红叶换一换,但是她说自己有风湿,嘁。不过好在也并没有什么事,海岸线很长,我可以顺着从早走到晚,就是海风有点大。不要跟我说下次来这里溺死看看的话,我说了,你只能死在我手里,希望你的记性能好一点。——10.14”


“只是有点无聊,来打发点时间。今天好像有祭典,外面一直在放烟花,在横滨是绝对看不到这么漂亮的烟花的。看完烟花我也送走了十三位,任务圆满完成,可以回家睡觉了。*********************************************************************************************************************……算了,当我没说。就这样吧。——10.27”


中间用黑色水笔浓墨重彩的涂去了一大段话,堂本无法猜测中原中也到底说了些什么,亦或是关于什么,而太宰治猜出来这些了吗?她无从得知,只能往下看,可是下一封信完全跳脱到了另一个新的话题,而且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不要觉得你了解的够多,太宰,你手里所掌握的这些还不足以让首领忌惮,他是很喜欢你,但不代表一味地纵容你。这是我最后的警告,不要以为你一个人可以挑战整个黑手党。虔诚祝你明日自杀又被救活。不会说晚安的,希望你不要做梦。——11.21”


这一个月只有这一封信,甚至再往后的好几个月也突然缺失了信,那段时间出了什么事吗?堂本也无法记清了,或许正是是横滨动荡的时期。那段时间港口黑手党内部很乱,似乎出了一些内鬼,中也被急急召回总部,也是应付的心力交瘁,太宰与港口黑手党作对已是公开多时,有人故意打破了森鸥外与太宰治之间的约定,触及到了太宰的逆鳞,想要挑动起一场无形的硝烟。尽管知道先错的在他们,中也也只能这样说。


他们都很累,各自都需要一个缓冲的机会,谁也没有闲情来相互骚扰写信了。中也忙的连气都喘不够,而那段时间的太宰宅的家仆看到主人也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声——他一贯是和颜悦色好脾气的。这种状态维持了多久呢,大概有两三个月,或者更长,然而在春天彻底降临横滨的时候,他们又开始通信了,先联系的似乎是太宰治,因为中原中也的回信是这样写的:


“好巧,我今天也看到一只古怪的黑猫,有一身和你一样柔软的毛。虽然我不喜欢这种动物,但相比你来说,它真的可爱多了。另外,请不要说这么虚伪的祝福。——4.29”


“红叶姐又组织了野餐……今年她还是做了蟹黄包,可除了你这个多事的家伙谁爱吃那东西!尽管红叶姐的手艺是没得说。顺便她告诉我们前几天碰到你,说你最近养膘养的很好,肚子上的肉多了不少,芥川的脸都要扭成一团了,立原笑吐了,当然也可能是撑的喽。我又带了一瓶92年的拉菲,没有你的份。——5.7”


风雨过后仿佛云开见日,这一年他们的通信不多不少,但基调明显变得缓和轻松了许多,中原中也明显对太宰治放松了敌视的状态。他们仿佛一直在吵嘴,但堂本从内心深处压根儿没觉得他们两个人是敌人,或者是关系糟糕的人,她反倒觉得这位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一定非常的亲密,仅从一方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情感中她就可以这样判定。


这时她已经摒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她继续往下翻着:


“今天的月亮非常圆,夜风也很温柔,这才是令人享受的宁静夏日,刚顺利执行完任务回来的我这一刻不禁感慨幸好你不在我身边,否则我一定不会觉得今晚是个无比好的天气。这一天或许对你依旧是期待死去的一天,但你的确应该抬起头看看月亮。虽然你亦罪孽深重,可也应该公平的得到老天的礼遇,它或许是为了宽慰你一心向死的乏味人生,你应该庆幸你出生在二十年前的今天。随信,附上今天新插的一枝忧郁唐菖蒲,向你展示我今日的好心情,请勿自作多情。——6.19”


那一天是太宰治的生日。可是信中并没有找到花的踪迹……或许是早已风化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信件了,女佣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间捏紧了信的边缘,她的眼眶微微泛着些红,加紧了翻信的速度。


他们的信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写了十年,好像千篇一律似的流水账,内容无外乎是吵嘴,顺便再显摆下自己过的很好,以此来挖苦一下对方……后来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心照不宣在自己最忙碌烦恼的时间停下了写信,过一段时间再照旧,永远奉上自己最光鲜的样子。但是堂本却已经明了了,她甚至不用去看太宰先生写给中原中也的回信,就已经从这一叠的心中直白而切身地体会到了一种从未言于口,却足够深沉的情意——而太宰治又曾在多少个夜晚拿出这些信来重新翻阅呢?那时他的眼神该是多么、多么温柔呀……可惜谁也没有看到过。


可是这座房子的所有花瓶里,都会插上一束忧郁唐菖蒲,一周一换,到现在依然如此,忘记已经持续了多久。太宰先生过世了,但是这一周的唐菖蒲还开着,非常亮丽的点缀着这个世界。那是太宰先生思念中原先生的方式吗?她这样猜想。




我也不知道我重新编辑了一下为什么就屏蔽我了



 

“您好……”上杉太太疑惑地打开门,看到一位年轻的、怯生生的女性小声问道,“打扰了,这里是中原中也家吗?”


……


上杉从一个木盒里取出几封信递给堂本,说道,“留下来的只有这几封了,这是中也先生死后太宰先生寄来的,剩下的信都随中也先生的尸体一同火化了,这是他自己生前要求的。以及,太宰先生在中也先生死后买下了他的房子,让我好好照料……如今他也不在世了,唉,他们两个好歹也是日本名动一方的青年才俊,怎么都去世的这么早……真是可惜……”


堂本默默地接过信,那些信没有人动过,甚至还没有拆封。她抬起自己微微有些颤抖的手,小心翼翼的、接近虔诚地拆开了第一封:


“我最讨厌话说一半的人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讨厌中也,但就算中也想要惹怒我,也不该选择这样的方式。未完待续的信就像场无疾而终的爱情一样,无论如何对于我而言是极大的不公平。我想了解中也的心意,可是中也却永远剥夺了我的这个机会。我不能接受。”


“今天开了一瓶1811年的伊甘,是绝对的美酒,中也一定会喜欢,但是为了惩罚你,所以我全部自己喝光了。这瓶酒花了我一千多万日元,但是中也值得,你在我心中的价值比它要高一千万倍,所以请给我一个同你共饮美酒的机会吧。你值得世间最美好的万事万物。”


“你真是一个不信守诺言的人呐,说着要我留着性命让你收,又从来不来取,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呢?是不是因为中也舍不得取我的性命,所以自己先走了呢?那这样我只好继续重操旧业了……是的,请原谅我总做违背你意愿的事情,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因为……”



 

“我爱你。”

 



他与他之间的爱情永远不会消失,只是随着伊吕波枫飘散到了各个角落,在横滨,在九州,在涩涩的海风里,在飞扬的细雪中,在华丽的霓灯上,人世间只要是他们走过的地方,每一个细枝末节里都会留下他们的影子,都有他们走过的痕迹。


这样的爱情是永恒的,是不会褪色、不会消失的,就像是四季更换、万物轮回交替那样……因为它存在于那些瞬间。而堂本只能用自己的双眼、用她短暂的一生来铭记这一切,铭记太宰治与中原中也之间的这场令人震撼的爱情,它从未言于口,却足够深沉,在她的心中不可磨灭。


没有任何一个结局胜过现在更加皆大欢喜了。



Fin.




评论(28)
热度(371)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