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此间星尘


【魔道祖师·薛晓】此间星尘

剧情版 ♥纯歌版 

填词:瘦尽灯花

演唱:文苓

歌曲后期:四十八

剧情后期:紫糯

海报:伶婼画


薛洋-星潮

晓星尘-紫枫儿【优思铭想】

旁白-浮梦若薇【优思铭想】


【剑划过脖颈破风声,剑落地,背景音一直有风声持续到念白结束】

【沉默半晌,薛洋脚步声走近,衣料摩擦声】

薛洋(恶狠狠,咬牙切齿)“是你逼我的!”

薛洋(冷笑,自言自语)“死了更好,死了才听话!”

……

【薛洋探了探晓星尘呼吸,捏了捏他的手,走到一侧的宿房中端出一盆水,拿毛巾擦干净晓星尘的脸,为他换上新的绷带】

【在地上画好阵法,置好材料,把晓星尘的尸体抱进里面摆好,然后给自己的腹部裹伤】

【捡起地上的蔬菜水果摆到篮子里,打扫了打扫房间,朝棺材中铺上一层新稻草,坐在桌边等待】

……

【手指在桌上敲打,踢了桌子一脚,骂了一声,掀衣摆起身,走到晓星尘身边跪下,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

……

【霍然起身,一阵摔踢,巨响阵阵,把收拾好的屋子砸的七零八落,然后又蹲回原地】

薛洋(小声,尽力维持平静,带着一些难以察觉的慌张)“晓星尘。”

薛洋(同上)“你再不回来,我要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

薛洋(同上)“这整座义城的人我全都会杀光,全都做成活尸,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不管真的可以吗?” 

薛洋(声音里添了一些寒意)“我要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尸荒野,让野狗啃她,啃得稀巴烂。” 

【薛洋重重的呼吸声】

薛洋(暴怒大喝)“晓星尘!”

……

【薛洋揪起晓星尘道袍的领口,背起晓星尘,走出门去】

薛洋(疯子一般,碎碎念)“锁灵囊,锁灵囊。对了,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金麟台上各冷眼,拂尘擒凶初照面,

一似月华净霜天,一秉降灾沉心魇。

后来凡路错因缘,深仇难解痴缠添,

可悔尘中多事救?可恨未料两难全?

【晓星尘出门,薛洋声音从身后传来,晓星尘停住】

薛洋(略带笑音)“道长,今夜捎上我怎么样?” 

晓星尘(正直清冷,略带宠溺,无奈的笑)“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薛洋(可怜巴巴,略带撒娇)“我给你背剑,给你打下手,别嫌弃我嘛。”


提剑劈夜色,呵手走人间,

万里同肩去,春秋共掀棺。

昔闻他顽言,错付开心颜,

喜乐从来短,温存易离散——

狠作笑语晏,蔑将情意断;

大恸眸泣血,刎颈指犹颤。

“缚我眉下光,欺我送衷肠,

戏我心中善,哂我信豺狼!”


误将深情付狂癫,锁灵难聚生前愿。

从此世间星尘殒,从此眸间星辰黯。

赢人却谓输满盘。


旁白“从此世间,再无星尘。”

旁白“从此眸间,再无星辰。”


大约可以算是今年最喜欢的一首歌儿了~感谢士大夫和卡司们,想说的话都写在创灵里了~大家一定要去听一听喔!

评论(9)
热度(65)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月二十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