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挂住你

#双黑 by甜

/重返学校后的摸鱼

 

太宰治今天没来上学。

中原中也从早自习就注意到了窗边空着的那个座位,虽然表面上只是若无其事地瞟了一眼,但心中还是不免猜测起原因来。雨水节气还没到,缠绵悱恻的细雨就先一步洗彻人间,春雨密而无声,但他还是下意识常偏头向窗户的方位看去,窗外正有一棵桧树,还是常青的灰湖绿色,侧耳依稀能听出雨滴顺着叶脉落下的泠泠声。

最近换季,气温忽高忽低,班级里不少同学都感冒了,老师站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台下一片擤鼻涕的声音,中原心不在焉地翻了翻书页,心想这个看起来生命力胜似小强的家伙不会也感冒了吧。回想起太宰前几天连制服外套都没穿就来上学,行至之处收获了一片小女生无声的尖叫,顿时觉得就算感冒了也是活该。

课间少了个烦人精来骚扰,中原才发现校园生活本该多么的清静,他走神了大半节课,此时才慢慢吞吞补抄起板书来,后排坐着的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清晰落入他耳朵——

“太宰同学今天没有来上学呢……不会是生病了吧?”带着十成的关切。

“啊啊,今天可是情人节呢!本来还给他带了巧克力,这下只能等他明天来学校才能收到了……”懊恼之情溢于言表。

“哈?没有想到小千竟然这么大胆哦~还带了巧克力给太宰同学,小心被其他女生看到找你麻烦喔。”

“……”

后面的对话收声失败,中原中也抄着板书又开始神游天外:情人节?今天?

他一贯对这些不太感冒,近来又过的糊里糊涂没顾得上关心日期,太宰这家伙今天来了恐怕是要风头无两了,不知该被多少男生视为公敌了——也好,与太宰治敌对的人变多他反正是乐见其成,毕竟太宰治风流成性拈花惹草不消停,估计又要和去年一样桌洞都被塞得放不下了吧……啧,去年不还是死皮赖脸占用了自己的桌洞来放。

中原正暗自翻着白眼腹诽太宰,就被人拍了拍肩膀,“嗯?”

他回头,是后座的两个女生,这回换成了之前被调侃的那位笑容明媚抢着发言,“中原君,幸子给你准备了巧克力噢——快拿出来呀!”

刚才还笑嘻嘻打趣闺蜜的女生倏然也支支吾吾红了脸,中原一下有点头疼,他不像太宰应付女生如鱼得水,只能接过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尽量放温柔语气地笑了笑:“谢谢你。”

送出巧克力的女生仿佛如释重负,又回想起正事似的,重新恢复了活泼开朗的样子,推了推同桌,“那个,中原君,其实是想拜托你件事啦!今天太宰同学没有来学校,但是小千给他准备了巧克力,希望能在当天就把心意传达给他……你和太宰同学关系这么好,今天肯定要去探望他吧,能不能帮忙捎一下巧克力呢?”

事情的转折来得太快,中原中也捏着礼盒的手都紧了几分——谁和那个混蛋关系好了?!分明是太宰治死不要脸天天缠着他,天知道给别人都产生了什么误会!

他额边青筋鼓了鼓,可看着面前女生期冀又满怀希望的目光,只能又无可奈何地消退了下去,忍住发作不情愿地点了个头,他看着少女春心满满的粉红色外盒,只觉得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接过了太宰治的那一份巧克力。

情人节?还过什么情人节?干脆改名叫太宰治节算了!

 

所以原本根本不想关心太宰治死活的中原中也,最后还是不得不把“探望太宰治”这项计划提上了今日日程。

外班探头探脑想来送巧克力的女生不少,看到空着的座位都兴致缺缺失望而归,中原也收到了几份,不过远不如昔日太宰的数量惊人。放学的时候雨还在断断续续下,空气微凉,路旁新冒出的荒草颜色都湿润了些许,他朝太宰家走的时候回想起上午那份“委托”,顿时又觉得十分恼火,巧克力此时正被拿捏在他右手心,已经沾上了他的体温。

门铃摁了三遍才有人慢慢吞吞来开门,中原一脸嫌弃地抱怨道,“慢死了,你是死在家了吗?”

门后的太宰治乱翘着一头卷毛,睡衣皱皱巴巴的,脸看起来还有些发红,一看就是刚从被子里爬出来,看这架势估计是发烧了。他刚想说“濑户托我捎给你的巧克力,东西放这我走了”,就见太宰树袋熊一样整个人朝他砸来,下巴抵着中原的肩窝,太宰治长手长腿,不小的身高差让他只能半弓着身子,重心全挂在了中原身上。

“你干吗?!”中原中也下意识怒道,伸出一只手想把他推开,可微微一碰,太宰治灼热的呼吸就喷在他的脖颈上,像是桑拿房里的热蒸汽,烫得不像话。到底还是没忍下心来像平时一样拳脚相待,他轻轻推了推太宰的肩膀,总觉得气氛有些微妙,“嗳,你回床上躺着去。”

“唔。”太宰从鼻子里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可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显然又要开始惯用的伎俩耍赖,中原想今天看他是病人的份儿上不跟他一般见识,只能压着脾气好心好意把他一步步搀回房间,再一把塞进被子里,只露出个大脑袋在外面,一点儿缝都不露。

中原把濑户的巧克力放到书桌上,转身要走,裤腿却又被人一把抓住,这回他是真耗尽了耐心,恼道:“你又干吗?盖好被子给我睡觉去。”

太宰治又使出那一套开始哼哼唧唧,中原早已不吃他这套,作势要抬腿踢开他,太宰扁扁嘴:“中也对病人都这么凶喔……”然后又话锋一转,手依旧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我今天就只收到这一份巧克力,不会吧?是不是中也羡慕嫉妒恨把别人送我的都藏起来了……”

中原中也青筋暴起,不想再和他废话,“你不是发烧了吗,怎么还这么多废话?很遗憾的通知你,你今年就收到了这么一份巧克力,老子给你捎到家已经是不错了,反正你现在也吃不了,可以洗洗睡让我走了吗?”

话音未落,一直拽着裤腿的手使了个坏,他一个踉跄就仰面摔在太宰身上,待翻过身来的时候恨不得在太宰那张俊俏的小白脸上好好来一出调色盘,太宰计谋得逞正在十几厘米外哈哈大笑,丝毫没有了开门时的那股可怜劲儿,“嗳,中也,中也,别走嘛……今天就我在家,高烧重病也没人照顾,你舍得留我一个人在这嘛……开玩笑开玩笑,你不要欺负病患啊!”

太宰伸出被子的那只手腕清瘦却有力——虽说他的力气比太宰更大就是——按着他不让他起来,中原中也看他这个欢腾,但话音还是难掩发虚,只得问候着太宰治本人不情愿地翻身侧躺面对着这个麻烦篓子,“你可以请个钟点工照顾你,或者自己滚去医院打针。”

“我也不指望中也能照顾我,你自己都过得糊里糊涂的,”太宰笑嘻嘻地嘟囔着,然后手腕就被人重新塞回了被子里去,“其实是我阿姊之前给男友做了巧克力,剩了一些装不下就留给了我,叫我一定吃完不要隔夜,谁知道我一觉醒来就发烧了嘛!嗓子这么疼也没法吃巧克力,但是又不想辜负她的心意,行行好嘛中也~免费的手工巧克力耶~”

“谢谢,我可不缺巧克力吃。”中原看着太宰那张布满“收到巧克力这么少的中也好可怜,施舍给你一些吧”的脸,只想再补上几拳。

然而话是这么说,最后还是在靠着一招不要脸行走天下的太宰治的软磨硬泡下,去把厨房冰箱里冻着的巧克力拿了出来,太宰缩在被子里,好像一只蚕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直勾勾地看着他吃巧克力。中也被他盯得发毛,总觉得这目光不怀好意,警觉道,“你没有在里面下毒吧?”

“哎呀,中也怎么这么问呢?毕竟是同窗一场,我怎么忍心嘛……”

这话听起来就更不怀好意了。

好在余量不多,只有一点需要扫尾,还是平安地吃完了,暂时没有产生任何中毒迹象,太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直直朝中原的脸伸过去,中原以为他又要使坏,一把抓住,手腕不上不下在空气里晃着,太宰弯弯手指头,“你嘴边有巧克力,想给你擦一下而已啦,中也这么害怕我干什么?”

“用不着麻烦你。”中原中也心想才不是这么简单吧,冷哼一声放下那只攥着太宰的手,又伸到嘴边象征性擦了擦,刚才太宰治那发烧病人特有的温度还盘旋在他指尖,然后又蹭到唇边,皮肤与皮肤的接触产生的奇妙温差让人想起清晨的被窝,让人不自觉就产生留恋之情,暖和的有些过分。

太宰又拉着他天南海北胡侃了几句,最终总算放了他走,中原走前不忘又把他那条不安生地胳膊狠狠塞进被子里,最后又觉得不够满意,干脆把他裹成了一个寿司卷,太宰在床上来回翻滚大叫,中原中也没理会,走到玄关摁下门把手时才顿了一顿,朝屋内喊道,“明天给我来上学。”

 

晚上太宰的阿姊回家,第一件事是去看厨房冰箱,然后才想起来关怀生病的弟弟,太宰还裹在蚕蛹里迷迷糊糊睡着觉,听到开门和脚步声才刚刚醒来,阿姊笑得同样不怀好意,倘若中原中也看到该惊讶两个人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笑容,“治的巧克力送出去啦——?”

太宰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卷毛,只有个脑袋露在外面,嘿嘿地笑了几声,“辛苦老姊啦,等我病好承包一周的晚饭。”

“为了老弟的幸福怎么算的上辛苦呢——”姐弟同款笑容再现,然后把手掌覆到太宰额头试了试体温,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情人节只有女生会送别人巧克力的,治可真是烧糊涂了,还傻兮兮地做出这种事。不过总算现在烧退啦。”

太宰缩在被子里,好像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阿姊看他这模样,客观评价道,“你这样子好像一个寿司卷。”

 

Fin.


评论(23)
热度(340)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