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春暖花开

#灯老板的睡前故事

 

“你该死在春暖花开的时候。”

L突然这么跟我说。

我问,为什么?

那个时候大家都忙着赏花,就没人会为你流泪了。

我说,是我期望的。可是该再具体点儿,开什么花的时候离开呢?

L没有理我,他自顾自继续说道,“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的骨灰撒在杏树底下,夏末的时候树上就钻出一张张带着你的脸的果子来。”

我说,哎你打住,一下从文艺片变成恐怖片了。

他偏头给笑了,笑得很甜,“哎呀,说你长得好看哪。”

我耸耸肩,“没听出来。”

 

我和L是从一个自杀论坛同城区认识的。

成日想着自杀的人总归脑袋都有点毛病,也不全都是MDD,还有可能混进了一些无病呻吟的小孩子,L和我算是里头比较真心实意的两个,聊的也算投缘,成天一心一意想着去死,别无所求,只可惜求死无门,我划拉烂了一条胳膊,L摔断了一根腿,在短暂等待痊愈的日子里,我们只能成日里凑一块儿研究天时地利人和八卦五行六道,准备挑个良辰吉日一块儿去阎王爷那儿报到。

后来他腿好出院,我俩见了一面,感觉很是不错。L从医院住了太久,头发有点挡眼睛了,戴了个大口罩,但摘下来口罩后笑起来还是很甜,有个酒窝,腿也很长人也挺帅,我问,“你为啥自杀啊?小姑娘玩够了?玩够了你可以去找小男孩儿试试啊,说不定会有新感觉。”

他皱了皱鼻子,说,“帝都霾太重了。”

我说,嗯,有道理,我想死也有这方面很大一个原因。

L转过头来问我,“那你主要是因为什么啊?”

我说,无聊呗。

想死的人多半也不会多有聊。俗话说得好,世间始终你丧,不要聚众发丧,要是聚众发丧,一起进火葬场。(没有这句俗话)我觉得我和L就是一起进火葬场的交情了。

L刚出院,他妈很不放心他,我妈也一直很不放心我,我俩各自丧了一会儿后一拍即合决定就先这样搭个伙,对外就互称一下朋友,对内……对内内部解决也不是不行,反正L细皮嫩肉的好皮相,来回算我沾光。

我问,你刚出院就泡上个妞儿,你妈不奇怪?

L笑得很猖狂,你再看看我的脸,觉得会奇怪?

我认输。

L叫卢西安,初衷不洋气,听说他爸挺喜欢研究秦始皇兵马俑什么的,想让他以后去西安。不过英文名就可以很洋气叫Lucien了,我原来懒,都只喜欢打个L,关系发展到三次元就开始小卢小卢的叫。我们俩在有了彼此后在正常人的世界里伪装了很久,比以前风生水起更多,L还把我介绍给他父母(变相交待如果他死了就找我听遗言,我也是一样的),我就这么着快成了他家内定儿媳妇儿。

反正日子就这么磕磕撞撞过下来,没死成的日子就活着,顺便再想想怎么死,怎么和帝都的霾作斗争,L说,磕药靠谱点的感觉啊。我说,那你去搞药。他果然不动了。

我俩都懒到呼吸都嫌累那种人,更别提费尽心思去弄药,更倾向于自我解决,我的极限是走到厨房拔出刀,L的极限是走到窗边推开窗。然后大难不死小命一条又聚到这里,不知道该算福大命大还是祸害遗千年。

其实我很想去青木原树海组团自杀,只可惜去日本的机票太贵,我俩的钱全被好心人赔在了医药费上,又不敢再向家里要,全身上下加吧起来俩人也凑不起一张的钱来。

后来的事儿说太多也没什么劲,还是各种死,一个人先尝试,死不了就救,负责在彼此家人面前圆谎,死了就负责烧掉对方喜欢的东西,这个我们是按猜拳每回决定的。我的是一个抱枕,一只毛绒小兔,L的是一个签了哪个我也记不住名字的球星名字的篮球,还要我烧一篮杏。L喜欢吃杏,夏天自己坐阳台上能吃一筐,脚下攒了一小山丘的杏核。

冬末跨春的时候L自己去了外地旅行,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临行前他跟我说,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吃到那么甜的杏了。

我说,那你活到明年夏天呗。

他拍了拍我没说话,笑了。

最后他看向我的眼神很温柔,灯灯,我留了三千块钱给你,在你毛绒小兔子菊花里头,我给你拉了个拉链,要是我没回来,你拿着钱还有你自己之前攒的那些去青木原树海吧,还能买个头等舱。

我很感动,可还是气哭了。

L真的没有回来。他跳海了。

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妈妈涕泪涟涟地去认尸,听说浮肿的已经看不出来了样子。跳海的人尸体都很丑的,我们早讨论过这点,我怕水,不肯陪他去,他只好一个人去了。后来我还参加了他的葬礼,作为未婚妻身份,总不好说“我是你儿子的帮凶”,其实我是真心实意祝福他替他开心的,只能靠回想L把我心爱的毛绒小兔子开了菊花,肆无忌惮跟着大哭了一场。

我拿他留给我的钱买了一棵很好的杏树,找人种在了L坟地后面的地方,骨灰我当然拿不着,我也不想来年满树结出一堆长着小卢脸的杏子来;他的篮球我想办法处理了,也埋在了土里;顺便把他吃过的一袋子杏核都撒在了树根周围,感觉真是仁至义尽。

我蹲在他面前跟他说,你骗我呀,春暖花开的时候大家也不看花,全在为你流泪了。

评论(6)
热度(68)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纸鸢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