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人

刚才我花了40分钟打了2000字的大纲,消失在了剪贴板里,好想杀人,但是这个故事我必须要讲出来,一段时间前它突然产生在我的脑海里,我本来想作为同人来讲述,但是后来发现同人无法支撑我想表达的东西……我本来想好好写一写,但是我太疲倦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力气写完,于是还是怯弱地选择了公开它不完整的胚胎雏形,不管怎么样我至少选择了一种方式将它表达了出来

暂且称它为《再世为人》






我们假设有这样一个空间,独立于各个世界之外,人们可以来到这里,选择自己的来生,选择自己的归宿,当然也要付出很多的代价。大家排着队拿着死的号码牌,就这样,a和b相遇了,他们都家境不错,暂时入住了一幢别墅,成为了共同的主人。

他们年轻、漂亮、充满活力,和来到这儿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们的烦恼在那些快要被苦难压垮的人看来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快乐又孤独,其实不是那么想死,但也不是那么想活着,有一天他们终于厌倦了这一切,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排队的人很多,来自各个世界,也没有任何时间概念(但其他的一切应有尽有),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大家都在漫长地等待着。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他们慢慢熟悉了起来,跟彼此分享了各自的故事,a问b,你来生想做什么呢?

b说,我想做一场潮水,月出而死,月落而生。

a说,可是这样你便要生生世世都为潮水了啊!大海的寿命根本难以盼到头,除非等到海枯石烂、沧海桑田,你能受得住这寂寞吗?

b说,你搞糊涂啦,潮水是潮水,大海是大海,潮水只是大海的一部分。

a搞不明白了,如何区分这两者呢?如果b变成了潮水,那么谁会变成大海呢?b又怎么能成为另一个人化身的一部分呢?谁也没有做过潮水,谁也不知道。

每个人一辈子可以有三次机会反悔,b年纪轻轻的,却已经用光了三次,也就是这次他必死无疑,没有其他回寰的余地。他说,这回我势在必得。

a问,那么你之前三次都是为什么反悔呢?

b说,死到临头,突然觉得活着也不错,就回去了。直到前几天,我终于觉察到了冥冥之中的召唤,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必须做一场潮水不可,所以我又来了。

a是第一次来到这儿,他甚至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反悔,就这么莽莽撞撞的来了,迄今为止也没觉出什么不对。日子过得实在太无聊了,他们等了好久都没有收到轮到自己的通知,a跟b说,既然这样,反正最后一次了,我来帮你一起完成你人生中没有做过的事情吧……两个爱玩儿的年轻人一拍即合。

他们开始手忙脚乱地学着做木工,做墨西哥菜,还有和彼此做爱,b甚至带着还没有考驾照的完全新手a开着车上了马路——马路上的行人见到他们七扭八拐的行车路线都很激动地凑了上来:如果在这里撞死,那还可以省一笔手续费呢!

但是b教导有方,a谁都没有撞到。

有一天他们做完爱,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光裸的身子贴在一起,热烘烘的——这里没有季节,他们的感情便可以操控季节。b问a,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呢!

a说:我想当月亮。

b笑了,他说你在胡说什么呀!别的星球的事可不是我们说的算的

a说,可是地球上那么多片海,我怎么知道哪一片会是你呢?只有做月亮远远地望着,才能把每片海都收入眼底……

b说,你又搞错啦,我要做潮水,不是大海呢,这两者的意义还是很不同的,月球离我们那么远,你是看不到我的。

a沉默了很久,思索了很久,最终说:那我做一块儿礁石吧,能被潮水温柔拍打的一块礁石。

b怜爱地看着他:礁石固然比海的寿命短,可不也是太寂寞、太漫长了吗?况且礁石定在一处便是一处,倘若拍打你的潮水并不是我,你也无法再动身了啊……

a说,那就海鸟,海鸟总是可以动的吧,我飞过每一片海域,总能找到你。

b又说,海鸟的寿命又太短了,怎么飞得过世间的每一片海域呢?你太高估它的体力了……

a被难住了,他有点生气,撅着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那我还是做人吧!人比海鸟寿命长,比礁石寿命短,比月亮离你近,我找一辈子,总能看过你。

可是你折腾了这么一圈儿,下辈子还是要做人,不是白费力气了吗?b问,如果你还想做人,你就应该回去,等到自然死亡的那一天,你自然可以踏入做人的轮回……说着b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脸颊,a抓住了他的手,眼神急切地表示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b用手捂住了他的话,他说,睡吧,天外还是亮堂堂的,这里总是亮堂堂的,但这一刻a突然觉得时间又重新开始流动了,从b的脉搏开始传达到他的心脏,时钟再次行走,可是他却觉得,这将是b留给他的最后了。

第二天醒来,身边的人果然已经不在了。a迅速下床跑到客厅,新来的室友已经入驻了,也是个漂亮的年轻人,和b刚来的时候一样,躺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室友看到他,说,冰箱上好像贴着有人要跟你说的话。

a迅速跑了过去,撕下了那张便利贴,是b留下的。他啰啰嗦嗦了不少东西,前言不搭后语的,最后突然留下了一个凌厉的问句:你才刚刚学会爱,是吗?a看到“爱”这个字哭了,这简直是最恶毒的诅咒,他的眼泪愤怒地打湿了便利贴,心想,b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b看不到他的眼泪,b已经去做潮水了,这场潮水同他说:你应该回去,回到你来的地方,你应该好好思索一下自己要做什么,如果你要做人,就应该有耐心再等七八十年,像我作为孤单的潮水等待着你的到来一样,这是应该付出的代价。我很喜欢你,我还是希望能与你来世再见的。

a气得发抖,他想,我就不应该教他做木工,他也不该教我做墨西哥菜,教我开车,教我去爱……这也太恶毒了!我居然要为一场潮水捱到人生的100岁,且为人的苦难下辈子还会落在我头上……而我甚至不知道这场潮水何时来、从何来,只有无尽的等待和不断的寻找,只有做人,只有再世为人他或许才可以踩过这场潮水。潮水并非如b所说朝生暮死,而是生千千万万遍,死千千万万遍,b永远将会是一场潮水了。而他,这一刻他竟然开始畏惧死亡,他担心自己还未想好要做什么,一个差错他也许就再也不会见到b了,做人的苦难永远地降临在了他头上,这一刻他的宿命已经得到了审判,a抓紧那张便利贴,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才是第一次呢,他还有的是机会,在这之前,他将踏上长途的跋涉,或许b化身的潮水已经来到了世间,我总会找到的,a想,再世为人、生生世世为人我也心甘情愿,有一日b必将抓住我的脚踝与我分享重逢的喜悦——





评论 ( 7 )
热度 ( 96 )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