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约稿私信,wb@辰甜甜

风露立今宵

#芥樋 by甜

/夹带少到看不出的立银梶与

 


 

晚饭餐桌上芥川银突然发难:“哥哥,你知不知道你的部下里有人暗恋你。”

兄妹二人一年到头没几次能同时聚在饭桌上好好吃晚饭的机会,芥川龙之介听到这话,放下了手里的味噌汤。电视开着,在播晚间新闻,赫然一张芥川特写大头照,“通缉”两字加粗,明晃晃配合着主持人的解说,芥川看银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顺手拿来遥控器关了电视,省电从日常小事做起。

银平常不是爱说话的女孩子,更别提八卦,这就如同让芥川向敌人认输一样难。他原本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可银还在目不转睛看着他,平日高高束起的黑发此时柔顺地垂在耳侧,好像无师自通就学会了剥夺人拒绝的权利。

芥川继续低头吃饭,说,“知道。”

或许是没有料到他回答的这么干脆,银也一下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再说话。芥川把瓷盘里她不爱吃的洋葱都一一挑到自己盘子里,语气还是死水一样毫无波澜:

“你最近和樋口关系不错嘛。”

 

樋口一叶暗恋自己的这件事,不仅他本人知道的一清二楚,大概整个武斗派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要说芥川此人,和“绯闻”似乎是两个星系的人,平日里工作生活一丝不苟,杀人放火不眨眼睛,一张脸上寡淡的经年累日没什么表情。对男男女女没什么不同,分不清花瓶还是瓦罐,一双眼里只有“有价值的人”和“没价值的人”两个物种。

在黑手党工作的职员也不容易,朝九晚五安稳坐办公室的机会少,日日提心吊胆地走钢丝,只能靠闲余时间小八卦来减减压,就连小银都传出些和立原相爱相杀的闲言来。芥川于港口黑手党兢兢业业工作十余年,却至今尚未见有哪位女士表过倾心,更无人在敢在背后谈论,反倒同级里更为彪悍暴躁的中原中也却常沦为话题人物,与隔壁竞争对手前当家干部太宰的拉郎更是满天飞。

倘若让大家想象一下除了樋口以外的雌性生物(仅限步入成年),把“一见钟情”或者“日久生情”等等这些酸不溜湫充满了少女情怀的字眼和芥川龙之介联系到一起,红着脸在茶水间和好友小声讨论“等芥川前辈下班(做完违法乱纪的事)要不要去邀请他一起吃饭”等类似话题,大概会让人觉得地球改成自东向西转。

芥川整个人像是一张毛笔字,白纸上几个遒劲的墨字飞舞刺目,除却这些却再无任何其他颜色。他似是脱离于俗世情爱的人,禁欲极致的工作狂,中原中也曾在某次聚会醉酒后口无遮拦直指“芥川你还是处男吧”,虽然一直以来大家都心照不宣,可突然被当面挑破,所有人都预感到了大事不妙。

但是忠于职守的芥川龙之介绝不会顶撞前辈(太宰这种除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中原前辈,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脸色依旧惨淡,看不出有什么端倪。

在座唯一不喝酒的就是芥川,有能力确保万无一失送中原回家的也只有芥川,虽然他平常不常开车,车技比较生疏,但偶尔做个业余小代驾在午夜空无一人的宽敞马路上晃一晃还是绰绰有余的。大家皆推搡着中原上了车,干笑着送走两位干部,转眼投入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去。

立原道造问:“小银,你哥有没有看过成人片?”

芥川银反手一个刀匕逼上立原脖颈大动脉,目光冰冷,丝毫没有准备手下留情的意思,他讪讪摆手:“别这样嘛……有话好好说……你总这么暴脾气,以后还嫁不嫁人了?”

银收回匕首,扭头不理他。旁边有人叽叽喳喳道,“哎哎,你为难人家小银干什么,就算芥川……咳咳咳,真的干过这种事情,也不会当着妹妹的面呀!你问小银她能知道什么?”

“就是嘛,再说了,都是老大不小的男人了,谁还没干过这种事……不能歧视芥川啊!”

银在一旁默默地听他们七嘴八舌,却罕见的没有动怒,实在是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她也悄悄好奇起来关于哥哥私生活的一些事来,原本她也从未把哥哥和性别相异的人共同联想到一起,直到……

她目光一瞥,看到吧台旁坐着的樋口,正很紧张地握着杯子,咬着嘴唇出神,显然在专心偷听隔壁的无聊yy。银想,樋口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哥哥呢?并不是说哥哥不够好,只是好像从来从来没有女性对哥哥产生过切切实实纯粹的爱慕之情。不得不承认的是,龙之介的确不太适合做情人。

 

其实樋口也知道这一点。她早陷入这造成的苦恼中很久了。

今年圣诞她给芥川织了一条围巾,选毛线的时候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挑了白色,芥川总爱穿黑的,配白色也不那么违和一些,况且这种奶白衬得脸色也会比较好看。芥川比较怕冷,冬天偏偏穿的还单薄,织条围巾给他,他应该会用得上吧?

她苦读了几月织毛线专业书籍,棒针到底还是打的乱七八糟,她在手工这方面没什么天赋,手不够巧,因此也不是出色的黑手党,可还是因为觉得手工的更加能表现心意,拆了重织熬夜赶工,总算在平安夜当天磕磕绊绊赶了出来。

她送给芥川之前还买了个小礼盒,把围巾妥帖地叠好放了进去,在里面塞了张圣诞卡片,字样是“芥川前辈:圣诞快乐!”。谁知芥川接过的的时候只是“哦”了一声,说了句谢谢后再无其他表情,就这样走了过去。樋口愣愣地站在原地,觉得又被打击的沮丧了几分。

再往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织的那条围巾。无心睡眠的漫漫长夜里她常想念起那条陪了她无数个夜晚的奶白色小围巾,也不知下落如何了。

喜欢芥川龙之介,本就是一件竹篮打水的事情,再怎么付出真心劳力,也捞不起多少浪花。

 

芥川在银主动提起那件事之后,就开始格外的注意起樋口来。

樋口总是盘着一头金色的头发,穿一身比他板正的黑西装,也许是为了看起来干练一点儿,可到底黑手党里也没有几个人怕她。

樋口在做黑手党这上面没什么天赋,她的业务能力并不算出色,唯一可圈可点的也就是忠心耿耿,就连芥川也怀疑,她当初到底为什么想着要来做个黑手党?她看起来更该做个公务员,或者学校老师,有点严厉刻板的类型,该是个很听话的好下属,如果做老师的话应该有不少学生害怕,但也一定会遇到棘手的刺儿头。总而言之,可以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笑起来温暖又善良。她看起来就是那样的平凡人。

马上就要跨年了,他想起来今年圣诞自己收到的那条围巾,奶白色,有点容易被弄脏,他平常不是杀人放火就是打架斗殴的,不太适合戴,于是一直放在盒子里没有拿出来。收到礼物那天他和中原下班时在电梯碰见,中原看见他手里提着的小纸袋,“哟”了一声,挺惊讶的样子:“你还收到圣诞礼物啦?”

他“嗯”了一声,没多说,中原继续好奇道,“送的什么呀?”

“围巾。”

“樋口送的吧,”中原一脸了然道,“现在还送手织围巾的,不是高中生大学生就是大学刚毕业的女生了。樋口都多大了?”

他想了想,樋口在他手底下工作了八年了,比他小一岁。才25岁,好像也的确是正常女生刚步入社会的阶段。

这么一想,也不是很大嘛。送的东西也的确不太实用就是了。

他顿了顿,说,“明年五月就25岁了。”

中原大概也没有料到他这么认真地回答了,微妙地看了他一眼。和中原从电梯口道别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樋口整理完文件发现办公楼已经漆黑一片了,她懊恼地想,本来还想约芥川前辈跨年夜晚出去吃饭的,只能等明天了。也不知道前辈会不会答应,她提前旁敲侧击过小银,芥川当日应该是没有什么别的安排的。其实不用打听也能猜到,芥川的私生活乏善可陈。

芥川到家,换上拖鞋,小银在收拾碗筷准备吃饭,突然问:“樋口约了你明天晚上出去吗?”

他有点意料之外,说,“没有。怎么了?”

银摇了摇头,“下午的时候她问我你明天晚上有安排吗。我说没有。”

芥川若有所思,吃着饭的时候突然想到,他走的时候樋口的办公室好像还是亮的,应该还在加班。吃完饭他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在发送人一栏里填上了樋口的号码。

樋口刚从便利店出来,提着今天的晚饭,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一震,她垂头丧气地打开,突然扔掉塑料袋蹦了起来。店员忍不住从柜台里朝外探头,看这个刚才还一脸倦意的姑娘为何突然在门口大声叫了起来。

 

短信息 来自 芥川前辈:

明天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这是樋口记忆以来芥川第一次主动邀约。

这种行为在芥川身上做出来,简直不可思议。她没有多想,疲惫的神经一下兴奋起来,全心的欢喜都投入到了“明天的打扮”上了去,吃着饭的时候都没忍住嘴边嘿嘿的傻笑。

可是打开衣橱后她又苦恼了起来,自己除了黑白配的职业套装以外,基本没什么休闲的衣服,如果明天突然换了着装,那一定会引起手下的注意,搞不好又会被嘲笑一番。

那要不然化个淡妆?她想了想,决定照仿网路上一些美妆博主化个心机素颜妆,像芥川这种直男肯定看不出来,但又会觉得她比以前好看了一点儿。

一夜辗转反侧,导致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晚了。她尖叫着从闹钟里坐起来,蓬头垢面冲进厕所洗漱,哭丧着脸大叫道,“完了,完了!都这个点了,要迟到了!没有时间化妆了!”

所以最后还是这样去上了班。

芥川每天步行上班,生活方式十分健康,一般踩着点才会到,非常巧的在电梯间碰到了以为自己会迟到的樋口一叶。她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样子,眼眶下面两个黑眼圈显赫,注意到芥川的目光暗叫不好,出门太过着急,连黑眼圈都忘了遮,眼下这样子肯定又丑又丧。

出电梯前芥川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对下属表示适当的关心,于是淡淡地说道:“注意休息,不用加班到太晚。”

被芥川的冷若冰霜拒之千里之外太久的樋口望着他的背影傻了眼,只觉得这春天来的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

 

下班之后樋口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从小包包里掏出口红,对着镜子抿了抿嘴唇。一推开门发现芥川正站在门口,靠着墙,一副等人的样子,她看到芥川下意识还是会哆嗦一下,“前、前辈好!”

芥川不咸不淡瞥了她一眼,说,“走吧。”

鉴于芥川的脸挂在横滨的大街小巷,两个人可选择的地方不多,最后还是去了一家老店吃了咖喱饭,老板是熟人,对于芥川的到来见怪不怪。点完菜之后两人两厢对坐,气氛不自觉的就凝固起来,樋口如坐针毡,觉得该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只能强找话题:

“那个,前辈……”

“嗯?”芥川游离的目光很快聚在了她身上,眉毛疏淡,眼睛格外的黑,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水。

事已至此,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她继续说,“快年底了,工作比较忙,昨天加班到太晚,没来得及给您准备新年礼物,实在太抱歉了……”

“哦,”芥川的语气还是听不出什么波澜,“没关系。”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有故意卖惨的嫌疑,又补了一句,“其实也没有很多事要做,是我太拖拉了。”

唉,好像一下又说的自己在偷懒一样!她在心里一会儿欲哭无泪一会儿又想大叫,忍不住想以头框框戗桌,芥川注意到她飞速变化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好在上饭了,他们总算找到了些别的事做,不至于那么局促了。

吃起饭来樋口的心就轻松了许多,两个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最终还是不免成了场年度工作报告会。吃完饭芥川把她送到家门口,她迟迟没有上楼,转身看着芥川远去的背影,萧瑟的夜里他看起来太过瘦弱单薄,她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感觉一点儿也没有安全感。虽然他的确很强大。

芥川慢慢走远,头也不回,她准备回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双手围成喇叭放在嘴前,喊道,“芥川前辈!”

已经隔了这么远,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听见。

可芥川听见了,他转过身来,看不清表情,但似乎一直在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樋口闭上眼睛,默默地给自己打了打气,又在喇叭里喊道:“新年快乐!”

芥川回过头去,继续走了。

她懊恼地走上楼,心想,哎,果然是前辈啊。推开门的时候手机又震了起来,从口袋里啪嗒滑了出来,手机屏幕亮亮的,正好照亮整个黑暗的走廊,也一下照亮了她沮丧的心。

 

短信息 来自 芥川前辈:

新年快乐。

 

新年过后大家也都是喜气洋洋的,樋口下定决心要研究一下化妆打扮,每天捧着本时尚杂志翻,和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凑作一堆,讨论当下流行的服装款式。银有的时候也在一边听,她虽然上班时间总是带着面具扎着高马尾,看起来就像个男孩子,但在樋口的大嘴巴下,所有人都知道银私下里是个温柔美少女的形象了,于是大家格外愿意给她推荐衣服。

樋口哀叹道,“当个女人好难啊……当个黑手党更难……”

大家纷纷表示认同,平常上班都要穿方便行动的衣服,哪能和普通女孩子一样穿的漂漂亮亮呢。

芥川正好路过樋口办公室,好巧不巧把这句话收进耳朵里,瞥了一眼樋口手里拿着的花花绿绿的杂志,小银看到他的目光,冲他挑了挑眉毛。他没出声,就这样走过去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一句,算是表达对妹妹的关心,“你白天和樋口她们,看的是什么书?”

芥川银摇了摇头:“是时尚杂志。”

要让立原道造知道银有朝一日居然也开始看时尚杂志,一定要狠狠挖苦她几句才行。但毕竟芥川是哥哥,可以理解妹妹的一切变化,更何况他眼中的银原本就是温柔又可爱的女孩子形象,于是也没有太放心上。

看完新闻联播他把电视机关上,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了一句,“你们觉得平常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很不方便吗?”

银轻轻摇了摇头,说,“没有啊,还好。”

但是第二天樋口就接到了芥川下达的通知:以后游击队上班可以穿自己想穿的衣服。

前辈可真贴心。樋口趴在当月的时尚杂志上,叹了口气,就算能穿自己想穿的衣服,可她这工作,早晚是要弄脏的呀。

 

新年过后没两个月又是情人节了,只要人想,节日总是过不完的。

樋口又向他提出了邀约,他没有拒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除了樋口以外基本没有人会单独向他提出邀约,他也习惯了。

今年的情人节恰逢一个周六,就算是杀手也不上班,他没什么工作要干,和小银说了一句晚上要出门,换了身轻便一点的装束就走了。小银叫住他:“欸,哥哥。”

他回头,“怎么了?”

“今天情人节欸,你不带点什么礼物吗?”

他不知道小银现在怎么开始关注起这些来了,但是他的确没有想到这一点,四顾家中,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拿来送人的东西,他说,“算了吧,樋口不会介意的。”

毕竟又不是在约会,还要送礼物什么的,实在太麻烦了。

约定好的时间在八点,他卡着点慢慢悠悠地到达了约定地点,发现樋口早在等着了,似乎是等了很久的样子,一直在搓手,脸都冻红了,像个小苹果,脖子缩在一条红色的围巾里,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但是很喜庆。

她今天可以看出用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的衣服精致又靓丽,嘴唇也泛出一种粉红色的光泽来,亮亮的。芥川真心觉得她今天挺好看,坦诚地赞美了一下:“你更适合穿亮一点的颜色。”

樋口一下脸都红了,但芥川倒是没看出来,她脸本来就很红了。她急急忙忙从包里掏出包装好的巧克力,腼腆着递了过去。芥川接过,说,“谢谢。”然后罕见地多问了一句,“你很早就到了?”

樋口赶紧摇头,“没没没,我也是刚刚到一会儿,今天吃完饭比较早,就早出来了一点。”

他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芥川龙之介对于猜测别人的心思没有什么天分,他不懂人和人之间百转千回的那种感情曲折,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后来他发现很多话原来也不是真心话,不可信,于是便只凭自己的探索去追寻答案。这种直男的表现具体还体现在樋口一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而且深信不疑。

为了防止被认出来,他带了口罩,换上了一身常服,樋口约他出来一般是沿着东京湾散散步,两个人聊聊工作上的事宜,话题干枯而单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樋口总是很高兴的样子,他原本以为樋口热爱黑手党的这份工作,后来他发现并不,其实樋口早就想过换一个职业,但是因为什么原因,她迟迟没有递交那份早就写好放在抽屉里的辞呈,一直到今天。

她没有说过原因,芥川也从来没有过问,他只是仔细地阅读了一遍辞职报告,然后又把它重新放回了抽屉里,什么也没有说。他天生不是多话的男人。

今天他突然有些厌倦了和以往一样的路程与话题,他打断了樋口的汇报,说,“别说工作了,聊点其他的吧。”

大约是没想到工作狂人芥川龙之介也有主动提出不聊工作的一天,樋口惊讶地点点头,问,“那前辈想聊什么呢?”

芥川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她,问:

“你为什么来做黑手党?”

 

上班那一天樋口就开始狂流鼻涕,垃圾篓里很快堆成了座白白的小山。她四处借感冒药,一直到黑蜥蜴的办公室,小银很贴心地替她冲上一包热烘烘的感冒冲剂,递到她面前。樋口不好意思地笑道,“谢谢你呀,小银。”

立原在一旁冒出来,问,“怎么突然感冒了?”

“咳……”她捂着杯子,犹豫了一会儿,随便扯了个谎,“晚上没盖好被子,受凉了吧。”

 

芥川来找银,但是办公室里只有立原一个人,正百般聊赖地在桌上翘着脚,看见芥川很高兴地蹦了起来,“你来啦。小银出去办任务了,可能要下午才回来。”

芥川点点头,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还是决定回头问一问看起来鬼点子比较多的立原:“一个人比约定时间早了很久到达,是为了什么?”

立原看他一脸疑惑的表情,噗嗤笑了出声,说:“樋口真的是喜欢你喜欢极了呀。”

芥川很奇怪,他什么也没说,立原怎么知道说的是樋口呢?

立原指指隔壁办公室的方向,“她今天鼻涕都快流成河了,四处借感冒药,你快去慰问一下下属吧。”

于是他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樋口的办公室,樋口不在,隔壁桌的同事问有什么需要转达的话,他想了想,说,“不必了。”

 

他突然想到那日东京湾旁,樋口笑得很真诚很灿烂地告诉他:

“是因为前辈啊,我决定当黑手党,并且一直要做黑手党,是因为有前辈在。我希望和前辈永远在一起战斗,能够帮到前辈,哪怕这份力量非常微薄,我也想陪伴着前辈、站在前辈的身后。”

……渺小的、没有异能相助的人类啊,为什么总是有这样卑微的祈求呢,为什么明明知道前面是火却依然要奋不顾身地奋力一搏呢。他始终不明白樋口这样的人。

樋口去了趟厕所,回来就被隔壁桌告知芥川刚来过,并且给他留了字条,她以为又有什么要事,准备扛枪走人了,吸了吸鼻涕捏起桌上那张纸,上面是芥川的笔迹。芥川不常写字,他的字算不上好看,但是非常工整,和他整个人一样看起来清心寡欲的。

隔壁桌的同事好奇地探过头来,咦了一声,“你怎么在笑啊。”

白色纸卡上赫然四个字:多喝热水。

 

白色情人节的时候在小银的“教唆”下,芥川再一次主动约了樋口,大概一方面也是对于上次使她感冒感到抱歉。他买了一对耳套,小熊样式的,算是给樋口的回礼,是和小银一起去挑的,听售货员说是当下女大学生最喜欢的款式,他想象了一下樋口戴上,应该会显得很呆很幼稚。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他最近真的很古怪,那张空无一物的白纸上突然被一个人写写画画上了一些东西,他好像突然学会了关心下属,学会了同人交往的那些人情往来,这都是由那个人教会的。但是他没有来得及多想。

芥川老远就看到樋口,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领子周围一大圈绒毛,似乎是时下流行的款式。他垂下眼睛,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苍白的脸色在寒冬下被冻的酡红,反倒有了些鲜活的生气。樋口一叶懊恼地想,明明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小时,为什么还是比前辈晚了?

不过此刻她已无暇去思索问题的答案,砰砰跃动着的胸口处像是藏了座正在报时的时钟,时钟上弹出一只小鸟,她向芥川的方向小跑奔去。她看到他脖子上纯白色的围巾,好像是去年自己织给他的那一条圣诞礼物,登时满心的欢喜从嗓子眼儿里溢了出来。

似乎已经等不到跑到他面前了,樋口大声叫道:“芥川前辈!”

这声音直直穿透汹涌人潮,好像有一只鸟儿钻进了他的胸膛,张开的羽翼包住了他骨骼血脉中扎根的尖颚与蕨丛。芥川抬起头来,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五官却好像被星光灯影照拂得柔和了几分。

樋口站在马路那头,快乐地用力挥了挥手。

 

Fin.

我一直一直一直想写的一篇,大概想了好几个月,我说我告别狗之前必须要写一篇芥樋才能圆满,现在我真的圆满了!我汪汪大哭!我最近怎么回事,超绝无敌甜了吧,我觉得芥樋真的太好了,樋口应该是必须得到幸福的人,我执拗的这么觉得,不管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芥川,但最后的最后,一定要和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才可以。直男芥太可爱了,我嚎哭,还有小银,唉,他们都太好了,我一想想这种甜甜的暗恋约会还有兄妹日常就觉得甜死了吧!

灵感来自我看世初时候的一个场景,栗子的未婚妻站在雪中等他,总攻看到了说:她一定很喜欢你吧,否则怎么会在这个天气在外面等一个人等到脸通红。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一下觉得这个苦情吧唧的场景很适合樋口,她是一个渺小的、执着的、坚强的普通人,这更使她显得可爱和值得爱,我是这样认为,而芥川其实在所有的异能者里,他的遭遇也更像是一个渺小的、执着的、坚强的普通人,他们身上有一些相同的特性。

先写的结尾,也最喜欢开头和结尾,这篇写完觉得整个人都特别开心,好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啊!(可能这就是我为什么迟迟搞不出芥敦芥的原因吧!我其实还是挺bg脑的(

五月就是恋爱季吧!每年五月我都得搞1搞bg!

评论(13)
热度(191)
  1. 秋塘灯说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