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无罪

#轰爆 by甜

/喝醉有风险,饮酒需适量





毕业聚会那天爆豪胜己喝的酩酊大醉,一直嚷嚷着要和人私奔,他嗓门巨大,担当了整个聚会吵哄哄背景音的一半音量。因为毕业了,因此什么都是可以包容的,就算不愿包容,这一夜睡过去大家也劳燕分飞各奔东西,最后一天了嘛。 

于是大家都很宽容,相泽老师也在场,耐着心没有当场把他抽晕过去,再说了,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所有人都把此归结于爆豪大学四年一个女朋友都没谈到,连和爆豪青梅竹马被从小欺负到大的绿谷出久都比他桃花要旺,和丽日在饭桌上已经开始眉来眼去——这也是促使爆豪闷头喝大酒的最主要原因。 

我不服!!!他还在嚷嚷,脸都涨红了,然而除了切岛几乎没有人在往这边看。 

行了,差不多行了。切岛锐儿郎真的看不下去自己的死党在大学最后一次集体聚会上丢尽颜面了。他现在什么也不记得,第二天醒过酒来如果想起这一切,切岛真的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 

绿谷也从妹子身上移开眼光,担心地朝这边看过来:小胜,别喝啦……明天会头疼的。 

爆豪本来闷头喝酒,捶胸顿足,一个人顾影自怜,此时罪魁祸首(他自己这么认为)还凑到他面前来装好人——都毕业了,我忍了好久的这一拳此时不打不行了——他心里想着,嘴上也很诚实地说出来了。 

绿谷吓了一跳,下意识往一边躲,好在喝酒的人没有太大力气,爆豪本来就酒量一般,此时更是三重影,他浑身软绵绵的,摇摇晃晃出了一拳。打空了。他重心不稳,趔趄了一下向前跌去。 

哎,我这是撞谁怀里了……他想。实际上依然说出来了。 

好在轰焦冻是很安静地坐在那玩手机,底盘很稳,不动如山,没被撞倒。爆豪跌在他怀里,还吸了吸鼻子,表情像个白痴。轰没回答他,一脸有点难办地看着怀抱里这个不请自来的大型生物,试图把他扶正,可醉酒的人又格外沉,爆豪还有意往他怀里送。 

切岛很要命地看着这一幕,想爆豪胜己啊爆豪胜己,祝你酒醒后千万不要记起这一晚!自作孽不可活,谁也救不了你啊! 

所幸没几个人注意到这个角落,绿谷很有眼神的回到人群引开焦点。军训时大言不惭自己千杯不倒的爆豪胜己,在不太明亮的灯底下脸颊泛出一种朦胧的橘黄色,他的视力从5.0退化到2.0,一米外人畜不分两米外雌雄同体,一时看不清自己碰了谁的瓷,张口就来:美女,你会开车吗? 我们私奔吧。

切岛在一旁暗中观察,一口酒差点噗地喷出来。他想,同宿舍四年,怎么就疏忽了这一点,没把爆豪灌醉过呢,把他酒后发言随便录一段都能威胁他少狼嚎几句。 

轰皱了皱眉,发现爆豪是真的醉的很厉害。他一边挪动爆豪一边波澜不惊地回答:首先,让你失望了,我不是美女。 

总算把爆豪挪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轰想了想,把他摆成一个很乖巧很端正的坐姿。 

其次,他说,你喝的有点多,爆豪同学。 

切岛对轰焦冻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轰的有礼貌是大家公认的,而此时在这种场合下依然对自己醉汉朋友大庭广众下的骚扰保持着周到的礼数,切岛意念点了一百个赞。为什么爆豪一直和他过不去啊!他想。 

爆豪看着轰那半边的红发,嘟嘟囔囔:切、切岛……把我送回家!这里没法待了!连个私奔的人都没有,没劲! 

切岛心中一惊,他显然是把轰当成了自己。这是醉的眼都花了啊!他和轰的头发生长方向都不一样!转过头发现轰的目光正好对过来,切岛只能走过去,说:爆豪还没搬出宿舍呢……我把他送回去吧。

宿舍到这儿的距离开车不远走路不近,他也喝了点酒,此时有点上脸。轰问,你喝酒了吧?正好我开车来的,顺道把他送回去吧。 

轰焦冻是本地的,据说家离学校不远,四年一直走读。切岛听了感动的热泪盈眶,差点就说出一句“加入爆豪派阀吧,我们永远欢迎你”。 

轰不是很适应这种吵吵闹闹的场合,早就想走,奈何没有理由,切岛帮他把爆豪的一条胳膊架到肩上,又问了一句:你没喝酒? 

轰摇了摇头:我不喝酒。 

看看肩上烂醉如泥的爆豪胜己就可以清楚知道危害多大,喝酒误事真不假。 




和老师同学告别后,他独自一人把爆豪塞进了副驾驶,很细心地系好了安全带。非常值得庆幸的是爆豪已经睡过去一会儿了,他不用再直面一个聒噪的炸药包。 

爆豪的头歪向一边,靠在车窗上,为了不把他颠醒,轰极力保持着车速平缓,然而他还是在半途醒来了,眼神看着比之前清明了不少。 

他迷迷茫茫地看着旁边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自己怎么会和轰焦冻在一起,胃里上涌的呕吐物就一泻而出。 

轰看到他醒来就知道大事不妙,心中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命运弄人的安排。 

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醉汉既然已经扛上了车,也没有丢在半路等人来捡的道理。他安慰自己道,不就是清理干净换个座套脚垫,你可以的,轰焦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呢,毕业了再做件好事,就当积德了。 

爆豪吐完激灵了一下,重影慢慢叠回一个,重新清醒了过来。我在做什么啊!!!他在心底仰天长啸道。看向轰焦冻,一双凶神恶煞的三角眼都灭了威风:抱、抱歉……嗝!轰同……嗝!同学……我……嗝!我会……嗝!帮你清、清理……嗝!干净的…… 

说罢他当机立断推开了车门,伸着腰吐在了外面。 

这次有长进。轰想。 

如果可以他倒希望爆豪不如继续睡下去,最好一句话也不要说,这样就算真的把他丢到路边也什么都不会记得。 




第二天爆豪从宿舍醒来,痛不欲生,生理和心理皆然。切岛险险才把他从冲向天台的路上拦住,爆豪胜己满头青筋,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昨天晚上那他妈不是老子!不是老子! 

切岛安抚道,我知道。然后一边朝赶过来的上鸣电气使眼色:拦住他,快,我一个人撑不了多久! 

好不容易把他劝回了宿舍,爆豪反常地一言不发,埋头收拾行李。切岛突然想起来什么,问,对了,你昨天是不是吐了?我回来的时候看你衣服脏了,给你换了一件,你没吐轰车上吧? 

爆豪抬头,黑着脸一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不爽表情。 

切岛了然,又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哎,轰同学真的是个好人。 

上鸣昨天晚上忙着撩妹,没有目睹昨天的全过程,听到这话好奇地凑过来问:怎么,你总算决定倒戈了吗!快来说说怎么回事,轰把他送回来的?

切岛看了看爆豪,只犹豫了一秒“昨天发生的事爆豪是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要不要告诉他呢他知道会不会又要重回娘胎里生一遍呢”,就干脆利落地把昨天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他这么直来直去的人,实在不擅长隐瞒。 

毕竟你也要踏入社会了,说完这一切他拍了拍爆豪的肩,迎接生活给你的当头第一棒吧。 

爆豪这回罕见地没有发火,但脸色也很不好看,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吐的。总之他两个粗线条的室友并没有太在意,上鸣也被轰焦冻的仗义相助感动了,他说:早知道轰同学是这么爷们的人!就该早点拉拢他来我们这边! 

爆豪冷哼道:你现在拉拢也不晚。 

上鸣掏出手机准备立刻付诸实践,切岛赶紧拦住他:别,你等踏出这个门再加轰微信也不迟。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关系一直像是真空,简而言之,什么也没有。连普通同学见面都会打个招呼,他们两人似乎完全把对方当成空气,不闻不问,但切岛和上鸣发誓,轰焦冻是他们从爆豪嘴里听过最多的一个名字,第二是绿谷出久,他对绿谷似乎永远不满意。 

俗话说最关心你的人永远是你的对手,他们的这种关系说敌对好像也算不上,多半是爆豪自己单方面的较劲——从入学军训选优秀学员他们两个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时就开始,四年过去也没有结束的意思。 

上鸣合上手机说,哎,其实没你必要这么较真啦,你和轰都是很优秀的同学,但差异太大了,实在没有什么可比性。虽然到现在和轰同学也不是太熟,但我也同意切岛说的,他人真的蛮不错,这点大家有目共睹嘛。 

怎么突然就成了轰焦冻表彰会!爆豪想,以前最爱这么劝他的人是绿谷,现在为什么大家都在劝他和轰焦冻缓和关系!难道是因为毕业的缘故,所有人都迅速的慈悲为怀了起来。

但事实又无法反驳,他的确欠了轰一个人情。 

我知道,爆豪闷闷地说,继续往行李箱里塞东西。 

什么时候去给轰焦冻登门赔礼道个歉呢? 

可别说家庭地址,他连轰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越想越烦躁,爆豪突然地大吼了一声:我要去纹身!

谁知室友不但没有被惊吓到,反而都兴高采烈地应和道:好啊好啊,正好我一直也想纹个很酷的花臂,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吧! 

爆豪说,谁跟你一起纹花臂,老子要学岳母刺字,把“喝酒误事”四个字刺背上以此明志!

可自己的两个朋友已经在一边陷入了热火朝天的讨论中,顾不上关心他到底想纹什么,他对这反应有点失望,兴致缺缺突然又不太想纹身了。 




搬清东西回家后的第二天爆豪给班长饭田打了一通电话,拜托他要到了轰的住址。过两天有个很重要的面试,他想在这之前赶紧了结这件事。 

门铃响起的时候轰焦冻想过一万种可能性:快递啦,外卖啦,推销啦,绿谷啦,饭田啦……唯独没想过会是爆豪胜己。 

他有些吃惊,站在门口看着拎着一箱牛奶一兜水果和一兜红艳艳的不明物体的爆豪。 

你……是不是走错了?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爆豪扭过脸不去看轰的蓝白条睡衣,别别扭扭道:来跟你道歉。 

轰失笑,把他请进了房间。 

爆豪从小到大很少拜访别人,去过的同学家也就一个绿谷,其实是他心虚——当然他不会承认,他一清二楚自己长了张恶人脸,万一朋友温柔可爱的妈妈见到他吓了一跳,不肯让孩子和他玩了怎么办。 

好在来轰焦冻家没有这个担忧,一来轰自己住,不会遇见温柔可爱易惊吓的妈妈,二来他们的关系暂时还称不上朋友。 

爆豪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标准的单身公寓,不算很大,布置得很简洁。轰倒了杯水给他,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和奶,忍俊不禁:你是来探病的吗…… 

爆豪对于挑选礼物这种事是十二万分的不擅长,他在超市的货架前徘徊不前,又烦得咬牙切齿目露凶光,躲在一边的售货员赶紧推选了一个代表去问他想要什么。来的路上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轰焦冻喜欢什么?我自诩了解他,却从来不知道这个。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 

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此时他愤怒地揪出那一袋子红艳艳的不明物体:你见探什么病能送麻辣小龙虾的! 

轰腹诽,我也没见登门道歉会有人送麻辣小龙虾的啊。 

但他不想挑战爆豪的坏脾气,很识时务地没有说话。

爆豪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登门道歉态度不端,气焰又弱了下来:总之,那天晚上吐到你车上真的抱歉,麻烦你清理了。 

轰皱了皱眉,说不麻烦太违心了,毕竟的确有点麻烦。他只好说,没关系,同学之间应该的。 

爆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的确很麻烦,心里吼了一万遍“再喝酒我就是傻X”,他目光无处安放,只好专注在桌上的麻小上:你洗车花了多少钱,我给你。

轰见他一直盯着麻小,以为他很想吃,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找个盘子。真的不用。轰说。 

爆豪以为他生气了要走,没过脑子一把就扯住他,轰猝不及防被他向后一带,结结实实整个人摔到了爆豪身上。轰想,好嘛,又来? 

轰焦冻趴在爆豪胜己身上,堵上耳朵都听得见他胸口处砰砰砰砰快要跳出来的心跳声,没想到爆豪同学意外的纯情啊。他迅速起身,两人相对无言尴尬了一会儿,爆豪脸一点没红,轰结合刚才他的反应觉得他没有这么好的定力,再定睛一看,耳朵快熟了。 

为什么爆豪胜己要专门来拜访他呢?轰想想脑壳都疼,四年来一直避免和他正面接触果真不错,否则不知道要多多少这种麻烦的场面。他宁愿爆豪酒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照样一见他就鼻孔朝天什么也不说。 

但此时必须有个人率先拯救胶着的气氛,爆豪胜己又不可能是这个人。 

于是轰焦冻只好笑了一下,说:这下两清了。 

说完他拎起那两个塑料袋迅速钻进了厨房,爆豪在沙发上攥着拳头无声地咆哮——他在吐完第二次的时候就什么都记起来了,包括坐在轰的身上招呼他美女这件事。他开始考虑立刻不辞而别的可能性,毕竟实在无颜以对厨房里给他张罗的轰。 

然而还没有纠结出一个结果来,轰已经端着两个盘子出来了,爆豪坐直身清清嗓子,不得不承认轰焦冻长得真的不错,不外乎大学四年收到那么多告白。 

不过还没见他谈过一个女朋友,爆豪暗想,不会是个死gay吧。 

然而轰完全不得知坐在自家沙发上盯着自己看了一分钟的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他隐约觉得爆豪这眼神是对猎物的眼神,又觉得不太对。他放下水果和麻小,递过一副一次性手套,说,反正也到饭点了,一起吃吧。 

爆豪面对诱人的麻小有点不好意思,拒绝的也不是很真诚:我……我还是走吧,你一个人吃就行。 

轰摇摇头,太辣了,我一个人吃不完。 

爆豪想,哈,没想到吧,居然被我知道了轰焦冻的弱点! 

这下燃起了他的斗志,他接过手套和轰并排坐在一边,得意道:吃辣,我最擅长了。 

轰这回真笑了。 




不知怎么就和昔日假想敌一吐泯恩仇,还坐在一起非常和谐的吃了一顿午饭。爆豪想,难道我真的要和轰缓和关系了吗?那也一定是他先主动的! 

不过,有什么深仇大恨是一顿麻辣小龙虾不能解决的呢?

然而并没有时间让他想太多了,他接着全身心投入到了准备面试当中。面试的公司是全国知名百强企业,他简历漂亮,成绩优秀,笔试过的轻轻松松,然而面试却着实心里没底。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会让人产生好感的人,也尤其不擅长这种推销自己的事。 

他有些嫉妒地想,我要是有轰那种站在那一言不发也能让人喜欢的能力就好了……呸!谁会嫉妒他啊!小白脸! 

但得到这个工作对他来说真的非常重要,这是他证明自己能力最简单的途径。妈妈见他闭门两天茶饭不思,担心地给相泽老师打了个电话:小胜他为了准备面试快要抓狂了,相泽老师能不能和他谈谈,让他别那么大压力了…… 

相泽深知对爆豪来说压力等于动力的道理,他想了想给了爆豪妈妈一个号码,你去问问轰同学关于面试的问题吧,他在那家公司实习半年了,应该会有一些帮助。 

爆豪胜己在房间内对着镜子练习得体的微笑,脸都快僵了,越看越瘆人,母亲突然推门而入,他来不及表情管理,只能迅速扭过头去。 

小胜,我刚才给相泽老师打了电话,他说你的同学能提供一些参考资料,你过来听一下电话吧? 

谁让你给相泽老师打电话的!爆豪一下跳起来,愤怒道:果不是凭自己的实力得到这份工作,那我一直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 

母亲站在门口拿着电话,有点无所适从,轰焦冻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声音不大,但很清晰:加油,爆豪同学,相信自己的实力,祝你好运。 

爆豪难以置信地看过去,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他咬牙切齿地冲着听筒喊道:轰同学,等着看吧,我面试一定会过的! 




好在这回天意没有弄人,面试一切顺利,什么岔子都没有出。面试官对这个看起来有点凶的青年印象不错,面相和善当然不坏,可他们招的是技术人才,长什么样有谁在乎呢? 

面试官在录取通知的电话里对爆豪表达了一番赞赏之情:你们大学的学生能力都很强,这点我毫不怀疑,祝你顺利度过实习期早日转正。 

他当晚激动不已,想找个人约出来搓一顿麻小庆祝,然而关系最铁的切岛和上鸣都不是本地人,已经回了家,绿谷虽然住的近可他实在拉不下脸去…… 

于是轰在接到爆豪不知为何听起来怒气冲冲的邀约时感到非常迷茫。怎么了,他想,难道面试没有过? 

谁知爆豪下一句就语气嚣张地宣布:老子被录取了!哈哈哈哈哈!没有你轰焦冻帮忙,我这种人才照样也非常抢手! 

轰想了想说,恭喜你,但是这次能不能不要吃麻辣小龙虾了。上次他吃完便秘了三天。 

爆豪无辣不欢,觉得轰这话说的非常没劲,非常让人不爽,然而轰又说,你把定位发过来,我去接你吧,今天我请客。 

然后爆豪胜己就稀里糊涂地加了轰焦冻微信。他想,虽然上鸣早就有倒戈意愿,可这也太快了吧!怎么突然之间大家齐齐被轰同学感化了呢? 

这是他第二次坐轰的车,开得依然很稳,轰坐姿端正,红色的那半边头发侧对着他,看起来非常柔顺。爆豪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早我一步就被录取了? 

轰的眼里滑过一丝惊讶,然后点了点头,没有隐瞒:我大四就在那里实习,再过一个月应该就可以转正了。 

可恶!爆豪握紧拳头,怎么总是晚你一步! 

轰失笑:我只是去的早一些罢了,你的笔试成绩比我可要高,转正不成问题的。 

爆豪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你不用说这些。 

轰焦冻只需要永远优秀,永远向前,永远可以与他角逐就够了。 

别人我还不稀罕和他比。爆豪说。 

轰握住方向盘的手指不动声色地顿了一顿,爆豪又不耐烦道,还要开多久啊?这个吃饭的破地儿怎么这么远?你这是要带我吃什么山珍海味去? 

一个红灯。 

车窗外行人如织,华灯初上,轰焦冻踩了刹车,解开安全带朝他这边凑了过来。我改主意了,他说,我决定满足你另一个私奔的愿望。 

爆豪胜己傻眼了,他想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私奔啊!他好几秒说不出话来,费了好大劲才从自己如雷贯耳的心跳声里听到自己的声音:轰焦冻,你是喝了吗?




-

就…随便写写……

其实是在玩三次的一个梗…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到最后那句“你喝了吗”,反正身边很多男生调侃一个人做了一些不太常见/令人忍俊不禁的事情的时候都会这么说233333

本来是想写轰爆从毕业到工作到交往的,但是我废话太多了……一不小心又啰嗦长了就不想继续写了()可能会有后续的吧(?)

评论 ( 17 )
热度 ( 212 )

© 灯说 | Powered by LOFTER