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双黑 by甜

《不良嗜好》通贩链接 和西瓜一样甜,520快乐

还得要条围裙。太宰在货架前若有所思道。

他拿了好几条在中原面前比划,最终挑中了几款女式的,假模假样地问,你喜欢粉色还是蓝色啊?

中原陪他耗了一路,眼看着快到收款台了,理都不想再理他,哼哼了几句表示敷衍,果不其然太宰听到回应立马继续自说自话,拉长了声音道:哦——粉色啊,好吧,没想到你这么少女心,那就买你喜欢的吧。喏。

他无声地翻了个白眼,幼稚鬼。

中原中也有幸在十五岁那年学会了除杀人以外最拿手的一项居家技能,拜太宰治所赐。

那时他们两个还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也不过是有点才能的小毛头,做任务还是很苦,没几个手下可支使,为了潜伏可能还要去上学背书,再比如这次,要去学艺做手艺人。

开早餐铺这个点子是太宰想出来的,要学炸油条也是太宰提的,谁知道他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偏偏上面觉得计划可行,还为他们专门请了老师。可学了半个月始作俑者炸出来的成品依然是糊黑糊黑的,身边儿中原摇身一变,技艺炉火纯青,油条金灿灿黄澄澄,一口下去酥脆焦嫩,口感感人。

太宰在一边儿吃的框框流泪,老师在一边儿看的恨铁不成钢。

最后两人的任务分配清晰明了,一个负责炸油条,一个负责收钱管账招呼客人。

中原以前从没发现自己还有烹饪方面的才能,不过他一直清楚的知道,太宰在烹饪这方面绝对没有一丁点儿才能。

港黑大手笔,随便盘了居民区附近街头一家不起眼的小铺子,对面就是他们需要监视的人住的楼,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回家,中原就杵在门口炸油条,看的一清二楚。

刚开业的几天没几个客人,门可罗雀,太宰没事干,两个凳子凑张床,躺在他后面摇着个大蒲扇唧唧歪歪,今年夏天怎么这么热?

中原一直守在油锅边儿,穿着太宰精心挑选的那条粉色围裙,汗一滴滴地顺着刘海儿往下落,没好气地讥讽道,要不然咱俩换换位置?我这好像挺凉快的。

太宰扁扁嘴,算了,还是别了。他停下摇蒲扇,若有所思看着中原的背影,他的头发留得有点长了,为了方便工作和凉快拿了个皮筋扎了起来,橙色的一小撮,比油条的颜色更深一点,感觉摸起来会有点刺手。

他一下良心发现似的,搬着马扎狗腿地蹭过去,殷勤地在一旁扇扇子。

中原冷哼一声,表示不吃这一套,但心中多少不那么气了。

后来或许是多了些回头客,来往的人也多了些,早餐铺的事业算是渐渐成型,每天手里也算能攥住些票子了。太宰笑眯眯地招呼客人,显得热情又勤快,邻里女性皆喜欢他喜欢得紧,他又会闭眼胡诌,转眼成了一条街上知名嘴甜的主儿。中原不太说话,闷声在一边儿干活,其实多半原因是不愿被人误认与太宰伙同,可到底胜在手艺过硬,也受到了不少好评。

他们两个少年人,一副稚嫩皮相,又生的漂亮,两个人为了接地气打扮的也很朴素,看起来就像是穷酸人家考不上学出来打工挣钱的小孩儿,没人怀疑,中原还又矮又瘦没长开的模样,引得不少热心肠的大婶大妈心疼。身世家底快被问了个干净,太宰继续发挥胡扯天赋一一打太极应付过去,几天下来嘴皮子也快磨破,最后几位看问不出什么来,只得悻悻而退,让他们平日里多吃点儿。

傍晚的时候太宰从那儿扫地,突然道,中也,你觉不觉得高手在民间啊。

啊,怎么了?

那些大妈要是去做审讯人员,也得有一番本事。

今日轮到中原休息,他炸了一天油条,正躺在一边儿扇风,眼皮子都快抬不开,语气被这六月的大太阳打的蔫蔫的:什么和什么啊,你想的也太多了。

事实证明太宰的确有自己的手段,最起码很擅长在身边学习,后来他加入红叶的拷问小队,没过多久就成了个中翘楚,经其审讯过的俘虏无一开口。中原曾经目睹过全程,倒没感觉到有别人说的那样可怖,只觉得其气势多少有一些眼熟,和早餐铺子里的大妈相争不相上下。

他们就住在铺子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一张大床,两个人挤。今年夏天出奇的热,老房子太破,又没有装空调,房间里开着一架风扇,把扇叶调到转最快。太宰总把风扇头扭到偏自己一点,中原又扭到自己这边,两个人争了一会儿,最后累得谁都不想动弹了,任由风扇头转来转去,小风呼呼地吹,扫起中原的卷发尾巴,还挺凉快。睡梦里不经意腿勾腿头抵头,谁的胳膊又搭到了谁的胸膛上,世间再也寻不到这样好的寂静。

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是不是凡事都要看脸,经过了大婶们一番宣传,小小的铺子顷时宾客如云,来看中原炸油条的都能围了里三圈外三圈人。还有阿姨想给他们介绍对象的,逮着中原休息的间隙空儿抓着中原手调查户口,太宰在一旁当搅屎棍,一个劲儿地问:阿姨阿姨,我长的不如他帅吗?你咋不给我介绍对象啊?

阿姨很实在,实话实说:你长得也帅,但是他踏实,找对象还是得找这种踏实的小伙子。

太宰在阿姨背后,无声笑得快闭过气儿去,看着中原一脸青筋暴起,心想,正攥着的这双手,可是背了多少人命啊,不知道日后有哪个小姑娘有幸牵着在银座街头一起走一走。

阿姨准备继续旁敲侧击中原喜欢的女生类型,想把自己弟弟的女儿介绍过来有机会见一面,太宰钻出来一把揽住中原肩膀,把他从阿姨手里挣出来,众目睽睽下很响亮地在他脑门上吧唧了一下,笑嘻嘻地说:阿姨,他不喜欢小姑娘,他喜欢我。

阿姨一下傻眼了,觉得是在开玩笑,又觉得不是在开玩笑,良久才想通似的叹叹气走了。店里的食客也都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凑在一堆窃窃私语:这么好的小伙子,真是可惜了咯……

中原反手就是一拳,太宰没躲,看来也不准备白赚便宜,中原也没下狠手用力打,他也看出来中原没生气,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梗着脖子问:那你准备怎么说?这阿姨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应付的了的,她才不会轻易罢休呢……再说了,打发走一个,还有一个,不如这样省事。

想想也不无道理,中原便勉强接受了他此回的歪理邪说,没再跟他算账。

这样白天炸油条晚上睡大觉的好日子并没有多久,目标人物从外地回来,他们的监视任务正式开始,晚上也必须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楼的动静,一觉也安稳不得。他俩提出换班政策,一人前半夜,一人后半夜,可中原白天是工作主力,比较累,经常不小心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看见床边一个睡眼朦胧迷迷瞪瞪的太宰治,一下还觉得有点抱歉。

那个时候他们都在长身体,因此觉格外的多,又没有港黑其他的人监视,工作动力自然也弱了些。他还在思索该如何谢太宰这一回,便被这人精提前截断好意。

太宰说,也不用说谢谢这种话,你要不学学怎么做豆腐脑儿吧?隔壁阿姨那儿就有豆腐卖,听说油条和豆腐脑儿更配哦。

中原无情地把太宰的脸拍歪,配你妹。再学这种破事儿我自杀。

太宰急忙道,可别,你要想不开了告诉我,我帮你啊,指哪儿我打哪儿。一脸义不容辞。

中原装作配合鼓了鼓掌,我好感动哦,您这个朋友真讲义气。

太宰没脸没皮地粲然一笑,抬手很熟络地拿袖子擦了擦他鬓角的汗,亮晶晶的,还闪着光,和他的眼睛一样。

他们需要紧盯目标人的离家时间和携带物品,记录下来汇报给总部。任务进行到第三个月的时候,红叶代表港黑干部来视察他们的工作,来铺子里吃油条,两人特地歇业一天专门接待。

中原一边给她炸油条一边控诉太宰的种种罪行,又抱怨道,大姐,上头怎么就批准了这个决定呢……干什么不好,非开早餐铺来折磨我,让我炸油条你还不如让我去杀人。

红叶坐在太宰对面,看了看周遭破破烂烂的环境和中原苦兮兮的造型,忍不住也笑的花枝乱颤,诶,没想到你用铲勺竟然一点儿也不违和,不比用枪差。

话音未落,太宰便在一旁猪叫一样地笑了起来,赢来了中原的一记眼刀。

红叶不闹他了,笑着说,这不是挺好的,比在黑手党自在吧,我倒是愿意来。

愿意来?来了你就知道有多苦了……我都要累死了……我起码有八年不想吃炸油条了。太宰什么都不干,就知道坐在边儿上扇扇子逗姑娘,五岁小女孩都不放过。

红叶还在听他絮絮叨叨,眼底却落了些不易察觉的哀伤。再回神时他们二人已经吵吵闹闹聊到了新的话题,太宰翘着二郎腿说:哎,中也,等以后咱们退休了,干脆真的来卖油条好了。

中原偏头不看他,谁想跟你一起来卖油条,退休了又不是没有退休金拿。

谁知道呢……港黑还挺抠的……我看炸油条挣得也不少嘛!

你要是学得会,我在一边儿坐着收钱,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红叶清了清嗓子,把他们的吵嘴及时打断: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用再继续监视目标人物了。可以回去进行其他工作了,这里的事情就不用再管了。

两人相对愕然地对望了一眼,随即机械地点了点头。

他们以训练有素的速度收拾好东西撤离了那里,什么都没有留,早餐铺关门落了锁,再也没有个橙发少年站在门口油锅前炸油条,黑发少年在背后坐着摇扇子。周遭的大爷大妈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一时之间还很想念,只得猜测是有人出了好价钱把这里又盘了下来。

早餐铺开始拆迁那晚上,他们两个一块儿出去喝酒,做好重新回归杀人放火的酒肉生活的准备。醉醺醺搀着彼此往回走的时候,再一抬眼又来到了爱恨纠葛了数月的早餐铺门口,黑灯瞎火里依稀可见门脸已经拆了个差不多,费了半天劲才摆正的招牌没了,门口炸油条的大锅没了,随之消散的是难得体验的“正常人”的生活,不免有点唏嘘。

一阵夏日小风吹过,两个人的酒一下都醒了。

太宰下意识扭头看中原,看见中原也扭头看他,两个人相对无言又心情复杂地对视了一会儿,最后中原甩开太宰勾自己肩上的胳膊,转身说,走吧。

哦,他迈开腿跌跌撞撞跟上去,问,走哪儿去啊?

中原头都不回,废话吗,回家。

他恬不知耻装作不懂,快步上前拍了拍中原的肩,笑嘻嘻道,回谁家啊?

中原声音陡然拔高了个八度,宁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而响亮:没有人要和你约炮,太宰治!

好在中原总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最后两人一起回了中原家,不大的一个出租屋,平常他们几个狐朋狗友摆脱上面监视疯玩的秘密据点。十几岁的少年,一心一意只想快点长大,挣破这无形的、广袤的牢笼,殊不知长大只会让他们屈服于在牢笼中生存。

两人一路上被小风吹的酒醒了其实也就二三分,太宰一到家就扑在沙发床上,没一会儿就困得眯了眼,中原去洗了个澡的功夫,出来就看他半梦半醒地趴在那儿,干脆自己也往旁边一歪,两个人蒙头一觉睡到天亮。

太宰再睁眼的时候,看见中原系着那条粉红围裙冲他笑,一下觉得眼前不够真实的世界幸福得冒了泡。

中原其实是在深情地凝视着他眼角糊着的那颗大眼屎,问,要不要来碗豆腐脑儿?

Fin.

今天早晨和我妈出去吃油条豆腐脑想到的这篇,天气很好,心情也很好,于是就写了,很久没写这么开心的东西了,十五岁的他们,简单而明媚,觉得很好。好久没在主页上发双黑文啦,想我没有^^多给我点评论好不好呀,很想念你们的文评!

评论(22)
热度(311)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